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二十章 召唤

第六百二十章 召唤

    征服王历元年。.

    整个瑟尔世界并无统一的历法,深感混乱的吴明在上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颁布法令,制定新的纪年,还有统一度量等等。

    这套纪年方式就被称为‘新历’,以他称王开始的那年冬天最后一日为开始,又称为新历元年。

    新历元年,在征服王威廉·华莱士一世的号召下,整个风萤平原的蓝血贵族,以及自由民、佣兵、甚至野民们,开始向高地之前的侵略起了报复性的反击。

    接近两万的大军通过鹰堡死亡峡谷,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高地。

    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单人冒险者、想要获得功勋册封的志愿佣兵团,以及纯粹只是为了捞一的小商人。

    蓝色的洪流奔涌激荡,一下就给高地带来了可怕的灾难。

    新历元年,三月,征服王的大军来到了高地东境的巨岩城,守护此地的是凯尔·威灵顿伯爵,他拒绝了征服王使者的臣服要求,宣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属于高地人,蓝血们滚回平原去!’

    征服王威廉的使者仍旧彬彬有礼:“你的行为将会带来战争,你的子民会背叛你,为吾王而欢呼,将你的头颅插在长矛上!”

    暴怒的凯尔伯爵割了这使者的一只耳朵,将他放了回去。

    得到消息的征服王立即开始攻城,只是一轮木炮的轰击,巨石城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城墙顿时出现了数个豁口,大量的军队从缺口中涌入,整个巨岩城一下开始了暴乱。

    那些子民并未像他们领主所说的,为凯尔伯爵而战,而是纷纷高呼着“要和平,不要炮弹!”的口号,涌入领主的房间,将措手不及的凯尔伯爵抓了出来,献给征服王。

    看似坚不可摧的巨石城,在一天的时间内就向征服王臣服。

    至此,高地东境门户大开,就相当于整个高地都向征服王的军队打开了大门。

    凯尔伯爵以性格顽固,如同花岗岩一般而著称。

    纵然已经彻底失败,被绑到征服王面前,他也高傲地昂着头:“外来的侵略之王,你可以绞死我,甚至砍下我的头颅,插在长矛之上,但高地人的反抗绝对不会停止。”

    征服王却微笑摇头,在割下凯尔伯爵的的两只耳朵作为惩戒之后,仁慈地给了他两个选择。

    要么继续割下头颅,装在礼盒中送到狮心城,要么臣服下来,跪在伟大的征服王面前,选择宣誓效忠,并亲吻他脚下的土地。

    凯尔伯爵之前慷慨激昂,但等到真的被割下耳朵之后,那血淋淋的场面与剧痛,立即令他痛哭流涕,立即跪下亲吻着征服王面前的土地,选择了屈服。

    为此,征服王慷慨地保留了凯尔的爵位,只是降成男爵,并且剥夺了他对巨石城的宗主权,划分给其它功臣。

    有着贤者之书的地图,在占领巨石城之后,征服王没有丝毫停留,除了留下必要的军队守护后路与粮道之外,大军立即向狮心城扑了过去。

    他颁布法令,凡是在军队到来之前就投降的贵族,都可以保留原本的爵位与封地,否则这些权益就归属于第一个将他们打下之人。

    这道法令一出,再加上之前的宣传,许多小贵族立即向征服王表示了臣服。

    当然也有坚决抵抗的,但还没有等吴明到来,他们就被自己的家臣,又或者佣兵团给推翻,原本的泥腿子们住进贵族的城堡,获得了他们的土地、财富、女人……过上了简直是做梦也想象不到了生活。

    而为了维持目前的地位,他们就必须坚决支持征服王,获得对高地战役的胜利!

    整个高地顿时乱成一锅粥。

    就在这种阴霾当中,蓝龙旗帜缓缓靠近了狮心城,这个威灵顿家族的大本营,整个高地的统治核心。

    ……

    狮心城内,威灵顿家族的议事厅中,诸多衣冠楚楚的贵族再也保持不了各自的风度。

    他们脸色涨红,愤怒地吵成一团,诉说着自己的不幸与苦难,以及怒斥对方的不作为与昏聩。

    这种互相推诿当中,带着一种浓浓的恐惧,令主位上的威灵顿大公很是无奈。

    在数个月之前,他还是意气风的中年人模样,甚至有可能成为新公国的国王,但现在,他满头头一片花白,额头上也多了许多皱纹,明显一副行将就木的老年模样。

    看起来,亚瑟的被俘,还有接连而来的坏消息,对他所造成的打击颇大。

    “我们还有多少人?”

    威灵顿公爵声音低沉地问道。

    “我们已经召集了领地上所有的军队,并且紧急征召所有十六岁以上的平民入伍,再加上佣兵团与冒险者,凑足五万人丝毫不成问题!”

    一名胖子贵族站起说道。

    只是纵然如此,他们脸上却没有多少喜意。

    毕竟,这五万人之中,大多只是农夫,真正经过训练的正规士兵连九千人都不到。

    “凯尔特家族、李斯特家族、还有安列家族答应的援军呢?”

    威灵顿公爵眉头一皱。

    这些家族,原本已经被亚瑟的军队征服,承认威灵顿家族为他们的封君与庇主,有着出兵而战的义务。

    但伴随着坏消息的传开,那些墙头草又开始摇摆不定起来。

    偏偏在这种需要坚决镇压下去的时候,威灵顿家族又因为亚瑟的战败而失去了绝对的武力对比,又有征服王的大军步步进逼,令他们非但不能在新征服的土地上增加士兵以维持统治,反而不得不将精锐6续撤走。

    如此一来,被压制的地方派顿时开始抬头。

    毕竟,以贵族家庭千年传承下来的积累与底蕴,在地方上的关系网千丝万缕,除非将所有领民杀光,否则根本不可能一次彻底清理干净。

    “他们……”

    胖子顿时语塞,那种神态,立即就让威灵顿公爵知晓了结果。

    “该死的!”

    威灵顿公爵一拍会议桌,整个室内的空气都似乎一震:“我决定了,仅凭现在的高地,是无法对抗征服者的,我们需要援军,来自风暴角的援军!”

    “韦隆,你担任使者,立即去风暴角,找到他们最大的风暴部落酋长,告诉他……只要他来帮助我,我就将北境的寒冰城送给他们!”

    威灵顿大公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沉声说道。

    在瑟尔大6的所有贵族看来,风暴角虽然广大浩瀚,但就是野蛮与贫瘠的代名词,不要说跟风萤平原,纵然是与高地相比,也是蛮荒落后,自然环境恶劣到了极点。

    在以往,光是为了应付那些蛮子每到冬天的自劫掠,高地与风萤平原的诸侯们就得在各自的北面投入大量兵力。

    而现在,威灵顿公爵却亲自向他们开放了高地北境。

    “寒冰城一直是抵抗风暴武士侵略的壁垒,一旦寒冰城易主,那我们高地将会随时暴露在风暴武士们的刀剑下啊!我反对!”

    一名威灵顿家族的旁支贵族立即站起,大声质问:“威灵顿公爵,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为了保住家族,令我们的荣耀得以延续下去!”

    威灵顿公爵双手十指交叉,搭在桌子上:“风暴武士与那些酋长们只需要我们的粮食、铁器、还有女人、盐巴……但来自风萤平原,那条贪婪的恶龙,索求的却是我们的一切!”

    虽然解释了一句,但他的心里却是更加累了。

    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候,家族里面的内斗竟然还在继续,实在令他太过失望了。

    “征服者——威廉么?”

    匆匆做下决议,结束了家族会议之后,威灵顿大公回到书房,喃喃念诵着这个名字。

    他的双手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仿佛这个名字中就蕴含着什么魔力一般。

    如果这位征服者没有什么奇异魔力的话,又怎么可能打败他战无不胜,拥有王者之剑庇护的儿子?

    公爵大人在书房内慢慢踱步,良久之后,终于下了决心。

    他抿着嘴唇,来到一座书架之前,取出一本黑色封面、满布灰尘的典籍,打开到最后一页。

    在这一页的中心,赫然有着一个空槽,当中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紫色的曼陀罗花绽放,带着神秘的味道。

    书房当中,门窗紧闭,厚厚的窗帘拉上,遮蔽住所有光线,四面顿时陷入一片漆黑,唯有黑色卡片上的光芒越耀眼。

    “以吾之血,呼唤吾之契约者,降临吧!”

    公爵大人抽出一柄金色的匕,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让殷红的血珠滴落在卡片上,嘴里则是吟诵起低沉的呼唤,如同神秘的咒语一般。

    “公爵大人!”

    一蓬紫色的雾气从卡片中涌出,上面的曼陀罗花慢慢绽放,妖冶的光芒四溢,雾气之中,一个斗篷人若隐若现,向着公爵躬身行礼:“在听到征服王的消息之后,我便知道这一日即将到来!一切都在阴影之主的注视之下!”

    威灵顿公爵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心里却是有些冰冷,旋即咬了咬牙齿:“我要威廉·华莱士的性命!”

    “如您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