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仙声夺人 > 第634章 佛子

第634章 佛子

    容娴看着这小和尚傻愣愣的模样,忍不住赞叹道:“人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小师傅连一根草都这般在意,看来得见佛主指日可待啊。”

    小和尚手足无措道:“女施主,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僧还未修炼到家,得见佛主还早着呢。”

    容娴了然的点点头,半点头没有看穿不是不说穿的意思,认真道:“原来小师傅不想见到佛主啊,你们这佛主还真是不招人待见。”

    小和尚:“……”

    小和尚无奈的很,佛主那是在极乐天的,除非他修炼到佛主那种地步,不然也唯有死后魂体进入极乐天了。

    他的修行之路还长,这花花世界也看的人眼花缭乱,暂时还不想去死呢。

    眼看着小和尚无话可说,容娴指着远处那一片被流光花包围的闪耀着亮光的地方,好奇的问:“那是哪里?看上去很神圣。”

    那种感觉很奇妙,似乎是红尘与禅意纠结之地,远远的便给人一种佛的悲悯透彻和人的哀怨情思。

    容娴纯澈的眼里闪烁着疑惑,肆无忌惮道:“那里是你们家佛主心上人住的地方吗?”

    小和尚脸黑了黑,恨不得上去堵住她的嘴。

    他连忙伸手想要扯住容娴的衣服,让她谨言慎行,别胡说八道。

    猝不及防的,却从容娴的衣服上穿了过去。

    小和尚当即脸色就变了,煞白道:“鬼修?魔修?”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他碰不到她,她却可以碰到他?!

    容娴抬眸,朝小和尚露出个浅浅欣喜的笑容:“第一次有人能将我的身份说的这么准确,小家伙,你确实是颇具慧根,难怪你师父将您藏了起来。”

    小和尚顿时被吓的退后了几步,后背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师父曾经告诉过他,他是天生佛子,很容易招惹邪魔,他本以为邪魔都是凶恶丑陋的,没想到今日却见到了一个长相秀眉、气质温柔、气息干净的‘人’。

    但这个‘人’眼底深处所潜藏起来的凶兽,让他不寒而栗。

    容娴弯弯眉眼,笑吟吟的继续道:“不愧是佛子,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你果然是有备而来!”佛子说的。

    若不是有备而来,怎么知道他是佛子。

    容娴随手掐下一朵花,眉宇间一派干净道:“你背后那佛子居盖得不错,很适合你。”

    佛子:“……”合着最后暴露了他的是这个牌匾吗?

    他师父可真是会坏事。

    但这其实也怪不得他师父,佛子居住之处有重重禁制,谁知道有人就那么轻易的闯进了这里呢。

    容娴慢吞吞的拨动着手里的花瓣,一片片的将其扯下来,淡淡道:“闲话休提,说罢,那里是什么地方?”

    佛子看了眼地上尸骨无存的花,咽了咽唾沫,默默道:“阿弥陀佛。”

    他很是能屈能伸道:“那里名唤孽海。”

    容娴手上的动作一顿:“孽海?”

    佛子看了看她的脸色,点点头耐心的普及说:“是孽海。这孽海并不是海,而是所有佛家子弟孽缘斩断后,那孽缘汇聚之地。”

    容娴听罢,手里的花杆瞬间掉落在地上。

    这动作看得佛子声音一滞,看了眼垂下眼眸似乎在想什么的容娴,若无其事的说道:“孽缘会带着一部分人残留的灵识来到这里落脚,等到她们心中挂念的人成佛,便可脱离。”

    容娴沉默许久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佛说: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可我今日一见这孽海,却发现人都心甘情愿呆在苦海的。”

    她抬步朝着孽海的方向走去,步伐优雅从容,眉宇间又带着两分漫不经心,气质雍容华贵。

    好似浑然不在意,又好似一步步郑重地就正迈向自己的王座。

    佛子站在原地没有拦着她,能被孽海吸引并来到这里的魂识不多,但也不少了。

    总会有出家人六根不净,也总会有女子痴恋佛家人。

    她们死后,冥冥中便会被孽海吸引而来。

    佛子看着容娴远去的背影,神色平静无波,他转了转手腕上的佛珠,喃喃道:“阿弥陀佛,连这般出色的女子都逃不过一个情字吗?唉。”

    情之一字,果真害人不浅啊。

    容娴如今只是魂体,佛子还以为容娴也是被孽海若引的孽缘中的一人。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空间裂缝虽然被容娴改变,但能落在这里,除了缘分也没别的了。

    容娴在佛子的注视下,缓缓来到了孽海边缘,目光落在了那闪烁着禅意与相思催生出的红豆佛莲。

    佛莲上方仿如真正的极乐世界,梵音阵阵,金莲飘动,佛光普照,人人面色祥和平静。

    这可真是蛊惑人心的好手段啊。

    容娴眉目不动,伸手抚了抚袖口并不存在的褶皱,漫不经心的想着。

    忽地,她动作一滞,平静的眼底泛起了细微的波澜,她的注意力看向了佛光中央那莲台上神色祥和慈悲的女子。

    “阿姐……”容娴艰难的叫道。

    她以为自己声音很大,可用尽全力的呼喊声,却轻若蚊闻。

    莲台上那人的面貌一如往昔,她一直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却没想到在这种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见到了她。

    她一身纯白的长裙,头上带着柳条编织的花儿,眉目间满是悲悯。

    她很美,美的慈悲,美得让人心生仰慕和尊敬,却生不出半点亵渎。

    这人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似乎感应到容娴的目光,女子睁开了眼睛看了过来。

    她注视了容娴好一会儿,唇瓣轻启,说了什么。

    那声音隔着一道道身影被柔和的风送到了容娴耳边。

    “我们之间有因果,你是何人?”

    容娴垂眸,眼里蒙上的一层水汽瞬间消失。

    她抬头,朝着女子欠身一礼,语气掷地有声:“今日一见,因果全消。”

    此后,便真的缘尽了。

    话音落下,她与女子冥冥之中的牵扯瞬间被一道伟力斩断。

    小千界,归土城。

    守在地宫墓穴外的青衣男子蓦然抬头,眼里闪过惊喜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是——婧儿!!

    孽海边缘,容娴站在那里,脊背挺得笔直。

    “你不过去吗?”不知何时,佛子来到了容娴身旁。

    听到他的问话,容娴歪了歪脑袋,这动作让她看起来无辜极了。

    她不解的问道:“为何过去?”

    佛子也疑惑了:“那不是你认识的人吗?”

    若非牵扯很深,又难以忘怀,这人也不会被牵引过来,让他误解了她是为情所困。

    且牵扯这么深,很明显是有渊源的。

    可这姑娘就这么神色平静的站在这里,看着在印象中早已经死去的人无动于衷,就好像看陌生人一样,真的好吗??

    容娴耸耸肩,用轻松惬意的语气说道:“我已经看到了,她也过的很好,大家两相安好,这就够了。”

    说罢,还朝着他俏皮的眨眼睛。

    当然更深层的含义,容娴还没有说出来。

    被佛经教义改造的人,早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人了。

    即便灵魂未变,那也不再是她。

    她留恋的是当初那位疼她爱她照顾她,会哭会笑会生气的婧姐姐,而不是如今这个一看就阿弥陀佛的菩萨。

    既然已经是陌生人了,便再也没有牵挂的必要了。

    知道她人还在,活在她知道的某个角落,真的已经足够了。

    此后,大家亲缘不在,相见也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她用理直气壮又稀疏平常的语气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粘粘糊糊的。”

    佛子:“……”你是魔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