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六十章 清洗

第七百六十章 清洗

    北地,乾州。

    三十六家诸侯汇聚一堂,共举武王姬全为总盟主,歃血为盟,对抗南方武雉大军,堪称盛事。

    夜色如水。

    姬全宴饮过后,喝着仆从端上来的醒酒汤,颇为志得意满。

    虽然这三十六家诸侯面和心不合,互相间多有龌龊,差点一见面就打起来,但终究还是在他的手段下被勉强捏成一个联盟,并且奉他为主!

    即使为此付出了许多,也是完全值得,至少他就是名义上的北境之主了!

    大义名分在手,日后让诸侯臣服,是顺理成章,或许再开一朝,成宗做祖,也是有可能!

    想到这个,纵然姬全心里,也不由十分火热。

    “王上!南方急报!”

    这时,丞相张捷匆匆赶来,脸色凝重:“南朝剧变!定王已经废了小皇帝,不日即将祭天登基!”

    “什么?”

    这消息,当真惊天动地,姬全握着汤盏的手腕都不由一抖:“是真是假?”

    “千真万确!”

    张捷递上文书,姬全接过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衣带诏事发!定王废天子!清洗旧朝百官,竟不是禅让”

    自古王朝更迭,权臣篡位,大多都是禅让,以求政局安稳。

    但武雉自有底气,直接废了天子,再自己祭天登极,表明并不是从前朝接的法统,而是上应天命!

    这么一来,朝局动荡,人心虚浮虽然在所难免,但如果稳定下来,就是新朝新气象,再也没有旧时的半点影响!

    “定王真乃女中豪杰,这决断我不及也!”

    姬全放下情报,幽幽叹息一声:“发动大清洗?看来近年内是不准备北伐了,当真可恶!”

    他深刻知晓,现在的联盟之所以还能勉强维持,靠的就是武雉庞大的外部压力,现在武雉祭天登基,肯定以稳定内政为先,短期内不会北伐,那这些联盟内的诸侯必然一哄而散,说不定还会自己先打起来。

    并且,联盟大军浩浩荡荡,人吃马嚼,不都得要他这个总盟主筹措?更不用说,之前为了拉拢其它诸侯,所许出去的诸多好处,自然也都要不回来了。

    姬全原本觉得这个名分相当不错,现在却有了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天意弄人啊!”

    “王上”

    张捷眼角也有些湿润。

    此时武雉一意安守南方,凭这些乌合之众,据守北方或许还有几分指望,但要渡江南征,与定王麾下的精兵良将争锋,那是绝无可能。

    相反,联军内部却要先起龌龊,这是缓攻之计,待敌自乱!偏偏还是堂皇阳谋,无法可破!

    纵然姬全天赋异禀,此时也没了天时,如之奈何?

    一念至此,几乎黯然泪下

    定州。

    城内满是静穆之意,街上行人寥寥,不时就可以见到一队持枪挎刀、身穿皮甲、面目精悍的精卒巡逻而过。

    几家与谋逆有牵扯的前朝官员却是到了大霉,家宅被直接攻破,全家搜出,所有家产一律充公。

    “误会啊,这位将军大人本人虽然是旧朝之官,却心向定王,从无谋反之意!”

    一座府邸之内,遇到这等泼天祸事,纵然曾经当过廷尉的中年家主,此时也不由面色发白。

    “张大人你放心,我们王上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领兵校尉咧开嘴:“只是您联络北方,之前还曾经出卖我军情报,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模样,如今证据确凿,您就不要狡辩了”

    当即一挥手:“拿下,格杀勿论!”

    “拼了!”

    后院之中,突然一阵骚乱,一群精锐家丁冲了出来。

    “放箭!”

    校尉冷冷一笑,毫不留情地挥手。

    咻咻!

    数十支弩箭顿时横扫,全无死角,将那几个看起来有些武艺的家丁尽数射杀,随后穿着铁甲的士卒就毫不客气地冲上。

    “哈哈我们是官,你们是匪!还想反抗?”

    校尉得意一笑。

    他是官军,可以明火执仗,调动大杀器过来,而对方只是普通庄丁护院,连穿副皮甲都要遮遮掩掩,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不多时,手下就来报:“启禀校尉,已杀平这宅,得金银无数!”

    “哈哈!好!”

    校尉大笑,又看了看旁边面目阴沉、提笔记录的文吏一眼,嘴角抽了抽:“吩咐下去,缴获充公,不要私藏,王上早已有言在先,此次抄家,三成都是我们的赏赐!”

    “诺!”

    一个亲兵顿时下去传命,没有多时,又匆匆跑回:“大人,发现一个密室,里面有大量兵甲”

    “嗯?什么?”

    校尉一个激灵。

    私蓄兵甲,这事情又严重了一级,立即过去查看。

    这密室藏在地底,上面是一个仓库,若不是将几件笨重杂物搬开,还当真难以发现。

    校尉辨了辨空气,觉得虽然略微浑浊,却并没有恶气,当即下去,在火把光芒之下,就见一地窖的矛头与刀剑,约莫不下百数,又有几件铁甲,甚至一张弓弩,这意义顿时就不一样了。

    在都城里面暗藏甲兵,是想造反不成?更不用说还有弓弩,准备狙击哪个?

    校尉顿时狞笑:“我王仁德,早说过这次不搞株连,原本这事,也不过一个只诛首恶,抄家流放,但现在,九族真的一个都跑不了了。”

    “来人,将这些物证登记造册,一件都不要漏掉!”

    “此次清查,才发现情况真的触目惊心啊”

    定王宫内,武雉看着一份份奏报,揉了揉眉心。

    “大周终究坐了数百年天下,影响自然不是一日两日就可消去的但那些忠臣孝子中,也有着区别一些口头上说说,甚至有着书信证据的,实际都算不了什么,谁让那时大周还是正统呢?但私蓄兵甲,外泄机密,进入实质准备阶段的,却一个都不能留,还必须重重惩戒,警醒后人!”

    吴明一身葛衣,头上戴着竹冠,宛然一位乱世佳公子:“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将你麾下也清理一遍!”

    不清理那些老臣,又怎么给新人上位?而不将自家队伍里尸位素餐的家伙搞掉,难道等着他拖后腿不成?

    时刻保持自我清洁能力,才是一个组织不断进步的关键。

    至于传出刻薄之名?怕没人投靠?开玩笑!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想要当官的人,即使前世明太祖朱元璋滥杀功臣,也没见几个读书人不去考科举。

    “嗯,自我废黜皇帝以来,南方也略有骚动,看来短期内是无法北伐了”

    武雉说着,似乎略微有些遗憾。

    “此时气运还不稳固,正应该徐徐养之切不可再大动干戈了!”

    吴明摇了摇头:“倒是这些蛀虫清理掉之后,前朝宗室,却是不必太过苛责,废除特权,没收非法财产,也就是了”

    虽然历朝历代,造反登基者无一不以搜捕灭绝前朝宗室为第一要务,但实际上纯粹是自己心虚。

    如果真的百姓归附,士子臣服,几个宗室,又算得了什么?

    武雉自立自强,本来也不需要这个,更不用说,纵然将南方的宗室都杀光了,北方还有一个武王姬全呢。

    “这个我自然知晓,纵然那个姬麟,也不准备赐死了他,只是圈禁罢了”

    武雉嫣然一笑:“那端睿妹妹,最近可没少找夫君哭诉吧?妾身可不想闹得夫君后宅不宁呢”

    “这倒没有,此女深明大义,一次都没有求过我”

    吴明说着,又叹息一声。

    那位为妾的公主倒是深知谨小慎微的道理,虽然有些郁郁不乐,却并未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女儿姿态。

    虽然吴明也根本不会为这些小伎俩所动就是了。

    “倒真是个乖觉的女子!”

    武雉眨了眨眼睛:“那夫君可要好好安慰他才好!”

    “呵呵”

    吴明摸了摸鼻子,走出宫殿,直接转到后面的一间小殿之外。

    这是淑华殿,端睿公主所在。

    “你们都下去吧!”

    吴明大步走入,驱散侍女嬷嬷,顿时就见到一名倩丽动人的少女上前行礼:“夫君!”

    这便是端睿公主了,此女一身轻纱,面容消瘦,双眼略见微红,显然外面的消息,令她最近很是不安。

    “你放心,姬麟若能认命,性命还可保全,大周宗室同样如此!”

    吴明知道现在的端睿最想听什么,直接说着:“从今天开始,外面的一切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安心做我吴家妇就可以了!”

    话语说完,也觉得有些尴尬,没有留下,转身离开。

    “多谢夫君!”

    身后,传来了端睿公主喜极而泣的声音。

    纵然再怎么聪慧,也毕竟只是一个少女,面对这天翻地覆的一切,她又能做什么呢?

    不仅心忧外面兄长宗室的安危,更得小心被牵连到,让外面的人彻底没了希望。

    敏锐的她,早就发觉这个夫君深不可测,在定王宫中有着绝对的话语权,纵然大妇武雉也得乖乖遵从。

    只是她终究蕙质兰心,没有直接开口相求,让夫君为难。

    此时得了善果,却是终于掩饰不住,两行热泪就从脸颊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