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威吓

第六百六十三章 威吓

    “哞!”

    窗户破碎,玻璃渣与墙灰四处飞溅。

    原本的窗帘仿佛被一股无形的漩涡拉扯,顷刻间就变成了破布,化为漫天蝴蝶飞舞。

    “哞!”

    爆炸当中,传来一声巨吼。

    旋即,一个庞大的黑影冲了进来。

    它有着两米多高,看起来好像个壮硕至极的白人男性,但吴明眼睛微微一眯,却是仿佛从他背后,看到了一个仰天咆哮,人身牛头的怪物身影。

    “牛头人?”

    吴明微微一笑:“只有这一个么?”

    “啊!”

    安洁莉娜傻傻躲在吴明怀里,直到这时才知道发出一声尖叫。

    白人大汉看到吴明手上的《终焉教书》,怪叫一声,立即扑了过来。

    呼呼!

    劲风呼啸,他身上的汗液大量蒸发,又带着一点铁锈的味道,腥臭无比。

    噼里啪啦!

    一阵炸豆子的声响从吴明身上冒出,由四肢到胸膛,旋即脊椎抖动,仿佛一条大龙。

    “吒!”

    他低喝一声,仿佛全身爆响的力量一下集中到了右手,猛地打出。

    砰!

    好像炮弹出膛一般,地面一震,地板碎裂,吊灯落下。

    两只形体迥异的拳头砸在了一起,发出惨叫的却是对面的白人大汉,他手掌炸开一团血雾,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疾!”

    吴明并没有追赶,眼睛里面却是浮现出一丝精光,默默念诵一声。

    一点光芒如剑,飞快没入逃跑的白人天灵之中。

    到了现在,他的大罗经已经推演至第四层,自己也修炼到第三层,与三级真人相当,恢复了部分实力之后,这个小小的怪物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记住!后面巡警与其他人问起来,照实说,不过打跑那人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名黑色风衣人,懂了没有?”

    吴明转过身,盯着安洁莉娜的眼睛,瞳孔里面闪着**的光芒。

    “黑色的……风衣人?”

    安洁莉娜双目失神,下意识地喃喃着。

    “怎么了?怎么回事?”

    刚才这一下交手,实在发生得太快,从牛头人发威,到被吴明一拳打了出去,前后不过几秒。

    又过了一会,旁边的房门才被气急败坏的维迪退开:“地震了么?”

    旋即,等到看到了客厅的惨状之后,他立即张大嘴巴,几乎要脱臼了:“这是怎么回事?史蒂文,我们的客厅被炮弹轰过了么?”

    “当然不是炮弹,不过也差不多了……”

    吴明也做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耸了耸肩膀:“看来……我们有着麻烦了!”

    果然,下一刻,酒店的侍应生就匆匆跑来,后面还跟着大量巡警:“发生什么事了?”

    ……

    第二天。

    “什么?你说一个白人掉进了客厅,然后又被一个黑衣男打走了?怀疑是在追逃中误砸了酒店?”

    纳威几个一起吃着早餐,听从警察署里出来的吴明解释着经过。

    “对!那两个人一追一逃,非常厉害!”

    吴明压低了声音:“我怀疑是什么凶残的逃犯!”

    中学生与这个年纪的掩护,再加上安洁莉娜的佐证,令他的笔录没有多少质疑就被通过了。

    倒是当时的两个巡警,听到还有这么一个白人凶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谓十分之精彩,立即跑去呼叫总部了,看来是昨天晚上的行动有着什么重大疏漏。

    “还有,这件事要保密!”

    吴明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当然的……”

    维迪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但我们是王国的公民,未来的纳税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否则我爸爸的律师不会放过他们的!”

    “哥哥,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

    安洁莉娜带着两个黑眼圈,明显没怎么睡好。

    虽然已经被吴明用催眠抹去了一些记忆,又植入了一点虚假的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史蒂文,就有着一种很安心的感觉,不知不觉中,依赖性又大大增加了。

    “嗯,的确该走了!”

    吴明摸了摸下巴:“我已经租了一条游艇,等到酒店的手续办完之后,我们就离开吧,他们还欠我们一笔赔偿呢!”

    说到这个,菲利普与兰尼立即笑了起来。

    他们已经知道,因为昨天的事情需要保密,因此警察署给这件事的定性是煤气爆炸事件。

    有关那个白人凶犯,以及更加神秘的黑色风衣男,根本半个字都不提。

    虽然很扯,但酒店这次想必就要哭死了。

    毕竟,这种安全问题,它肯定是要赔偿的,并且名气坏掉了,以后还有没有客人入住,就是两说的事情了。

    就在这时,吴明豁然抬头,眼睛看着维多利亚港中心的蒸汽钟塔上,眼睛里面闪过有若有思之色。

    ……

    咔嚓!咔嚓!

    蒸汽钟塔之内,大量的齿轮咬合着,带动诸多精密而复杂的金属杆夜以继日、轮转不休地工作,不知道哪里传来的蒸汽动力呜呜有声。

    作为维多利亚港的地标建筑,这里的蒸汽钟表精确到了秒这一单位,在整个世界都是非常罕见的。

    而在钟塔内部,更有着一个巨大的空间,螺旋式的楼梯不断上升,到了蒸汽钟的核心位置,蓦然浮现出两个人影。

    “该死……那些牛皮糖总算被甩掉了……”

    约瑟夫看了看身上一片狼藉,摇了摇头:“扎克就躲在这里么?”

    “没错!”

    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艳丽女人迈着猫步:“外面的特搜处成员也只会以为我们跑到郊外,好不容易逃离之后,肯定会远远离开这里,我们就偏要进来,让他们措手不及,嘻嘻……”

    “现在还是卖弄你那些小聪明的时候么?”

    约瑟夫出离得愤怒了:“《终焉教书》上的气息已经没有了,我们应该怎么去找回它?”

    “相比那个而言,我更加好奇扎克为什么会失败?”

    艳丽女人面色凝重:“难道港口里还藏了陆军的黑虎式坦克?”

    “这种事情,问他不就知道了?”

    约瑟夫脸上浮现出不耐烦之色:“扎克,你在等什么?还不出来?”

    “情况有些不对!”

    几次喊话没有回答,艳丽女人与约瑟夫对视一眼,身上都是紧张了起来。

    “当初就不应该将事情交给扎克去做,你跟我都知道,以他的智商……”

    约瑟夫脸上,不安、焦虑、甚至隐约的害怕情绪都是浮现,突然间,鼻子抽了抽。

    “在这里!”

    他飞快打开一间小木门,里面是大量的箱子,机油与齿轮摆满,应该是某个维修储备室,而在黑暗当中,一个身影正蜷缩在角落里面,似乎还在簌簌发抖。

    “扎克……是你么?”

    艳丽女人松了口气,上前一看,忽然间惊叫一声。

    “扎克……你……”

    约瑟夫同样上前,旋即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这个蜷缩在墙角中的人影,正是扎克,只是此时的他身形佝偻,头发花白,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四五十岁!

    不仅如此,他的一只手掌完全折断,呈现出粉碎性骨折的症状,还在不断流淌着鲜血。

    以扎克原本牛头人的自愈力而言,到了这种要消耗生命力治疗的程度,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遇到了什么?”

    约瑟夫与艳丽女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道。

    “一个……一个……人!”

    扎克牙齿打颤,仿佛惊吓到了极处。

    “你给我说清楚一点!”

    约瑟夫脸上闪过一丝暴虐之色,蓦然上前,抓着扎克的肩膀摇晃:“你遇到了什么伏击?《终焉教书》呢?它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扎克脸上浮现出一丝痛楚,旋即抱着头,开始大喊起来。

    “啊!”

    突然间,他脸上的肌肉扭曲,双眼一下凸出,冒着眼白,整个人却缓缓倒了下去。

    “扎克!扎克?”

    约瑟夫放开手掌,后退几步,眼睛里面也有了恐惧之色。

    “他死了……”

    艳丽女人上前,旋即摇了摇头。

    “能轻易击杀扎克的,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啊?”

    约瑟夫嘴唇蠕动,感觉一股巨大的恐惧蓦然袭击了自己的心扉,甚至令他的手脚都开始不自觉地发抖起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

    放在平时,他根本不会放下自己的高傲,来低声下气地向女人请教,但现在,约瑟夫却是毫不犹豫地如此做了。

    “我们离开吧!”

    艳丽女人起身,长出了口气,缓缓说着。

    “离开?那本圣典呢?我们不管了么?”

    约瑟夫惊讶非常,声音干涩,只是听起来似乎也没有多么坚定地拒绝这个提议。

    “那上面最多只是记载了一部分我们的隐秘,对于普通人而言,如果破译了,或许是一件天塌地陷的事情……”

    艳丽女人盯着约瑟夫的眼睛:“但那个人是普通人么?”

    “的确……”

    约瑟夫不由点点头。

    “并且……以我们组织的实力,或许还可以追查下去,将那本书夺回来,但为此准备付出多少代价?值不值得?”

    她提醒道:“不要忘记我们原本的计划!”

    “那我们就直接离开么?”

    约瑟夫问道。

    “我们走,让次级的办事员再过来调查下去,或者雇佣其它的侦探社!”

    艳丽女人若有所思地道:“这样一个存在,总会有痕迹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