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八百四十五章 太子

第八百四十五章 太子

    大周世界。

    原本的定州首府,如今的帝都京阳城所在。

    行人熙攘,往来纷纷,店铺鳞次栉比,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当真好一副热闹喧嚣的景象。

    自原本的定王武雉登基称帝,建立武国,改元‘定武’以来,已经过了八个年头。

    定武五年,历经休养生息,南方安定之后,武雉亲率大军五十万北伐,一战而灭武王姬全,北方三十六路诸侯纷纷降服,自此天下大定,原本的大周十九州尽在掌握。

    自此平定天下,武雉将年号改为‘坤元’,收纳流民,安抚百姓,整个中原再次进入和平局面。

    上古经志有云:‘坤也者,地也!’

    坤元,意指大地资生万物之德,又与乾相对,为女性代称。

    武雉以坤元为年号,一是寓意阴德临朝,自身得天命而治世,第二就是定下国策,休养生息。

    果然,到了坤元三年,随着战乱平息,人口滋长,一个隐约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盛世,已经可以预见。

    但在如此光明的前景之中,潜流也在渐渐汇聚。

    京阳城之中,一座广大宅院,气派森严,内中庭院深深,外面更有诸多甲兵巡视,身上的铁血煞气令人望而生畏,门框楹联又带着浓重的皇家气象。

    前面大街,不仅平民百姓,纵然有着官身之人,望向此处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恭谨之色,有的更带着一丝诡异的期待。

    因为此处,便是大武王朝的太子府,太子武定所在。

    当今太子,此时早已成人,相貌英俊,文武双全,在仕林与军队中的声誉都相当不错,被赞誉大有人君之相,甚至,就连出生之时的异象,也被私下里反复拿出来谈论,津津乐道。

    “驾!驾!”

    疏忽间,数十骑来到太子府外,为首骑士手一挥,数十匹骏马立即停住,号令森严,令行禁止,纵然只有区区数十,也如同一支军队一般。

    “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府门外的甲士见了,立即向当先的一名青年骑士行礼,而门口的亲随礼官等等更是早就陪着笑脸上前:“太子爷回来啦!”

    “嗯!”

    马上的青年星眉剑目,耳垂如珠,唇红齿白,面如冠玉,身上隐带紫气,竟然找不出一丝破相,正是吴明与武雉之子,当今太子——武定。

    “偷得浮生半日闲,偶有所得!”

    武定下马,随意将缰绳一甩,自有马夫忙不迭地上前接过。

    “孤这次打了一些野兔,燕雀之类,可惜没有什么猛兽,不能尽享狩猎之趣”

    武定笑了笑:“拿去厨房,再犒劳全府!”

    “谢太子殿下赏赐!”

    顿时众人又再拜下,武定不以为意,进入府邸,这时外人退去,又有数名女官上前,巧笑嫣然地为他换下常服,配以太子服饰,戴着东珠冠冕,顿时就从一戎马青年变成了气象堂皇、贵不可言的天家贵胄。

    轻柔的小手在身上磨蹭,舒适妥贴,面前佳人俱是天姿国色,任凭采摘,但武定脸上却蓦然浮现出一丝疲倦之色:“你们下去吧,孤去书房坐会,虽然我家自弓马得天下,但也不能疏于文事,若误了读书,被母皇知道,保不准又要训斥孤了”

    “诺!”

    这几名女官,都是自天下选秀而来,为的不就是能攀龙附凤?此时听了,眼眸底部都带着一丝失望之色,但不敢丝毫有违,行礼退下。

    武定来到书房,随手拿起一卷史书,过不了多久,轻轻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下官张翰林、卑职林飞冲,求见太子!”

    “进来吧!”

    这是武定的亲信,他摆了摆手,身边伺候的小太监立即出去,又小心地带上了房门。

    吱呀!

    这书房构造精巧,隔音极佳,再加上太子所居,气运浓重,一般的妖鬼,乃至真人都入侵不得,因此简直与外界成了两个世界。

    “你们来了,很好,最近之事,实在令孤心惊肉跳啊为了不引火烧身,就只能假装嬉戏,纵情声色,只是还是脱身不得,如之奈何”

    在心腹面前,武定终于不再掩饰,躺在躺椅上,右手揉着眉心,叹息一声。

    “殿下请恕下官直言,您乃太子,国之根本,如今大武如日初升,只要秉性持正,又有何惧?”

    张翰林一拜说道。

    武朝开科取士,当年定鼎天下之时,又加开了一次恩科,当真是龙蛇荟萃,群星烁烁,此人从众多才子中脱颖而出,高中榜眼,后来又被安排入太子府为官,武定考校了几次,觉得不仅才学过人,还思维敏捷,并非书呆子一流,更难得的是忠心耿耿,终于引为心腹。

    “话虽如此说,但国号之重,如同青山,如何可改?”

    武定喃喃说着,目中就泛出一丝忧色。

    年号可以随便改,但国号关乎社稷,哪有改动的道理?

    但前几日早朝,就有官员上书,请改国号为‘坤’,以应天时民心,关键是圣人对此态度暧昧,顿时令很多人都起了心思。

    更加关键的是,国号更迭,必然伴随大事,说不定连他的太子之位都要受些冲击。

    武定摇了摇头:“既然母皇迟疑不决,孤也不好开口相劝与这个相比,四夷之乱,却又仅仅是小事了!”

    如今大武朝一统中原,为世界正统,但四夷之地,却出现不稳迹象,诸多土司、酋长、番王之类冒出,据说同样建立体制,有着窥视中原神器的野心!

    大武朝正在休养生息之际,是否冒然再起兵戈,纵然武雉一时间都没能下这个决心。

    “此小患尔,番邦异族,安敢犯我天朝?”

    带着武人气质的林飞冲直接道:“只要给卑职一万军,便可灭此朝食,擒得匪首,献于殿下!”

    “一万?!”

    武定似乎略微有些惊讶。

    “兵贵精不贵多,特别是西漠、南疆之地,地形复杂,气候恶劣,对于后勤实在是巨大负担,因此朝廷若要平乱,大军不需要多,但民夫却必须征调到位,并且速战速决,一旦拖延,后果就不堪设想!”

    林飞冲虽然有些狂妄,但的确有着这个才能,将胸中之策说了,顿时令武定连连点头:“有着你们一文一武,孤就能略微睡好觉了!”

    顿了顿,又继续道:“其实这些,不过疥癣之疾,孤之忧者还是”

    讲到这里,却似突然想起什么,忍住不说,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

    “诺!”

    张翰林与林飞冲对视一眼,行礼退下。

    “母皇啊”

    直到书房之内空无一人,武定才喃喃一句,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大武朝最大的危机,从来都不在外域,而在萧墙之内!

    毕竟女子主朝,让天下须眉,情何以堪?

    纵然武雉以军功起家,百战百胜,得天下之正,莫过于此,却也难敌陈规。

    当然,要那些人直接起兵做乱,根本没这个胆子,真正能这么做,并且付诸行动的,也早就被武雉消灭,牵连九族了。

    他们所想的,却是将武定这个太子抬出去。

    一旦武雉退位,太子登基,那一切又都合理合法了。

    再加上武家内部的矛盾,以及一些野心者的推波助澜,等到武定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就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了。

    首先,他是王朝太子,天生就肩负着不少期望,而在诸多不宣于口的默契之下,这种期望更是被强化了,令他几乎被吹捧得有如圣君在世。

    “只是如此一来又置母皇于何地?”

    武定摇摇头。

    历来太子难做,与皇帝本人的关系更是难中之难,而到了武朝,更是恐怖。

    最关键的是,武雉会愿意乖乖让权么,哪怕是她儿子?

    别人不清楚,武定本身可是非常知晓,他母亲得父亲点拨,一身武道修为惊天动地,到了现在外貌仍似二八少女,不说万寿无疆,但活个几百上千岁当真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此下去,纵然母子也可能产生猜忌,那就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母皇宿愿,一是致世太平,第二就是如姑姑一样,再次突破,去追寻父亲的踪迹了可惜,下面的人不会懂,更推波助澜,实在可杀!”

    面对一个长寿,并且自身还掌握强大力量的皇帝,太子的位置简直是一个火药桶,武定每日都是如履薄冰,其中滋味,当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特别是,伴随着几个弟弟妹妹的成长,这种危机感越发浓重起来。

    武定也读过史书,自然知道惹了皇帝猜忌的太子有着什么下场,废长立幼,不过顺理成章之事。

    而一旦如此,自己这个废太子,连带着整个太子府上千口人的性命前途,可就彻底堪忧了。

    “只是此种事情,又有谁能帮孤呢?姑姑?她一心修道,早已不理世俗中事”

    武定想到这里,不由喟然一叹:“若是父亲大人还在的话!”

    自从吴明走后,他觉得武雉一下就变了。

    虽然仍旧英明神武,但每日苦练武功,琢磨六级之道,又要争霸天下,哪里还有时间叙得天伦?生分起来也是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