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押送(9600补)

第七百六十七章 押送(9600补)

    咻咻!

    羽箭破空声刹那而至。

    原本的弓箭手在云雾中就不知所措,现在听到梅尔克主教的大喝,立即不暇思索地射出了手上的箭矢。

    只是一波之后,他们就后悔了。

    面对弓箭的威胁,张帆自然做了一个普通人最正常的反应,举起了手里的人肉盾牌。

    噗!

    鲜血飞溅,原本的铁勒堡子爵,立即就变成了一只箭猪模样。

    “天呐!我们都做了什么?”

    几名骑士立即大乱,士兵当中一阵骚动。

    “言灵?”

    为首的一名中年骑士眼睛死死盯着梅尔克主教,心里却是闪过了一个词汇。

    他自然知晓,这些神职者当中,甚至有着专门的术法,能形成言灵,让受术者完全听从他们的命令行事。

    并且,不论怎么说,在子爵大人都被俘虏的情况下,冒然命令放箭,也实在太过冒险了一点。

    ‘莫非是专门灭口,另有隐情?’

    老骑士如此想着,这时却只能咆哮一声,向张帆冲了过去。

    无论如何,对方跟梅尔克主教,才是这次子爵毙命的主要负责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死了?”

    张帆一路且战且退,表情也是十分不可思议:“这应该是他们的领主吧?莫非西方之人,都是如此刚烈不屈么?”

    但他已经没有功夫多想了,因为在下一刻,一名浑身套着铁甲的骑士,就对他发起了恐怖的冲锋。

    砰!

    人马合一,又有铁甲,再加上本身又是超凡,这次冲锋的力量,明显不是张帆可以抵挡的。

    只是略微一接触,太过注重技巧的船主大人就倒飞出去,手里的软剑落在地上。

    “审判你!”

    另外一边,几个牧师合力,将之前那个术师也制服住。

    “还愣着做什么,立即占据这条大船,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离开!”

    老骑士大声吩咐着,又看向梅尔克主教:“现在子爵大人死了,这是王国建立以来,第一位被谋害的子爵!主教大人,恐怕在事情还未查清楚之前,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离开了!”

    “这我知晓!”

    梅尔克主教划着手势,神情虔诚地道:“铁勒堡子爵是在与异教徒的浴血搏杀中英勇牺牲的,他的灵魂将会被吾主接受,前往永恒的国度!”

    “杀啊!”

    在他们身后,诸多已经想清楚因果,红了眼的士兵,纷纷扑上了宝船

    一位王国子爵被谋杀,光光这件事,就足以送上国王的案桌,更不用说,还涉及一帮异教徒。

    没有多久,远在王都的吴明就得知了消息。

    “一队异乡人?涉嫌谋杀铁勒堡子爵?”

    现在的他,自然有着感觉,宇宙的升级还不清楚,但瑟尔大陆,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的世界尽头消失,一个甚至几个更大的世界融入了进来。

    而这批人,显然就是第一批外来者。

    “有趣!实在有趣!”

    吴明看到上面黑发黑眸,以及来自一个东方古国等等的描述,脸上更是浮现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卡丽坦!”

    他轻呼一声,守夜人的首领就悄无声息地自黑暗中浮现:“请问有何吩咐,我的主人?”

    “有关铁勒堡子爵的真正死因,彻查一遍!”

    在吴明旁边,渡鸦传来的书信并不止一封,在公文旁边,还有几分私信,上面将铁勒堡子爵死亡的一幕描述得身临其境,令人一看就感觉好像是故意误杀与灭口。

    ‘看来最近对教会的一系列手段,还是太过仁慈了一点’

    再联想到教会中的一些顽固派与抵抗派,吴明的眼眸里就闪过一缕寒光。

    想了想,他又吩咐道:“那艘船上的所有人,必须一个不漏地全部押送到王都中来,我要一个个审问!”

    很显然,审问什么都是假的,获得那个东方大陆,还有其上帝国的第一手资料,才是他真实的目的所在。

    “您的意志,将会得到实行!”

    卡丽坦躬身一礼,退入了黑暗之中。

    吴明所不知道的是,瑟尔大陆的造访者,可并非只有来自东方的迷航水手。

    嗡嗡!

    在大陆西侧,某一处野外,虚空一下扭曲,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门扉。

    一名穿着白袍,金发碧眼,长着雪白翅膀的神使施施然从传送门中走出,打量着这方天空与土地。

    “根据神谕我们的世界又拓展了,加入了新的血液!”

    祂面容俊美,难分男女,充满了一种神性的味道。

    “现在看来,新出现的血液,就是这个大海岛么?上面还有一个王国,由一位圣域者统治”

    神使的脸上闪过若有所思之色:“是必须好好侦查,将消息传递给吾主。”

    吱呀!

    囚车打开,一脸萎靡的张帆被从上面硬生生拖下来。

    自从那个贵族死在他手上之后,他就知道大事不好。

    果然,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那些士兵疯了一样将他整船人都抓了起来,关进囚牢之中,每天伙食就只有可怜得只够老鼠吃饱的又馊又硬的黑面包,张帆估计自己肯定要被吊死了。

    纵然在他的国度里面,刺杀卿大夫一类的贵族,也是要以极刑处置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并未立即处死他,而是将他们押上囚车,不停地赶路。

    到了现在,他却是终于知晓了原因。

    ——那位征服王要求将他们带到王都,亲自审判他们!

    好吧,说实话,纵然知道逃不过死刑,但能押后一点时间,也是不错的心理安慰。

    只是,当到了王都之后,他还是不由为这里的布置与规划而惊叹了:“想不到西方蛮夷之邦,竟然也有此等恢宏壮丽的都城”

    “我的东主大人”

    旁边的术师挂着两个黑眼圈,眼睛里面全部都是血丝:“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我们的情况么?”

    作为随船术师,他也遭到了牢头们的‘优待’。

    因为将他当成了男巫,因此也获得了男巫的对待,一等到他想要合眼休息的时候,总有一蓬冷水当头泼下,总之就是不让他休息好。

    这是因为巫师的施法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力,这种强制打扰,不让他们休息的方法,已经被证明相当有效。

    实际上,对付术师,还真是歪打正着。

    一连十几天睡不好觉之后,术师根本连安心补充法力的时间都没有,就更不用说施展法术什么的了。

    虽然以他可怜的位阶,纵然恢复了施法能力,能否单独从兵强马壮的看守队伍里面逃脱出去,都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

    “若真的要审判,拉我们几个来就足够了!”

    张帆用自己帝国的语言对术师说着,又努了努嘴,指着后面庞大的押送队伍:“何必将我们一船人都抓来?应该不至于全部杀了”

    “天呐难道这些野蛮人,准备将我们当成奴隶卖掉?”

    术师的牙关已经打起颤来。

    他也听过一些南洋土人部落的残酷,战败者基本整个村庄乃至氏族都会被卖为奴隶,甚至更加凄惨,变成邪神的祭品。

    天可怜见,他在本土虽然混得有些凄惨落魄,却是正牌的术师出身!不想变成野蛮人的奴隶,又或者祭品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庆幸吧,你们这些犯人,待遇都是上头特意吩咐的!”

    对于张帆而言,他无缘一览王都的繁华,就被飞速投入了监牢当中。

    而肥胖的牢头则是嘟囔着,给他端来了今天的晚餐——几块还算松软的白面包,还有一小盆蔬菜汤,泛着浓郁的香气。

    对于囚犯而言,这样的伙食,却是算十分奢侈了。

    张帆有着不好的预感,但抱着死也要做饱死鬼的想法,还是痛痛快快地大快朵颐,旋即却诧异地发现没有人来提审,直到晚上。

    入夜。

    外面月色静谧若水。

    “月神太阴啊”

    张帆通过狭小的铁窗,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蓦然祈祷着:“请保佑我能够安然回乡”

    “月神太阴?”

    这时候,牢房外面,一个有些陌生,但异常年轻的声音响起:“这是你所信仰的神祗么?”

    “你是”

    张帆满脸警惕地后退,旋即就见到了一个黑色的斗篷人直接打开牢房,走了进来。

    “剑法不错?奈何没有多少内修根基”

    吴明天眼打开,看了看这人的底细,顿时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谁?”

    那种仿佛浑身都被看透的感觉,让张帆心里的不安加剧到了极限,厉声喝问着。

    到了现在,他才发现,对方所用的话语,竟然跟他一样。

    “我实际上,还是要感谢你们的!”

    吴明没有回答张帆的问题,反而笑了笑说道。

    “感谢我们?”

    “是啊,感谢你们不辞劳苦地在一开始,就为我带来世界的情报!”

    他身影瞬间上前,手掌一下搭到张帆的额头。

    这人还想反抗,但略微一挣扎之后,双目却是一下呆滞,凝立着不动了。

    “虽然可以慢慢询问,但又怎么比得上我自己查看呢?”

    吴明喃喃说着,庞大的力量调动起来,这个张帆的生平,从出生开始的一切记忆,就事无巨细地浮现在了自己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