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五十五章 召见(8000补)

第七百五十五章 召见(8000补)

    黄宗一大早起来,几个儒生就上来请安,脸上满是喜色:“老师大喜!”

    “哦?喜从何来?”

    黄宗取过毛巾,就着热水,慢悠悠地擦脸,一举一动皆是从容不迫,此等养气功夫,顿时令其它儒生自愧不如。

    “定王府有旨召见老师,世子已经到了启蒙之龄,以老师的文才声望,太傅之位,舍你其谁?”

    虽然武雉对儒生是取干才而用,但其它儒生却也有着成功成名的渴望,眼见定王的路走不通,去走世子的路,押宝在未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慎言!”

    黄宗听了,面色却是一变:“世子还非太子,太傅一称,又从何说起?”

    众儒生面面相觑,此时只能干笑着回答:“世子乃王子,王子之师,称一声太傅也勉强可以”

    实际上,他们当然知晓其中分别,但世子此时的地位,甚至比皇宫中的那位皇帝还重要,一时顺口也是在所难免。

    黄宗见此,心里却是幽幽一叹,知道武雉的正统之位,在定州已经是深入人心,而不臣的想法,差不多也是人尽皆知了。

    只是人尽皆知,却是一片平静,甚至还多有欢欣鼓舞者,就连儒者们都不知不觉中接受,将对方的儿子作为正统看待,这影响就可怖可畏,思之令人不寒而栗了。

    “时辰不早,宫里已经来人等候着了,还请老师上马车!”

    几名儒生再拜说道。

    “嗯!”

    黄宗点点头,来到书院之外,果然见得停了一辆马车,以双马拉行,虽然外面并非十分华丽,但内部却非常舒适,行走之际几乎感觉不到颠簸。

    “黄大宗师有礼,小人是定王府属吏王禾,此是您的出入腰牌,还请收好!”

    在马车上,一名穿着皂袍,神态从容的年青人微笑行礼,又递过一个餐盒:“先生早起,还未用饭吧?还请用些!”

    “多谢!”

    黄宗打开一看,就见里面多是馒头点心之类,绝无汤水,不虞洒落,又捡起一块白兔糕吃了,觉得甚是甘美,其它几样小菜也以清淡为主,显然很照顾自己口味。

    “这是王府厨房里面几个北方厨子做的,希望还合老先生口味!”

    王禾微笑着在旁边解释。

    “你读过书?”

    黄宗与他聊了几句,只觉这个王禾见识渊博,不像粗鄙之人,不由问道。

    “寒窗三年,侥幸过得考举,不过相比于同期而言,在下不过萤火之光,又怎敢与日月争辉?能在王府处理杂务,已经是心满意足!”

    现在的吏员,等到了年限,或者立下大功,就可以升迁,有着官身。

    特别是制度渐渐健全起来之后,所有为官的,除非特例,否则都得去基层走一遭,因此谁都不以为耻。

    特别是王府小吏,能亲近权力中心,若是侥幸得了贵人赏识,日后平步青云不过等闲尔。

    王禾说自己是萤火之光,实际上是大大谦虚了。

    ‘听闻武镇考举规模连年扩大,现在看来,竟然连斗食小吏都有此等水准,实在是可怖可畏’

    黄宗见一叶而知秋,顿时心里就起了深深的敬畏之感。

    一个政权最重要的就是执行力,而执行力的要素,就在于一个精英的官僚团体。

    在开国初期,政治清明,上面的令喻能真正贯彻落实下去,自然四海升平,但到了乱世,各种贪污**频发,天灾之际,纵然朝廷有心赈灾,经过腐朽的官僚一转手,层层克扣之后,能到灾民手上的,怕是万不存一,这就是王朝末世之兆。

    而现在,有着这么一批高素质的吏员担任基层行政,别的不说,至少上行下达,政令通畅,是完全做得到的事情。

    这在战时就可以动员整个体制的力量,上下一心,自然所向披靡。

    王禾自然不知道从自己一个小小吏员身上,黄宗就看到了这么多事,又行了一段时候,马车缓缓停下,来到了定王府前。

    这王宫只是原本的州牧府改建,力求节俭,从外表看上去并不如何奢华,但却自有一股堂皇肃穆之气。

    特别是在王府周围,时刻都有着精锐士卒巡逻,甲胄齐全,刀箭鲜亮,显然都是一等一的精锐,能杀狼搏虎的军中豪雄。

    等到黄宗下车之后,更是感觉暗中数道目光审视而来,令他浑身都起了颤栗之感。

    “腰牌!”

    守卫的一个队正上前,仔细检查了二人的出入令牌,这才放行。

    而黄宗手上的令牌也被收了回去,显然只是一次性的东西,令他略微有些可惜,心里又更加凛然。

    “还请老先生暂且至偏厅等候!”

    王禾将黄宗领到一处偏厅,立即就有一名巧笑嫣然,见之可亲的侍女端上茶盏,里面的清茶宛如碧玉,异香扑鼻,只是一闻就令人心旷神怡。

    纵然黄宗,略微抿了一口之后,也不由精神一振:“好茶!”

    他也是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人,又是文坛宗师,一应用度都有着世家风范,但此等香茶,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客人若是喜欢,且容奴婢前去禀告主事,走时带上两斤!”

    侍女见此,抿唇一笑,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小厅里。

    “哦?多谢了”

    黄宗略微抬头,就见这奴婢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扎着两个丫鬟髻,眉心还点了一颗鲜红的美人痣,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看似童稚的脸上竟然带着一点媚意,心知此女有着内媚之相,若放在外面,说不定就成为了哪个世家家主的禁脔,但在王府中,却不过一个迎来送往的奴婢之选。

    好在他涵养颇深,只是心里略微诧异,脸上神色不变,又赶紧抿了一口清茶,只觉得一股冰线自咽喉而下,入腹之后,却又渐生一股温热之气,通达四肢百骸,浑身舒畅快美难言,不由又是一惊。

    ‘这茶,似乎带着灵气纵然仙门之中,也难以时常享用,不想人间王府,富贵之中,却有这等仙珍’

    只是黄宗这品茶一等,就足足等了两个时辰。

    直到换了第五壶茶水之后,一个清朗的声音才传来:“你是黄宗?”

    这声音清越,如冰玉交击,自然非是女子,而是出自一个年青男人之口。

    黄宗抬眼望去,就见一个葛袍年青人随意地走了进来,神态悠闲淡泊,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不能令他动容似的,看起来似乎只有二十岁不到,但一双眼睛温润如玉石,充满了一种阅尽世间百态、万丈红尘之后的睿智。

    他一生见人无数,但从来没有一人,能给他相同的感觉。

    “正是,阁下可是吴公子当面?”

    黄宗连忙行礼。

    他也是睿智之人,自然知道能在王府之中如此从容,仿佛自家后院一样闲庭信步的,除了定王之外,也就只有那位传闻中的定王之夫婿了。

    这时才蓦然想起,他的学生只说王府有召,而王禾也只是说一位大人要见他,并未明言是定王本人。

    现在看起来,这次临时起意,要见他的,就是这位吴公子了。

    “见过吴公子!”

    在见到吴明点头承认之后,黄宗连忙再次行礼。

    说实话,自从武雉名扬天下以来,诸侯与各方势力对她的调查一刻也都没有放松过,作为夫婿的吴明自然也不能幸免。

    只是他平素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多探子能查到的,就只有之前纨绔子做下的一系列糊涂事,令很多诸侯大惑不解。

    但黄宗却相当清楚,面前这个少年,绝非普通凡人。

    否则,以定王之尊,又怎会委身下嫁,甚至还纳了端睿公主为妾!?

    “黄宗你是大儒,学问上的事情,我也不必问了!”

    吴明微微一笑:“此次召你前来,确实是为了吾儿选取蒙师一事,我这有一问,你能不能回答?”

    在他眼中,黄宗的修为还算不错,至少儒家的浩然之体已经大成,大儒之名不是虚妄。

    但如果理念不合,那照样还是不能选,否则带坏了自己儿子,那真是没处说理去。

    “还请公子发问!”

    黄宗整了整衣服,肃穆道。

    “我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质,能纯用儒法乎?”

    吴明悠然问道。

    “这”

    黄宗一下就陷入踌躇中,这实际上不难回答,只是态度与道路的选择。

    很显然,对方必然不会接受什么独尊儒术的思想,现在就是问他,是否还要坚持这个。

    到了他这个修为的大儒,一言一行,都是直指本心,说谎什么的,首先就连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老先生不用急,你想不出来,可以回去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好答案了,什么时候再来告诉我!”

    吴明挥挥手,两名侍女立即上前,声音轻柔地送客。

    黄宗见此,却是悠然一叹,知道定王肯定不会让自己一人成为世子老师,这就太容易影响了。

    这时只能起身告辞。

    而吴明看着他的背影,却是默然不语。

    以他的望气神通,辨人之能,这次叫这个黄宗过来,只是为了看一眼罢了。

    这一眼之下,是包藏祸心,还是纯为道理,背后又有什么主使,与那些大臣有着来往,在气运中几乎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