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追兵(3800加)

第五百二十七章 追兵(3800加)

    地宫之中。

    巨大的冰玉山体形渐渐缩小,隐约变成一个双腿盘坐的雕像,与其内的独孤傲十分相似。

    冰雾朦胧,带着寒意。

    碧秋跪伏在地,身上兀自簌簌抖:“婢子知罪,请少主责罚!”

    “山鬼雄死了?死于武道人之手?甚至还搭上了天机三十六卫?”

    雕像之内,独孤傲睁开眼睛,双目中隐隐有着电芒闪过。

    “正是……”

    碧秋感觉冷汗自面颊流下:“我们没有料到,那武道人,竟然是天象榜实力……”

    “纵然天象武者,山老不敌,但配合天机三十六卫,自保并非问题……那武道人的情报呢?”

    独孤傲冷哼一声,碧秋当即娇躯一颤,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一般。

    “武道人……自称吴明,籍贯不详,次出现乃是在兴武郡,展露无匹武道修为,自称道人……此时名列天象榜,号为‘谪仙’……”

    她冷汗淋漓,却还是咬着嘴唇,将最新的消息报出。

    等到勉强做完这些的时候,碧秋已经仿佛从水里捞出的一样了。

    “此两仪神符作之苦,你已尽知,惩罚既过,刚才之事便罢了。只是这谪仙人?来历如此神秘?又年纪甚轻……”

    独孤傲喃喃着:“盯紧此人,我有预感,此人或许是我大计中最大的变数……可惜……错非我神功未成,还当真想亲自去会一会他……”

    “世上没有武者的天资能比得过少主!”

    碧秋斩钉截铁地道。

    “嘿嘿……你这话倒未曾说错!”

    独孤傲冷笑数声:“此时阻拦在本少爷前面的,唯有武皇这座大山!好在本少爷已经将万山真气收摄大半,只要再过半月,必可将其融入到两极玄功当中!”

    “恭喜少主!贺喜少主!”

    “只是此时也不能松懈,特别是对谪仙人这个变数而言,你持我令牌,去调天残地缺二老,再命令各天盟分舵秘密监视……”

    独孤傲说到这里,话题一转:“我那未过门的小妻子如何了?她之前可是十分闹腾呢……”

    “启禀少主……”

    碧秋当即回答:“青莲圣女最近一直在落枫城徘徊,似乎有意谋夺四大势力秘藏的红叶丹母……”

    “嘿嘿……这小妮子想尽快突破神魔级,好压过本少主一头,最好再退了婚事,简直做梦!我祖先便是独孤狂夫,又怎么不知,这神魔精血,至多对培养幼儿有些作用,想要依靠它突破关卡,简直是痴人说梦!”

    独孤傲冷笑一声:“倒是她心计颇深,或许还有着什么秘密,不可不防!”

    “少主英明!”

    碧秋感觉终于抓住了一点机会,主动道:“青莲圣女只以为我们控制了青莲宗的五位莲使,却不知婢子还有其它渠道,终于打听得知,那神水老人,与分水剑时刻寒还曾经有过一段隐秘的交情……并且,谪仙人也刚刚出现在落枫城……”

    “呵呵……都撞到一起了!”

    独孤傲冰冷一笑,蓦然做下决定:“向青莲宗提议,婚事日程,也可提上安排了吧?我出关之后,便让青莲圣女过门……欣赏这小妮子绝望的面孔,倒也颇有趣的呢,哈哈……”

    ……

    “武皇悟道印?”

    马车粼粼,吴明却根本没有思考天盟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此物上。

    “可惜这秘录只是记载……却也没有详细描述,更没有后面的秘藏所在……”

    在外人看来,此印或许有些神异,又或许只是普通石头,只不过有些纪念意义罢了!

    不过但凡与武皇有关之物,最后总会带着不可思议的价值,纵然藏家也八成秘而不宣。

    “如果真是我那样的猜测,武皇根本不会放弃悟道印……还是随身携带的可能居多……因此,武皇悟道印最可能的下落,不是八大圣地,而是武皇身上……”

    吴明有些遗憾地现,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

    要想找到那疑似主神部件的悟道印,先就得将武皇找到。

    而此人的无故失踪,乃是历史上最大的谜团,若真的有着线索,八大圣地早就出手,也轮不到吴明来了。

    “公子,我们现在去何处?”

    外面,林心兰软软的声音传了进来。

    “嗯……去巽风圣城!”

    吴明有了决定。

    这巽风圣城乃是天风圣地外门所在,此圣地与青莲宗同为八大圣地之一,并且,以消息灵通闻名,轰传天下的武者四榜,便是大半出自它的手笔。

    有着武林圣地的担保,此巽风圣城自然也成为了大6新的中心之一,更是情报交汇之地,若论消息灵通,天下都无出其右者。

    “先……应该先去查找武皇或者悟道印的下落……”

    吴明眼睛转动,默默思索着:“当然……这希望不大,随后就只能拜访这个圣地了……说起来,玄冥真功便是从风、水两部的绝学中融合而来,也算与我有缘了……”

    ……

    武朝帝都位于大6中央,再一路向北,天气渐渐转寒,就到了北风域。

    此域常年冰雪滔天,朔风寒寒,犹以北风郡为最。

    呼呼!

    这时,在北风域中,一点点白色的雪花悠悠飘落,大地银装素裹,官道之上更是一片静穆。

    在这吐气成冰的酷寒中,一道黑色飓风却是以不可思议的度奔驰而来。

    踏踏!

    离得近了,才现这是一名骑士,坐下骏马通体纯黑,又染上一层冰霜,光亮的皮毛兀自摇曳生辉,可见不仅此马乃是少见的千里良驹,血统优秀,主人更必是爱惜非常。

    马上的骑士浑身裹着黑色斗篷,胸前鼓鼓囊囊,此时却是毫不犹豫地挥起鞭子:“驾!”

    啪!

    马鞭凶横地落下,在马臀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呼呼!

    两团粗大的白气从马鼻中喷出,此时的良驹似乎明悟了主人的决心,又拼尽全力,化为了一道疾风,从浑身毛孔中,居然流出了血红色的汗水。

    汗血宝马!

    这马匹纵然放在北风郡最大的车马行中,也是压箱底的至宝,可卖出一个天价来!

    但此时,它的主人却是毫不怜惜马力。

    “哇哇……”

    突然间,一阵啼哭声传来,好似闪电一般,令骑士动作一滞。

    砰!

    他坐骑纵然神骏,此时也到了极限,蓦然一脚踩在一个暗坑当中,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嗖!

    在坐骑摔倒的同时,马上的骑士却是极为轻巧地一闪,仿佛只成精的大老鼠一般,从马背上犀利地落下,又在雪地中轻柔地一滚,旋即起身,抖了抖雪珠,竟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展露绝佳的轻功身手。

    “哇哇!哇哇!”

    就在这时,他怀中哭声更加响亮。

    骑士一呆,旋即解开胸前包裹,内部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襁褓,用着上好的天蚕丝缎面,里面一个浓眉大眼的婴儿,哭声嘹亮,在之前的剧烈动作中竟没受到丝毫伤害,显然被特意保护得极好。

    “黑风……”

    望着嚎啕大哭的婴儿,骑士咬了咬牙,看着自己心爱的坐骑。

    此时的骏马虽然支持不起,但一双硕大的马目却是望着主人方向,透露出无尽的眷念之色。

    骑士眼中似乎有着泪水,蓦然一挥手,右手五指探出,指甲暴起,疾刺而下!

    “律律……”

    黑风马痛呼一声,脖子上就浮现出五个血洞来,潺潺流着鲜血。

    “来!”

    他将襁褓上前,用锦帕沾着血水,喂早已饥渴的婴儿饮用。

    这马血虽然腥,但滚烫**,祛寒温体,这幼儿也似非常之人,只是略微不适,旋即就大口吞咽着,又沉沉睡去。

    “黑风啊……”

    此时,骑士喃喃道:“此去数十里无人烟,我要保护少主,唯有对不起你了……”

    他说了几句,同样上前,痛饮马血。

    几口下肚之后,顿觉腹中滚烫,精神也是一振,这才起身,打量着周围。

    风雪莽莽,纵然千里良驹,失足摔伤,又大量失血,此时也是命不久矣。

    厉风雨整了整包裹,又咬着牙,割下一条马腿,运起轻功,消失在路边的丛林中。

    ……

    “啾啾!”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雪皑皑,将马尸覆盖。

    几只类似灰毛秃鹫的禽鸟落下,扒开雪层,啃噬着马尸,又有几只在半空中盘旋,做出某种信号。

    踏踏!

    数十骑飞马而来,为者一下马,那些秃鹫当即出欢呼声。

    “照夜黑鳞驹?”

    这些骑兵的头领是一名鹰钩鼻的中年,一掌拍出,雪层顿时剥落,现出已经冻僵的尸体。

    他眸子带着精光,蹲下身子细细查验,有种一丝不苟的感觉,更是与秃鹫十分相似。

    “厉风雨在这里落马,当在一两个时辰之前……”

    片刻后,此人起身:“又割了一条马腿,想当干粮么?他身上必然所带辎重极少,此时能够选择的,只有几条山路,下马,给我追!纵然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那小杂种,斩草除根!”

    “遵命!”

    数十骑兵当即下马,施展开轻功,在雪地中奔行如飞,赫然都是一等一的武林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