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三十章 三英(3200加)

第六百三十章 三英(3200加)

    大周世界。.

    此时已是平安八年。

    自从定王武雉水6俱下,十万大军攻入灵州,诸侯震怖以来,整个天下与灵州的局势更是一日三变。

    灵州百姓苦于战乱久矣,武雉大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救民于水火,自然颇得人心。

    那些流寇与匪将更加不会是她麾下虎狼的对手,纷纷被打得溃不成军,不过年许,整个灵州就有大半落入掌控,所过之处,不说百姓纷纷箪食壶浆,也是欢呼雀跃,安居乐业。

    武雉一方面招募流民,开垦荒地,一面拜访名士,请来不少当地士族出山相助,通过与部分地主的妥协,很快就站稳了脚跟。

    虽然所占领区域还未彻底脱离困顿,但只等稻麦几熟之后,人心思附,提供源源不断的兵员与粮草,也不过时间问题。

    相柳城中。

    吴明一个分身高坐主位,正在宴请一帮灵州名士,听他们侃侃而谈。

    武雉进军灵州,他这个分身自然一直跟在军中,反正有着主神殿在,这类分神只要消耗世界原力,就是要多少有多少,一扫基业大了之后难以分身兼顾的窘迫局面。

    此时,吴明浑身一震,不由摸了摸眉心。

    “公子怎么了?”

    旁边的士人都是七巧玲珑心,一个个立即上前,做出关切之色。

    毕竟,不论怎么说,这位可都是定王的夫君!听闻伉俪和谐,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

    甚至不少人,心底还暗自嫉妒得厉害,仿佛在哀叹命运不公,他们怀才不遇,面前这位却是闭门家中坐,福从天上来,不仅自身富贵已极,日后子嗣不说有着真龙之运,至少一个王爵是跑不了的。

    “无妨!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吴明挥了挥手。

    就在刚才,本尊操纵着须弥芥子般的主神殿返回,带来的庞大冲击,还有那个震撼的消息,需要他略微消化一二。

    主神殿当中,果然还有那位神秘前主留下的后手。

    甚至,还现了一个其它维度的坐标,或许就是那位前主人所在的宇宙!

    以及西幻世界,瑟尔大6所展露出的异常,深藏的大量秘密,甚至隐约浮现出的永恒之气息,那个令他都心惊胆颤的预兆……

    与这些相比,区区一个大周世界,九鼎之争,简直是仿佛蚂蚁一般的存在,若非武雉、吴晴、还有子嗣在此,根本连他半点注意都吸引不了。

    “我们刚才言道,灵州一统,乃是大势所趋,这次吴铁虎将军出马,征战金鹏关,必然能大获全胜!”

    见到吴明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旁边一名青衣士子脸上做出讨好之色,提醒道。

    “不错!”

    “以强攻弱,这是大势所趋!”

    众人纷纷附和,也有不少人故作狂言,似乎是想引起吴明的注意,俨然一副众星捧月的样子。

    ‘说起来……这不就是灵州士族的一次考察与招聘么?娥姁也是,这等杂事,都来交给我……’

    吴明心里暗暗吐槽,眼睛微眯。

    此时他晋升金仙,望气神通开到极致,在场众人秉命、才华、阴德、还有后天福运如何,简直如同反掌观纹一般。

    只是这一动用法力,立即就有了察觉。

    “终究是异世界成道,在大周世界中,普通的外来金仙恐怕也就比天仙强些,但不可能是天帝与绝天仙尊,这两个本世界位格的对手!当然……我不一样!”

    有着主神殿在手,他就相当于随时与黄庭世界连接,借用世界之力如呼吸一般简单。

    “这次金鹏关一下,九天王丁保腹地便再不可保……此人原本便是流窜一地的巨窛,乱世一来,便趁机挟裹流民坐大,给我灵州造了多少血债?天幸定王至此,丁保一再败退,看来兵败身死之日就在左近!”

    旁边一名士子大声说道,看他眼睛血红,也不知是否与这个流寇匪有着什么仇怨。

    只可惜此人空有血性,本命乃至文气都不甚佳,未来能做到一县之吏就是顶天了。

    “诸位还请畅所欲言,集思广益,必有所得!”

    吴明端起酒杯,又敬了在座之人一轮酒,脸上做出诚恳之色,款款言道。

    虽然他开了作弊器,但有气运又有文才的人,还是相当难得,不过在场的都是灵州新一辈中青年才俊,虽然也有滥竽充数之辈,但还是有着那么两三人可堪大用。

    吴明说着,饶有兴的目光就盯在了角落中的几人身上。

    他们与其它阿谀奉承之辈不同,颇有些清高孤傲的味道,自顾自地占了一席,自斟自饮,乐在其中。

    “南席几位自从开宴以来,一直缄默不言,想必早已成竹在胸!”

    不过吴明可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直接高声开口,将全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当即就有士子面露惊讶与不安之色,纷纷低声交谈,又被吴明一丝不落地听了进去:

    “咦?那不是徐家徐复,还有严高,周尚文么?”

    “这三人当初得到许老称赞,号称‘兴灵三才’,向来清高,不屑求名求官,何故来此?”

    “却不知如何,竟然惹得吴公子注意,既然入了青眼,我们就难了……”

    ……

    “浅薄之人,怎敢妄放厥词?”

    那三人一怔,旋即起身行礼,严高便替三人一同说着。

    这一起身,顿时又显出不同来,他声音洪亮,如钟鼓玉磬,旁边一人气质高渺,一人狂放不羁,都是出尘之辈。

    “三位太谦虚了……”

    吴明脸上带着神秘的笑意:“你们都是大才,如锥置于囊,不论放到哪里都会脱颖而出,还是……你们觉得我德行浅薄,不配入你们眼么?”

    虽然只是说笑一般,但他现在何等身份?

    只是略微声音变冷,外面守卫的卫士就虎目一瞪,右手按上刀柄,准备将这几个敢侮辱自家少爷的家伙拖出去,要打要杀任凭吩咐。

    “不敢!不敢!”

    严高立即赔笑着打圆场:“我们几人口误,罚酒三杯!罚酒三杯!”

    当即扯了扯旁边两人的袖口,这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三人都是举杯饮尽,让酒液沿着嘴角与袖袍流下:“我等失言,还请公子恕罪。”

    “我也不过随口玩笑……”

    吴明变脸也是非常之快:“还未请教三位高见。”

    “灵州苦于乱军久矣,幸得定王天兵相助,势如破竹,战无不胜,在下见识浅薄,实在不懂更多了……”

    气质飘渺者顿拜道。

    “你叫周尚文?周家推荐来的人才?”

    吴明却是不管不顾,直接摊开公文,在他名字之下划了一个红圈:“很好,明日前往幕府听命吧!”

    此人气运不差,本命带点金黄,又有阴德庇佑,略微加以历练,便可主政一方,算是个有成就的。

    因此他也不废话,直接定下,让旁边的士子羡慕嫉妒不已,周尚文却是苦笑。

    他们三人志相投,对功名却没有多少热衷,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家族都在定王统治之下,却是不得不来。

    只是原本打算敷衍两下就过去了,谁知道这位主官竟然如此拿抡才大典当儿戏,说定就定。

    别人求之不得,他却是不求而得,看着那么多暗地里的嫉妒目光,令他心里苦笑不已。

    “多谢公子!”

    不过这宴既然来了,官府看来便是有意出仕,也拒绝不得,只能哑巴吃黄连一般,先拜谢道。

    “丁保不过风中残烛,此人一下,灵州之地,唯一还在抵抗的便是马蒙,此人势力为之前灵州最盛,纵然被定王多次打击,也能屹立不倒,此时据守六江口,此乃天险,又有大军三万,极难对付……”

    严高沉吟了下,同样说着。

    “嗯……你也不错,明日同去帐下听用……”

    吴明摆了摆手,大大咧咧地决定下来。

    此人气运与周尚文类似,也只是不错的级别,倒是最后一个徐复,却是真正的大才,足以与曾玉一比。

    “看来公子早已听过我们三人名声,今日是想走也走不得了……”

    徐复狂士模样,略微行礼过后,却又大大咧咧地归席,开始饮起酒来。

    他穿着宽袍大袖,此时敞开衣襟,用的酒樽是大斗,一口饮尽,酒量惊人至极。

    等到喝完一坛之后,他又引吭高歌,意态甚是狂放,旋即看着吴明一副坐看风雨,八方不动的姿态,终于维持不住,冷笑数声:“定王虽来灵州,但恐怕却意不在此吧?”

    “徐先生何出此言?”

    吴明却是一副饶有兴的模样,直接问道。

    “呃……”

    如此一来,反而真的将徐复晾在了这里。

    他虽然狂狷,却也不傻,如果真的大大咧咧将定王意图说完,那还要不要自己与九族性命了?

    只是未曾见到台上公子震惊模样,略微有些遗憾。

    ‘此人如天山不动,不骄不躁,不荣不辱,心性果非常人……’

    徐复默默想着,又念及台上公子的身份,更是有了猜测:‘传言不可信,此人深不可测!’

    “我曾经听闻,你们三人有个名号,叫做‘兴灵三才’?既然兄弟情深,那便一起用了吧!”

    好在吴明也不是真的愣头青,略微一笑之后,当即给了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