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气息(2000加)

第七百九十七章 气息(2000加)

    “这种实力你已经不是准传奇了!”

    周垂老头一招败北,最吃惊的还非周家的人,而是旁边的埋葬者们。

    巨熊大汉兄弟又忙不迭地拉开了一段距离:“你已经获得圣域的力量?”

    “呵呵传奇圣者什么的,人家早就达到了!”

    克丽斯娇嗔道:“只是你们都没问么”

    她貌似无辜地说着,却令所有人心头都是一个冷颤。

    特别是芭莎这个暗夜女神的牧师,甚至已经开始祈祷,希望她信仰的真神能够接引她的灵魂,不被邪教徒所玷污了。

    “都是你!若非你害的,我们又怎么会落入这种绝境当中?”

    在彻底绝望之后,周家之中,一名年青人看向吴明,忽然爆发了出来。

    而纵然周垂,此时也是默然不语,盈月动了动嘴唇,却发现自己有些无力辩驳。

    已经陷入某种情绪当中的同伙们,显然不是能够轻易恢复理智的。

    “我?”

    吴明听了,却是轻笑一声:“莫非我邀请你们跟踪我了?”

    他此时,心里仍自有些吃惊。

    当然,并非是因为对面埋葬者们的实力,而单纯是看到了年青人的黑蛇化身之后,继承自无限之蛇的部分记忆就浮现了出来。

    ‘现在的我,已经彻底吞噬了无限之蛇的一切,而在衔尾蛇的组织之内,似乎是以血统为地位高下证明的,也就是说’

    他看向对面不可一世的几名埋葬者,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玩味。

    如果他将得自无限之蛇的气息展现出来,这几个家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直接纳头便拜,还是以为见到了他们的真神?

    “桀桀!”

    这时候,克丽斯却是怪笑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决定了,不如你们将他跟那个女牧师的头割下送给我,我就考虑放过你们,怎么样?”

    “不可能!”

    盈月想都不想地拒绝:“这是邪神的诱惑,你们”

    可惜,她黯然发现,不仅是她的同伴们一脸的纠结与希冀,就连周垂老头,脸上也多了几分诡秘。

    在生死的抉择下,纵然明知对方有可能虚言诓骗,意动的人还是有着不少。

    “人家数到三,如果你们还不开始的话,那人家也只好自己动手了哦到时候,你们这些人,一个也逃不走”

    克丽斯娇笑着,说出的话语却是有如眼镜蛇吐出的毒汁。

    “够了!克丽斯!黑蛇大人给我们的任务,是要将隐患一个都不漏地歼灭!”

    巨熊兄弟终于看不下去:“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那就由我们来动手好了!”

    芭莎后面可是有着一整个教会,传奇圣域的强者也不会缺少,一旦发现不对,援兵随时都会到来!

    “等一等!克丽斯大人,我现在就可以动手!将他们的首级献给您!”

    在庞大的压力之下,一名周家人终于崩溃了,他神情癫狂,眼睛中浮现出一抹血红色,直接挥舞钢刀,向吴明与吧芭莎砍了过来。

    “住手!”

    “不要伤害真神的牧师!”

    盈月与周垂同时开口,但涵义却是大不相同,她愕然看着捂着伤口的周垂,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白痴!”

    吴明对于这个突然反戈的同一阵营者,却是不屑地给出了评价。

    呲啦!

    与此同时,一道青色的雷光在他手上绽放,笔直落在了这个向他动刀的周家人身上,将他劈成了一具焦炭。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一名弱者了?”

    吴明嗤笑一声。

    在这一刹那,全场都陷入了死寂。

    芭莎怔怔看着这一切,也是十分的无语,这波东方人就这么内讧了?并且似乎这个一直没有出手的神秘人,才是最为深藏不露的家伙。

    “你”

    盈月看着已经全无生息的同伴,俏脸气得血红:“纵然他有错在先,你怎么能下此毒手?”

    “我实力强,反击就是下毒手,那若实力差劲,被杀掉就是活该?不知道姑娘会不会为我报仇呢?”

    吴明饶有兴趣地问着,眼睛又看向了周垂,令这只老狐狸顿时心虚地低下了头。

    在刚才,这老家伙未尝也没有同样的想法,甚至就这么让同一家族的人成了探路石。

    ‘宗师!’

    此时周垂的心里,则是顷刻间警钟大作:‘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愣头青,从刚才的雷法来看,驱使如意,威力惊人,随手成就,绝对是宗师级别的造诣!’

    他现在有些后悔,没有一开始就发觉对方的实力,还妄图来做渔翁。

    现实终于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教训,令他知道自己原本的打算有着多么可笑!

    可惜,吴明同样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刚才你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对我起了杀意吧?”

    他耸了耸肩膀:“对于任何冒犯我威严的人,我都会给予制裁!”

    呲啦!

    话音一落,两道电弧就从吴明掌心飞出,在诸多周家人身上来回跳跃。

    周垂猛地一个闪身,来到吴明之前,却冷不丁被一条化形的雷蛇咬住脖子,浑身抽搐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呃吴明先生”

    芭莎看着倒在地上,被劈的半死不活,或者彻底没了气息的周家人,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纠结之色:“此时我们还要面对外来威胁,如此做法,实在”

    这一轮雷电之后,周家之中,除了盈月之外,就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

    “我的雷法,完全追溯他们心里的恶意而去,恶意越浓,所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

    吴明淡淡解释了一句。

    那些被劈死的,都是对他怀有杀机的,那就只能是死有余辜了。

    “身为宗师,你怎么能滥用你的能力,肆意取走无辜之人的性命!”

    而仅剩下来的盈月,则是出离得愤怒了。

    “我并非你想象中的东方人,那所谓的公约与观念,也完全约束不了我!”

    对于这种三观不合的人,吴明却是根本连话都懒得多说,直接看向对面的埋葬者们:“很好,衔尾蛇之环的埋葬者!你们对于衔尾蛇,应该知晓得更多吧?”

    纵然九级,也只是近乎全知全能,遇到大能特意掩盖,照样有可能被蒙混过去。

    更不用说吴明现在只有八级,纵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也不可能对衔尾蛇组织事无巨细地了解,特别是在缺少关键的契机与资料的前提下。

    “芭莎牧师,这位女子就麻烦你照顾了!”

    看着那个名为盈月的女子正义感发作,不顾大敌当前,要冲上来跟自己拼命后,吴明立即翻手,一个魇镇之法就压在了盈月额头,令这位太阴祝师直接昏厥了过去。

    “好!好的!”

    芭莎忙不迭地将盈月抱在怀里。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神秘的东方人,完全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存在,并且实力还恐怖得吓人,准传奇在他手上都如同玩物,简直仿佛传闻中可以媲美神祗的上古巫妖与大魔法师一般。

    “传奇圣域?”

    对面,几名衔尾蛇的埋葬者看着这一幕,神情都是凝重了起来。

    克丽斯舔了舔匕首,脸上放出一丝兴奋:“光是想到能够剿杀如此强大的祭品,就令人家无法避免地激动起来了呢!”

    “小心点,这家伙不简单!”

    巨熊般壮硕的兄弟咆哮一声,整个身体炸裂,化为两条土黄色的巨蛇,好像之前的身体只是一个承载蛇怪的皮囊一样。

    三条巨蛇,顿时将吴明团团围起。

    在化身蛇怪之后,这些准传奇的埋葬者们,纵然比起真正的传奇圣域者而言,也是不遑多让,至少在生命力与防御方面,简直堪比巨龙!

    只是吴明看着这三人变身,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奇怪了。

    “驳杂的血脉?或者干脆就是一些失败的实验品与后代?”

    他举起右手,上面一道黑气浮现,化为一层细密的黑色鳞片,绽放出一股亘古而荒老的气息,带着无限的味道。

    “这是”

    芭莎这个外人或许还没有感觉,但三条巨蛇却是蓦然察觉到一个恐怖至极点,仿佛血脉源头一般的气息,骤然浮现在它们面前。

    那种等级层次间的巨大差距,令它们直接跪了,蛇头深深埋在地上,不敢有着半点动作。

    ‘无限之鳞的效果,居然这么好,只是一缕气息外放’

    纵然早有着猜测,但看到这效果,吴明还是不由点头。

    他轻松地越过已经瘫了一地,仿佛没有半点骨头的三条巨蛇,来到克丽斯面前:“将你之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我咯咯咯咯”

    这个之前还嚣张异常的传奇实力女人,此时却浑身颤抖,牙关发颤,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黑蛇与他相比,简直就是垃圾,连提鞋都不配啊’

    克丽斯心里咆哮着,身体却是做出了最忠实的反应,直接跪伏了下去:“伟大的吾主啊,您亲自降临了?”

    “带上那三个家伙,跟我走!”

    吴明不置可否,直接下达了命令,留下呆滞的芭莎牧师。

    “天呐难道我一直在与一名邪神同行?”

    看着丝毫不敢有违的克丽斯等人,芭莎的心情是十分混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