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主神崛起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败

第六百三十七章 大败

    轰隆!

    五行合一、造化神雷的五色光芒遮天蔽日,又仿佛一朵五色莲花一般,在天地间缓缓盛开。

    虚空颤抖,大地撕裂,可怕的烟尘掀起。

    等到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原本的山丘早已消失不见,唯有几乎不成人形的金羽天仙,躺在巨大坑洞的底部。

    “你……不是天仙!”

    见到吴明淡漠从虚空中走下,金羽天仙艰难地偏转过头,以一种肯定与绝望的语气说道。

    他当然知道金仙与天仙的差距,刚才若非吴明留手,此时的他,恐怕早已变成一堆齑粉,形神俱灭了。

    “我也很奇怪……难道绝天都没有向你提及我么?”

    吴明来到金羽天仙面前,脸上也带着一丝疑惑。

    “至尊……”

    金羽天仙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非常奇异,似痛苦、悔恨、不甘……最后又化为一丝诡异的微笑。

    嗡嗡!

    一层黑色的玄光顿时从他天灵中绽放,将他整个仙体吞噬,化为一只紫黑色的手掌,其上符文密布,一把抓出!

    这一手抓出,周围的天地都是一变!

    一种**、破灭、大灭亡的气息散发而出,仿佛在一瞬间将整个世界都拖入了末劫当中。

    作为当事人的吴明感受最为明显!

    他华服上出现一层污秽,甚至无漏仙体都隐约浮现出一层汗迹,带着衰败与苍老的味道。

    天人五衰!

    传闻当中,唯有真正纪元大劫,才会在仙人身上出现的劫难,赫然伴随着这一手抓出,降临在了吴明身上!

    只是他终究非是天仙,而是世界不毁,位格不坠的金仙!

    甚至,成道世界非是大周,纵然大周陷入纪元大劫当中,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金性不朽!无灾无劫!”

    吴明面带微笑,缓缓吐出八字。

    刹那间,一层似永恒不变的金光从他身上冒出,将之前的天人五衰症状悉数驱逐殆尽。

    咔嚓!咔嚓!

    与此同时,天上忽然乌云密布,一层巨大的威严落下。

    电蛇狂舞,又蓦然结成一只眼睛的模样,仿佛带着苍天的愤怒!

    老天开眼!

    此时,真的有着一只青色的天之眼,浮现在虚空中,仿佛也被这种天人五衰,世界灭绝的气息所惊动,所愤怒!

    呲啦!

    紫色的雷霆落下,与之前吴明的雷法不同,这是真正的雷霆,代表着天罚!天谴!!!

    一旦挨上,就是与整个世界为敌,代表着与整个世界的意志敌对,后果恐怖到了极点。

    毕竟,此时的大周世界还是如日当空,宛如进入了一个人最年轻的黄金时期,但这黑手却是要直接将世界拉入破灭,令整个世界衰老,死亡……只要是正常的世界意志,都不能容忍!

    更不必说,当中还有一个老谋深算的天帝居中调度。

    下一刹那,黑色的手掌就被雷霆撕裂成无数齑粉,又在电光中彻底消融,金羽天仙堪称死无全尸,形神俱灭,所有存在于世间的证据都被抹去了。

    但吴明与雷霆都没有停止,可怕的力量,直接轰击在虚空中,仿佛打开了某个通道。

    “走!”

    天帝的身影瞬移般出现在吴明身边,两人身上都放出金仙玄光,蓦然冲入通道当中。

    嗡嗡!

    天与地顿时转变,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破败、衰亡、时刻笼罩在劫难中的残酷位面。

    “这便是……绝天仙尊的洞天?可真是……”

    吴明看了看周围的灰黑色劫气,顿时摇了摇头。

    他与天帝身上都放出冲天而起的清光,排开劫数,宛如在这个位面中开辟了一方净土。

    “可惜……绝天仙尊的本体并不在此!”

    天帝扫视一眼,脸上略微浮现出惋惜之色。

    “看来……你我的引蛇出洞之计,失败了……”

    吴明幽然一叹。

    “恐怕不止如此……绝天仙尊早已早已猜测你我暗中结盟,这金羽天仙之事,只不过是个试探!”

    作为老对手,天帝对于绝天仙尊的把握绝非其他人可比:“金羽天仙不过弃子,现在确认这一切之后,他必然隐藏得更深,在暗中谋划着阴谋诡计!”

    “兵法之道,以正为主,以奇为辅!”

    吴明听了,却是略微摇头:“我们两人合力,大周世界再无人可以抗衡,只要一步步扶持武雉登极,成为人道帝皇,随后整合中原之力,发兵攻打四域,人道与仙道配合,将海外魔仙老巢一举捣毁,正本清源,大势之下,纵然绝天仙尊再怎么挣扎,也不过蝼蚁一般!”

    “道友此言,深得我心!”

    天帝环视一圈,忽然一笑:“不若你我合力,先将此位面拨乱反正如何?虽然绝天仙尊的道路奇异,不需洞天之助,但毁了此处,对他而言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正合我意!”

    吴明颌首,下一瞬间,紫色的雷霆与清光蓦然充满整个位面的每一处,所过之地,天人五衰之气纷纷被消灭殆尽,宛如脱胎换骨,涅磐重生一般……

    ……

    洪涛湖上。

    “西……西风!”

    马蒙在旗舰的栏杆上,呆呆看着风向转变,心口忽然大痛:“天亡我!天要亡我!”

    蓦然大叫一声,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就这么昏厥了过去。

    “大帅!”

    主帅突然昏厥,特别是在战场上,底下将领与亲兵纷纷乱成了一锅粥。

    “将那个孙谢之,抓来杀了!此人误我!”

    马蒙被救醒过来,第一句话却是说的这个。

    这孙参赞也在旗舰之上,根本无处可逃,见到亲兵过来,只能苦笑一声,束手就擒。

    心知师门计划惨败,这次可当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大帅……你若听我一言,大军还有保全之机!”

    等被押到马蒙面前,孙谢之还要最后挣扎一下,不料马蒙已经恨他恨得狠了,直接一挥手。

    旁边两个亲兵狞笑着,拔出腰刀,一下斩落。

    噗!

    血如泉涌中,一颗大好头颅飞出,跌落在甲板上,滚了几滚,露出孙谢之死不瞑目的面孔。

    不知道为何,杀了孙谢之泄愤之后,马蒙心里更是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一大块重要的东西,整个人差点又昏厥过去。

    等到医师好不容易将他稳定之后,对面忽然传来一声号角。

    “敌……敌舰来袭!”

    原来在这混乱当中,对面的武雉水师抓住机会,以火船开路,已经杀入了他们舰队腹心。

    数条铁甲船横冲直撞,忽然仿佛发现猎物的饿狼一般,直接向旗舰扑来。

    在战场上,还有什么军功,比擒杀敌人首将更重?

    “我们……撤!”

    马蒙咬着牙,说完这句话之后,眼角却是一跳。

    因为在旗舰身后,数条铁甲船蓦然伸出数十长桨,速度一下暴增,将旗舰退路截住。

    “杀!王上有令,谁能杀了马蒙,连升三级,赏千金!”

    一队定师水兵冲上来,挥舞着刀剑,双眼通红。

    “保护大帅!”

    这旗舰上的,都是马蒙的亲兵,与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纵然在这关头,也没有舍弃他,反而激发出血性,顽强抵抗。

    砰砰!

    就在这时,对面的铁甲船上又是一变。

    巨响当中,粗大的弩箭,还有笨重的石块雨点一般砸落下来,顿时令旗舰上的亲兵死伤惨重。

    血火声、喊杀声、还有刀剑相交的金铁声不断。

    马蒙定了定神,抓紧手中的宝剑,正决定负隅顽抗的时候,大量的脚步传来。

    最后的几名亲兵被砍倒,他旋即就见到了一双炙热的眸子。

    “受死!”

    能在灵州中厮杀至今,马蒙也素有勇名,一身武艺不是虚的。

    此时见了敌人,就想抽出长剑应敌,但旋即耳边就传来了咻咻声。

    “是弩箭,速退!”

    识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但已经衰败的身体却根本跟不上思维的速度。

    马蒙双腿传来剧痛,惨叫一声,整个人就跪在了血泊里面,被五花大绑起来。

    “好,给我烧了这敌舰,看他们还怎么抵抗?”

    陈逊见到俘虏敌方主将,心里也是大喜,又吩咐亲兵,投射油弹,将马蒙旗舰焚烧。

    熊熊!

    伴随着这旗舰在烈焰中缓缓被吞噬,整个马蒙水师立即斗志全无,陷入了大溃败之中。

    之前看到旗舰被围,冒死前来解救的数艘大船见到这幕,也是立即调头,忙不迭地想要离开。

    毕竟旗舰被焚,代表马蒙不是死了就是被俘,战争再继续下去,又还有什么意义?

    ……

    洪涛湖水战,以定王水师大获全胜而告终。

    灵州最后一支乱军的首领——马蒙当场被擒,水师死伤过半,余下尽皆投降,连水师大寨都被占了下来。

    水路既下,五万陆军顿时杀入两郡,携大败马蒙之威,基本所过处毫无抵抗,马蒙的残余军队也是一下哗变,四散殆尽,虽然日后治安麻烦,但也没有了成建制与军队抵抗的本钱。

    到了平安八年、十一月,整个灵州便被彻底平定,臣服在武雉的旗下。

    至此,武雉率先一统两州,成为天下有数的大诸侯,甚至徐州陪都便在眼前,堪称占尽逐鹿先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