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寒冰

第一百一十三章 寒冰

    “什么?”

    “守护者?”

    “我反对!”

    爱玛黎丝宣布这个决定之后,场中的贵族一下陷入死寂,片刻之后,大量的声音就冒了出来。

    “埃尔夫男爵、汤姆爵士、还有亚当斯爵士,你们在反对什么?”

    爱玛黎丝看向声音最大的那三个人,眼底有着一丝厌恶。

    毕竟,他们迎娶的,都是伯爵前任的女儿,与她并无丝毫的关系。

    “……”

    被诸多目光注视,这三名贵族却一下默然无言。

    守护者的权力非常大,相当于监护人,可以代理行使领主的一切权力,如果领地有着嗣子的话,将会在他成年之后再将权力交还,但蓝山伯爵还有儿子么?

    因此,看到呼啸城堡即将落入吴明手中,巴勒子爵几个都是大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婚约蓝山伯爵之前就有意思,还当着所有联军贵族的面宣布过,根本无法阻挡。

    而守护者要从关系亲近的血亲中挑选,一般是实力最大的哪一个——这就更是笑话一般了,谁不知道现在的蓝血阵营中,吴明一家就几乎抵得上所有贵族的兵力总和!

    因此,被爱玛黎丝一质问,埃尔夫男爵几个立即沉默,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

    吴明静静看着这幕,心里却是一笑,这说到底,还是实力所致。

    如果他并未掌握优势,那今天纵然爱玛黎丝极力挺他,恐怕对方也会强词夺理。

    但现在,没有合适的理由,对方就不敢翻脸。

    “好了,既然你们说不出反对的理由,那作为伯爵的遗孀,我有权利推荐下一位守护者,威廉男爵已经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当之无愧!”

    爱玛黎丝微微欠了欠身,向吴明行礼。

    “诸位!”

    吴明轻咳一声,当仁不让地上前:“我将于明天日出时分宣誓就职,并且审判罪人!”

    “主持审判?”

    巴勒子爵一下就感觉呼吸困难起来。

    对方已经掌握了守护者的名义,现在立即就要行使审判的权柄么?

    实力与名义都有了,再加上死亡的威慑,恐怕等到打退红色雄师之后,就要问鼎伯爵之位了吧?

    宴会结束之后,巴勒子爵心事重重地离开了会场。

    他有着预感,今夜许多人将会无眠。

    ……

    翌日,金色的晨光照彻整个呼啸城。

    在呼啸城堡前面的大广场上,已经被清理出一大片空地,中间搭了一个审判台。

    诸多的市民们好奇地围在士兵组成的警戒线之外,看着里面许多忧心忡忡,面色各异的贵族们。

    呜呜!

    号角声吹响,在两排持矛士兵的夹道守护当中,吴明从呼啸城堡中缓缓走了出来。

    他今天经过明显的打扮,身上的服饰是用金丝银线织就,在阳光下摇曳生辉,结实的鹿皮靴带着流畅的弧度,腰间悬挂的龙心长剑换了一个剑鞘,本来威廉长得就相当不错,此时更是有着一种巨大的威严笼罩在身上。

    “将我们的犯人带上来!”

    吴明声音肃穆浩大,响彻全场。

    几名囚犯被押到场上,最先一个就是白发苍苍的鹰堡子爵,后面则是几个威灵顿家族被俘虏的骑士,盖尔却不在其中。

    当他们看到中间的绞刑架的时候,眼睛中立即浮现出恐惧。

    特别是鹰堡子爵,因为当日被救出治疗,在心底还期望自己能得到一个蓝血贵族的体面下场,说不定只会被幽禁在教会当中,封地被剥夺大半,剩下的一小块却还可以由一名子嗣继承下去,延续鹰堡的辉煌。

    但等到他看到绞刑架的时候,却是一下就明白了。

    威廉男爵之所以救他,只是要给他一个光明正大的审判,用他的生命去恐吓诸多不服气的蓝血贵族罢了。

    “不!你不能这样!”

    看到鹰堡子爵都在战犯之中,巴勒子爵再也忍耐不住了:“威廉男爵,你无法审判一位蓝血子爵!还是血统最纯正的三贵支之一!”

    巴勒子爵将两个人的爵位对比说得很重,他当然不能让吴明审判一位子爵,毕竟他也不过与鹰堡子爵同等,如果让吴明成功,岂不是日后在场的诸位,生杀大权从此都要掌握在别人手中?

    “鹰堡子爵已经背弃了蓝血的荣誉!导致伯爵战死!作为呼啸城堡的守护者,我有权审判他!”

    吴明微微一笑:“将他们押上刑台!”

    “等一等!”

    就在这时,一声大呼传来,一名贵族从外围走进。

    他有着与蓝山伯爵类似的容貌,只是看起来年轻了许多:“威廉男爵,你并非纯粹的蓝血,爱玛黎丝也无权任命你为呼啸城堡的守护者!我——安德鲁·蓝山,伯爵的堂弟,蓝虎家族的一份子,才是最正统的继承人!”

    “安德鲁,你已经被伯爵驱逐出风萤平原了!”

    爱玛黎丝失声惊呼:“为何现在回来?”

    她看向沉默的巴勒子爵,一下就明白了,这必然是对方准备的后手。

    “胡说!”

    但吴明要审判战犯,并且名正言顺地获得最高权威,联盟主宰,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几乎是下一刹那,特里男爵就跳了出来:“威廉的血脉出自我家族的旁支,我们家族的蓝血传承,与蓝山家族同出一源,安德鲁,你连爵位都没有,如此污蔑一位蓝血贵族,难道想上绞刑架么?”

    “不错!”

    威尔弗男爵也淡然开口:“这位安德鲁的品行如何?我们都相当清楚!否则当年的伯爵也不会将他驱逐出风萤平原!并且早已剥夺了他的继承权!”

    “那是污蔑,他故意打击报复我!”

    被揭开这个伤疤,安德鲁的脸色一下难看到了极点:“我这次回来,就是要纠正这个错误!”

    “巴勒子爵,还有诸位!”

    爱玛黎丝缓了口气,看向周围:“你们都看到了,这位安德鲁先生,并未能提供有力的证明,并且尝试污蔑一位贵族,他应该得到教训!”

    “这位安德鲁先生,对于你污蔑我名誉的行为,等我审判完犯人之后,自然会向你提出决斗的!”

    吴明彬彬有礼地说道,同时一挥手:“现在,不要再来碍事了!”

    他一挥手,两名士兵立即上前,将安德鲁轻易拉了下去。

    此时他大势已成,又怎么是这种跳梁小丑能够动摇的?

    “鹰堡子爵——布兰特·尼尔菲!”

    吴明登上高台,静静看着面前垂朽的贵族老头:“你背弃了蓝血的荣耀,将威灵顿家族引入风萤平原,并且导致了蓝山伯爵的战死,罪孽深重!我以卡罗斯领的领主、卡罗斯男爵、呼啸城的守护者,蓝血审判者之名,判处你——死刑!”

    在巴勒子爵绝望的目光中,他缓缓抽出了龙心长剑。

    咔嚓!咔嚓!

    阳光之下,大量的白霜在剑身上汇聚,浮现出透明的冰层,龙心长剑竟然在刹那间就变成了一柄巨大的冰蓝色巨剑!外围还燃烧着金色的虚幻冷焰,令吴明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战神一般。

    “这……这是……”

    看着在晨曦下美如梦幻的寒冰大剑,巴勒子爵眼珠暴突,都快瞪了下来:“寒冰之力!先祖征服者塔勒的力量!”

    “我们祖先从蓝龙死亡中诞生,身上带着冰霜与寒冷的力量,这将会随着血脉渐渐流传下去,终有一日,在他的血脉上再次觉醒!”

    在巴勒子爵旁边,一名白发苍苍的男爵双目失神,嘴里喃喃念着这一流传甚广的诗篇,整个人单膝跪下:“我向您臣服,真正的蓝血继承者!”

    “威廉!威廉!”

    诸多的贵族见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是纷纷跪下,呼喊着威廉之名。

    ‘以万民之力,模拟碧翠丝身上的寒冰血脉,果然易如反掌!’

    感受着诸多贵族真心归降,体内的万民之力越发庞大,吴明心里默默想着。

    这个局,自从获得龙心长剑开始,他就一直在做着准备了。

    首先是收服特里男爵,让他为自己的血统背书。

    旋即,就是带着龙心长剑四处招摇,这柄魔法武器有着血脉的限定,是所有贵族都知晓的事实。

    最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寒冰的能力,造成自己是纯正蓝血的假象!

    能具现化寒冰,形成如此恐怖的场景,是只有塔勒最亲近的血亲才能做到的事情。

    在后代血脉如此稀薄的现在,吴明暴露出寒冰的蓝龙血统,恐怕说自己不是纯血都没有人信!

    “征服者!”

    “征服者!”

    这一幕似乎点燃了诸多蓝血心中的愿景,他们狂热地欢呼着,这股情绪甚至带动了周围的平民,形成了声浪。

    声浪当中,吴明面容冷峻,上前高举水晶巨剑:“立即执行!”

    咔嚓!

    带着冷焰的寒冰大剑劈下,整个地面一震,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坑,周围有着冰霜笼罩,里面的鹰堡子爵早已碎成了无数冰屑,死无全尸。

    “威灵顿家族的骑士,你们入侵了一位王者的领地,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以蓝血之名义,处以你们绞刑——立即执行!”

    这几名爵士面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旋即就在几名狂热士兵的推搡之下,战战兢兢地上了绞刑台,木板打开,没多久就变成略微抽搐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