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都护

第七百七十五章 都护

    “契约,又或者诅咒?”

    吴明看着一地尸体,略微皱了皱眉:“这样也好,至少手尾干净!”

    很显然,在这些西方暴徒身上,还有着那个幕后黑手的反制措施,一旦满足什么条件,就会立即启动,杀人灭口,连灵魂都不留下。

    纵然吴明有着救人的能力,但真的做了,必然被那个幕后黑手察觉,并且惹下敌人。

    他这次只是单纯出来帮忙兼散心,在未曾明确收益的情况之下,冒然惹上这样的敌人,实属不智,因此也就听之任之了。

    “倒是这个”

    吴明眼眸一动,手一招,在首领尸体上面的一件东西就落入掌中。

    “很奇异的波动”

    浮现在他手心的,赫然是一枚造型奇异的黑色戒指,纹路古朴,雕刻成一条衔着自己尾巴的黑蛇模样,每一块鳞片都是精致无比。

    在这个首领身上,自然还有其它高阶魔法物品,但在吴明眼里却不过如此。

    唯有这枚戒指虽然看着普通,但上面沾惹的一丝气息,却连吴明都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

    “似乎卷进一个大阴谋里面了呢”

    吴明看着手上的戒指,脸上的表情相当奇异:“不过,因为已经成功灭口,不虞情报外泄,那个神秘组织应该不会节外生枝才对”

    “果儿姑娘,过来吧!”

    他招了招手,火海熄灭,小姑娘双手抓着长剑,一脸紧张地进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他们,已经被灭口了”

    吴明耸了耸肩膀:“根据死亡的模样,我相信他们是中了诅咒,可以通知新界港官署与联合会的人了。”

    “哦,好!”

    张果小姑娘看着满地尸骸,脸上表情一愣一愣的。

    扪心自问,纵然是她哥哥张帆在此,又请了一堆术师武士助阵,面对这个明显超乎寻常的任务,也是极有可能失败,甚至全军覆没。

    但现在,那些暴徒的尸首却尽数摆到了自己面前!

    这说明了什么?

    “他他们,难道都是大师级别的强者?”

    小姑娘声音有些颤抖,如果吴明真是这样的强者,那她还辛辛苦苦地在学院当中挣扎做什么?直接拜吴明为师不就好了么?

    “当然不是”

    吴明摸了摸鼻子,敏锐地感觉到了小姑娘的心理变化:“好了,愣着干什么?赶紧干活!”

    新界港,官署之内。

    “啧啧两位民间义士果然好手段!”

    一名大昌帝国的官员先是打量了下被运送来的西夷人尸首,旋即又跟几幅图像比对,点了点头:“的确是那帮暴徒无疑,虽然少了一个”

    “少的那一个叫做黑杰斯,已经被烧成灰了!”

    张果翻了翻白眼:“要是大人你想看的话早说一声,我可以将他的骨灰带来”

    “这样啊!”

    这官笑眯眯的,也不如何生气:“好了,小姑娘,将你的文书拿来,本官附属证明”

    若是对方只是一两个普通人,他当然不会这么和颜悦色。

    但现在的他,却是接到了都护府的紧急通知,知道这帮西夷人不仅手段凶残,实力或许还非常高超,正准备加派人手呢。

    此时,却见到了这些西夷人的尸体,这说明了什么?

    面前这个少女也就罢了,关键是旁边那个一直闭目养神的年青人,当真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对于这种修炼者,再摆官谱什么的,完全是对牛弹琴,毕竟追求都不一样。

    “这位吴明先生”

    于是,张果就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功勋证明,笑得眉不见眼的,而官员看向吴明,还是有些叹息:“因为您是外籍人员,未曾加入我国国籍,无法记录军功,真是可惜了”

    他摇着头,似乎颇为遗憾的样子:“否则,按照这任务记录,获得的军功足以晋升为‘士’了。”

    大昌帝国的士大夫卿,与官品不同,只对本国公民开放,纵然最低的士一级,都可以享受免除赋税徭役的优待,还有见官不跪等等的特权,一向很受欢迎。

    ‘什么嘛’

    旁边的张果听了,却是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这次任务,可是灭了好几个大师级的西方强者啊,如果真的算成军功,恐怕都足够升上大夫爵了,还不是最低的下大夫!”

    只是这时,她抿着嘴,一句话都没说。

    张果虽然有些缺心眼,但并不代表着傻。

    经过吴明叮嘱之后,她也意识到了这伙西方暴徒的不同寻常,早就决定要守口如瓶,不要惹下什么麻烦,直接就当普通犯人那么对待好了。

    并且,她还想着要拜吴明为师,至少也要好好拉下关系的,又怎么会得罪这个近在眼前的强者?

    “吴明先生”

    等到出了官署之后,张果立即兴奋道:“我们这就去联合会吧?交了任务之后我们就去学宫,在那里也收藏了很多典籍的”

    “暂时不必了!”

    吴明扬了扬手上的一枚玉环,上面隐约有字。

    这是之前那个官员的馈赠,算是大昌帝国给予做出特殊贡献的外籍人的奖励,一种荣誉身份,在吴明理解而言,就是新界港的荣誉市民。

    有着这个,至少在新界港中的一切活动,都是畅通无阻了。

    “这样啊”

    张果小姑娘垂下头,显得很是遗憾:“你不跟我一起了么?”

    “嗯!多多保重,后会有期!”

    吴明摸摸小姑娘的头,转身离开,没有多久就消失在人流中。

    “哼!人家才不是小姑娘呢!”

    张果充满怨念地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旋即气扑扑地挥舞了下小拳头。

    踏踏!踏踏!

    只是她没有想到,到了夜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就冲进官署。

    “怎么回事?”

    白天刚刚接待过吴明两个,并且向上级打了报告的官员睡眼朦胧地拉开门扉:“敢闯官衙,活得不耐烦了么?”

    “大人!”

    一名小厮屁滚尿流地跑来,脸上还带着一道鞭痕:“军中来人了,是都护府亲兵!”

    “什么?”

    这官员一惊:“取我衣帽来!”

    匆匆穿戴完毕之后,他来到现场,就见十几匹黑色的骏马在后花园中肆意地游荡,将诸多月季芍药,名贵花卉啃食一空。

    这些黑马大多奇高无比,体格甚是粗壮,甚至腹部还有着一片片鱼鳞般的甲壳,将要害完美地防护起来,顶上更是有着一个小小的凸起,仿佛小角一般。

    “黑龙马?!”

    认出这是千金难得一匹的龙种之后,官员的心情更加沉重了:“这是只有扶风都护大人的亲兵,才有的坐骑啊,小小一个新界港,又遇了什么大事?”

    “他们人在哪里?”

    他立即问着旁边的仆从。

    “几位军爷直接往停尸房去了!”

    小厮立即回答。

    “停尸房?莫非是”

    这官一惊,蓦然间想到了白日的场景:“难道这几个西夷人,身上另有奥秘?”

    又赶到停尸房,果然见得十几名黑甲军士,三三两两地散作几堆,看似闲庭信步,但实际上早已严密地将整个院子封锁了起来。

    “卓铁!”

    里面一名黑甲人大踏步出来,叫着这官的名字:“这些尸首,是谁送来的?”

    “大胆”

    旁边一个小厮正想喝骂,却被卓铁一个耳刮子扇了回去。

    他仔细打量着黑甲人的面孔,忽然浑身一个激灵,跪了下去:“下官卓铁,见过扶风都护大人!”

    这扶风都护看起来三四十岁,面容有若刀削斧凿一般,是最为正统的军人相貌,带着阳刚与坚毅之气。

    “免礼,起来吧!”

    他转身,看着停尸房内,已经被掀开白布的西夷人尸首,眼睛当中仿佛放出了精光。

    “启禀大人!”

    卓铁却是恭敬无比地禀告道:“这几具犯人尸首,是联合会的义士送来的,据说贼匪反抗甚为激烈,最后眼见不敌之时,赫然自尽!文书凭证俱在,军功奖励也已经发下”

    他顿了顿,又迟疑地问道:“可是这些尸体有着问题?”

    “有没有问题,现在还不知晓,只是按照本都护得到的消息,此次潜入捣乱的这些人,应该不会太简单就是中间纵然连大师级的人物,都有着几个!”

    扶风都护挥了挥手,旁边一名面目阴冷的中年立即上前,仿佛抚摸恋人一样,手指抚过了那个首领的肌肤。

    官衙里面本来也有仵作,但一看这人的手法,立即就自愧不如,知道遇上了此道高手。

    这中年几下摆弄,又取出一柄银色小刀,割开了西夷人首领,那个中年拳师的手掌。

    “果然”

    他眼眸一动:“大人你看虽然大师级强者体征内敛,不外放很难看出,但此人骨骼坚逾钢铁,骨髓却霜雪如玉,距离宗师恐怕也就一步之遥了!”

    “果然如此么?”

    扶风都护喃喃一句,又看向卓铁:“你倒是个有运气的,一个大危机就这么被贵人解了”

    “只是他的对手明显只伤不杀,下手极有分寸,这个人却被灭了口?”

    验尸中年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这种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