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三十四章 谋划

第六百三十四章 谋划

    “末将拜见定王!公子!”

    半月之后。 .

    吴铁虎班师回城,在王宫中向携手坐在主位上的吴明与武雉大礼参拜:“末将已经打下金鹏关,特献上九天王丁保之级!”

    “此战虽有小挫,但能拿下金鹏关,孤王记你一功!”

    武雉声音清越,吴铁虎却是立即伏低了身子。

    不知道为何,纵然他已经突破星辰真命,成为擎羊星主,但见到武雉,还是有如耗子见猫,心里颤栗不已。

    ‘王上的威严,可是越隆重了……’

    吴铁虎心里默默想着,却不知真龙之位,在古代又称紫薇星命!统御诸星,为星辰之主!

    武雉得了天帝认可,真龙成就,就是紫薇真命,在君王面前,擎羊星又算得了什么?

    ‘嗯……果然成就了星辰真命,只是戾气太重,还需要好好打磨,否则晚景必然凄凉……’

    台上,吴明打开天眼,瞥了瞥了吴铁虎,顿时暗中摇头:‘这出去一趟,身上的戾气与罪孽又加了一分,不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对于此人能打下金鹏关,并且取得丁保级,吴明却是没有丝毫疑惑的。

    成就星辰真命,又有自己与天帝暗中的气运支持,对手纵然是绝天仙尊都要不敌,大势之下,丁保又哪里还有命在?

    “启禀王上!”

    这时候,旁边的陈顺成也是肃穆拜下:“有赖我王天威,自进兵灵州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此时五万灵州军也重新编练完成,我大军十五万,乃天下诸侯第一,唯有匪马蒙,仍自不明天时,杀王使者,负隅顽抗,还请王上犁庭扫穴,兵攻打六江口,彻底一统灵州!”

    “末将愿为先锋!”

    旁边的吴铁虎立即大声策应。

    对于他们这些武将而言,沙场征伐,攻城掠地,多立战功,才是日后兴旺达、家族富贵之所在。

    “六江口大河盘踞,形势险峻,马蒙拥兵三万,并且水师犀利……”

    陈顺成话音一落,旁边一名文臣立即出来反驳:“王上不可冒然进击,此时灵州降服,不若再派使者,将丁保级送去,看马蒙反应如何。”

    “我之前已经派出三波使者,此人心性决断,早已打定主意顽抗到底,却是不必留了……”

    武雉抿了抿嘴唇,定下了这一位枭雄的生死:“至于水师失利?孤得灵州世家之助,命各家捐船出人,再加上原本定州积累,也有水师两万,足堪一用了。”

    “诸将下去,整顿兵卒,七日之后,孤王便要亲自祭旗,亲征马蒙!”

    武雉面上英气勃,蓦然做下了决定。

    这当中既是时势判断,又有龙气影响,反正吴明一观此女气运,却是旺盛之相,有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一般,便知这次出兵,有利无害。

    ……

    六江口。

    一片军营连绵中,大河边上,又有一座水寨。

    要守此处天险,必须要靠水师,因此马蒙直接将帅帐都移到了水军大寨中。

    “我已经接到消息,那定王武雉,即将亲率水师两万、大军五万,前来攻我!”

    马蒙中年人模样,马脸老长,眸子阴沉,此时坐在帅位上,不怒自威,又看向下方诸将:“诸位可有退敌之策?”

    被这么一问,底下几个将领当即眼观鼻、鼻观心、半天不动。

    此时灵州形势早已清楚,武雉携大军而来,战无不胜,又招散募亡,保护世家,得了民心,占据灵州大半,再加上丁保突然败亡,两边犄角之势失去,轮到马**自面对压力……

    “卑职认为,此战之要害,还在水师!”

    沉默了半天,下面终于有一人出来,凛然拜道:“定州水师我们之前也交过手,不过如此,如若能将敌人水师击溃,我6军靠水利而守,也未尝不可偏安一时!只是粮草与伤药都要多备。”

    “另一方面,我们也需拉拢外援,此时天下蛟龙诸侯四起,难道都愿意看到武雉统一两州,最后被一女子骑到头上?因此向附近几州的诸侯借兵借粮,至不济也要他们出兵骚扰,如若我们拖住武雉主力的同时,她后方大本营被破,也未尝没有击败此女,称霸灵州的机会!”

    原本马蒙还有争霸中原的野心,但等到被武雉一个女人接连击败之后,就已经彻底没了这个想法。

    能将对方赶出灵州,自己在这里称王称霸,已经是最高的梦想了。

    因此听到麾下一人出来谏言,立即大喜,有着找到知己之感。

    “孙参赞此言,深得我心,你们退下,操练军士,万万不可携带了!”

    马蒙接下来又处理了几份公务,等到后来,又将其它将军校尉清出,唯独留下了之前那个孙姓参赞一人。

    “先生之前所言,虽是妙极,却有些空泛,想必还有教我!”

    马蒙表情诚恳,起身行礼:“望先生知无不言。”

    “善!”

    孙参赞目光闪动:“大帅可知晓世间仙道之说?还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

    此世有着真修,仙人与妖魔的存在也并非什么秘密,特别是对马蒙这种手掌大权之人而言。

    “原来先生出自道门?”

    他听了之后,脸色一变,顿时沉吟起来。

    “大帅不必过虑,我乃凡人一个,不会道法……”

    似乎看出马蒙的顾虑,孙参赞笑道:“甚至就算本门真人、也无法侵犯大帅威严……至于什么气运汲取,完全是无稽之谈!大帅气运厚重,如江如海,又怎么会因为我等取了一瓢水而衰败?真论起来,那些封赏的官员、提拔之将领,所获气运比我一门加起来还多,怎么不见大帅运势衰败?”

    这话半真半假,但拿来蒙马蒙这种,还是足够了。

    “现在定王大军压境,纵然饮鸩止渴,也得做了,你准备如何?”

    马蒙面色阴晴不定,最后还是问着。

    孙参赞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个大帅半信半疑,至少一开始的关口过去,不会被轻易拖出去宰杀了。

    “我师门虽然不堪,却自有渊源,祖师是一位天仙,坐拥洞天……”

    孙参赞笑道:“洞天者,方圆千万里,边界不知几许,同样有着日月星辰,四季之别,自成一界,当中人口繁衍,风物奇异,不逊色于大周分毫,若是将军出师不利,同样也可迁移至洞天之中,作为退路,历来争龙大将,有不少便以此法保身。”

    “哦?”

    马蒙的确想到了历史上许多争龙失败,连军队与本人都消失无踪的例子,心里顿时多了一点火热:“你继续说。”

    “定王武雉来势汹汹,背后同样有着高人,若是大帅不嫌弃,卑职愿意同样请来几位高手助阵!”

    孙参赞眸中异彩闪烁:“甚至我祖师也会亲自前来,大帅可曾见过天仙之威?翻山倒海,改天换地,不过等闲尔!”

    “劳烦你转告你那些山门师长,若来,蒙愿尽数册封真人,奉为军师!”

    马蒙咬咬牙,许下了条件。

    “善!”

    孙参赞答应下来,告辞出去,回到自己帐篷中,双手略微有些颤,从包裹中取出一张明黄符纸。

    这符纸半尺长,一寸宽,表面粗糙,又带着一种奇异的檀香之气。

    他面色肃穆,对着符纸拜了一拜,又取出朱砂,割破手指,蘸血为墨,在上面直接写了四个大字——‘大功告成’!

    熊熊!

    符纸一动,纵然在军营之中,也是无风自燃起来,瞬间化为几片飞灰,连烟雾都很少。

    “我虽未曾入道,没有法力在身,但消耗这一张‘同心符’,纵然军营重地,也可传书,朝夕至……”

    孙参赞沉吟着:“师门有命,这马蒙已经入瓮,却不知接下来,要怎么对付定王,那可是一条货真价实的蛟龙啊,还有天仙庇护!”

    这消息,他知道,但肯定不会跟马蒙说。

    做完这些之后,他身子一晃,面色一白,脸上全无血色,又是苦笑了声,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倒了两丸殷红如血的丹药吞下,两颊这才多了几丝红晕。

    ……

    “这次征伐马蒙……恐怕不会太过顺利。”

    同一时间,正在与军队一起前行的吴明分神突然抬,望着六江口的方向。

    只见一丝丝劫黑之气浮现,有些触目惊心。

    纵然如此,他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这是直接的底蕴与实力比拼。

    世俗上,论土地、人口、军队、甚至名望、马蒙都不如武雉远矣,若是都无外力插手,最终结果必然惨败,身死族灭,为天下笑。

    即使有着什么阴谋与后手,甚至凡大能直接下场,结果也不会有着丝毫区别。

    一尊金仙,足可比拟数十上百天仙!

    此时大周世界之中,世界位格者也不过三名而已,这还是将吴明自己都算上的情况下。

    一旦吴明与天帝联合,两者狼狈为奸,绝对实力上就占据大势,任凭绝天仙尊智谋百出,也必然要被强力破局,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此时运转阴谋诡计,只能让外人见笑,叹之为最后的疯狂罢了。

    “绝天仙尊……天帝想让我出头,又哪里有如此便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