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国民女神:史上第一灵厨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蓝泽在水族箱里露了个头,觉的来者眼熟,不像是来找茬,或者需要警惕后,就又悠哉的缩了回去,虽然水族箱很小,但是每天光是修炼已经占据了它所有时间了,那还有时间玩耍,到没觉的怎么样,到是小店主说,它空闲的时候也可以回海里去看看,它是租住在这里的,不属于小店主家的宠物,所以出入自由。

    但是蓝泽已经尝到了住在温乔小店的好处,离开一步都怕错过什么,又怎么可能会回海里去。

    他跟人类又不一样,没有小伙伴它每天也活的充实的不得了。

    “孙媳妇啊,我们来看你了。”

    谢老爷子高兴的很,还没看到人那,就喊了起来。

    正窝在厨房里的温乔和谢臻都被他给招唤了出来。

    此时只有云清夫妻二人在楼上陪着温淑仪,云家的其他人全都分散了出去,买需要超度所需材料的买材料,游玩的游玩,锻炼的锻炼,最重要的是,看看长青街还有没有地方出售,眼瞧着温乔一点也没找算离开这里,云清怎么能放心的下,总不能每次假期都让温乔跑到花城去吧,有时间,他们夫妻二人也是可以住过来一段时间的,虽然温乔肯定不会不管他们吃住,白家武馆也够近,够方便,但是总归不如自己的房产觉的让人自在踏实。

    所以,买房就成了必备,反正又不是买不起,没道理省这笔钱。

    只是他们这个打算虽然很明智,但是显然都已经有些晚了,有大手笔的龙威和莫绍军搜罗过的长青街,能够给他们的选择真心不多。

    所以,在不打扰云清和温淑仪相聚,又不好打扰温乔小夫妻二人的云家人们,便四散开来为这些事情忙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x市都是属于温淑仪的故乡,虽然不是他们的大本营,但也不能生疏的出门都想迷路啊。

    多转转,多了解一下总没错的,温乔以后定居在这里,他们以后只会来的趟数越来越多。

    所以,小楼里目前只有四个人外加一只鬼。

    谢老爷子爽朗的大嗓门,先是把温乔和谢臻招唤了出来,紧接着云清夫妻二人也从楼上下来。

    见到谢家来了这么多人后,心里便已经有了预感,等到谢老爷子真的拿出分家文书来让云家人也顺便做个证,签个名的时候,他们就确定了,老爷子在饭桌上说的是真的,他是真的要分家啊,而且还是雷厉风行的直接在两家聚会的家宴第二天就已经谈妥了这件事情,顺便让他们旁观见证了。

    这心里肯定是高兴的啊,谢老爷子这么速度,说明很在意他们乔乔,但是同时又怕其他人把这分家的事情联系到温乔的身上,然后云清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谢家的其他人,由其是谢老二。

    结果却见谢老二正盯着温乔看的直皱眉头。

    怎么了这是,难道真对他们乔乔有什么意见不成?

    结果下一秒就听谢老二道:“小姑娘,我是不是见过你,你很面熟啊。”

    众人一头雾水,唯有谢臻想起多年以前,正是他这位二叔来处理的绑架案,曾经代他去温家向温乔道过谢,心中了然,他二叔这是认出温乔来了,只不过温乔早已经长大,气质又变化了许多,所以他才叔才会觉的面熟,而不敢确认。

    不过,谢二爷跟当初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温乔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便已经认出了他。

    “大叔,咱们见过的,在十多年前。”

    “十多年前……啊,我知道了,你就是当年地个机缘巧合下救过谢臻的小丫头……不是我记得当初你……你不是这样的啊,怎么,怎么变化这么大?”

    谢老二有些不敢置信的惊叹道,脸上的表情很吃惊,半点不作假,怎么说那,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当看他看到的那是一个小仙女似的,笑容灿烂到让谢老二都忍不住想要抱回家里养的女娃子,现在么……虽然也没差那去,但是却圆润了很多不说,这脾性仿佛都被换了一样,这人啊,只要气质一变,就算是长的一样,也感觉就像是两个人一样。

    虽然还像当初那样爱笑,但是整个人仿佛都沉淀了下来,再不复当初那种傻傻的纯真,给他的感觉就是当年的那个小仙女似的女孩子硬是被人强拉硬拽着长大了一般,那种特别违和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强烈。

    在他印像里,当年的小女娃子长大了也不会是这样的一种、虽然人家也不一定按着他预想的长,但是,也不能歪到……这种……这种样子啊,为什么,他吩咐了陈家好好提携小女孩的家人,十多年后的现在,怎么也长成笑容温暖,阳光灿烂的大学生了啊。

    而这小女孩反而活出了一种沧桑感?

    而且……

    谢老二突然想起来为什么进了这条街觉的眼熟了,想当年,小女孩不就是住在这条街上吗?

    怎么十多年了她还是住在这里,反倒是陪在她身边的亲人彻底换了个样……小女娃的父母长的是这样吗?

    这怎么那那都不对啊!

    晃了晃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的谢老二突想起件事来,然后整个脑袋就跟被雷电劈中了一样都不会转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女娃当初不是已经定婚了吗?

    难道说,他家侄子强取豪夺?

    这太恐怖,太吓人了,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但是这样就能说的通为什么这当年阳光灿烂一股子侠义的小女娃为什么会长成现在这样仿佛经历过锤炼过后的样子了。

    难道是被他家侄子给祸害的?

    “强取豪夺?二叔,你该去看看脑子了,药千万别停。”

    谢臻冷哼一声,一把将谢老二给推到了一边,将温乔扒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仇人似的狠狠的瞪了谢老二一眼,嘲讽的语气那是毫不掩饰。

    他这位二叔居然还有脸提当初。

    亏的他那么信任这个二叔,把事情全都托给了他,结果瞧瞧他是怎么帮他管的?

    派了那么一个吃里扒外,随便给点东西就能收买的人年年来给温乔送礼,结果,他的礼物一件都没有送到温乔的手里不说,温乔的信息也半点没传回到他耳里。

    如果能够一直单纯,谁又原意成长,而不经功伤痛又怎么可能成长?

    温乔的事情有谢臻考虑不周全的原因,这个他从不推卸责任,所以并没有把这事怪到谢老二的头上,坏就坏在,谢老二太会脑补,刚刚见到温乔的表情不对就算了,居然还盯着他瞬嘴就秃噜了一句‘强取豪夺’!

    没瞧见云清夫妻两人还有他爷爷们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吗?

    如此拉后腿的叔叔,谢臻真想直接把他给抽飞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着这里面有事?”

    谢老爷子跟云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双方齐齐看向谢老二,虽然不相信谢老二对谢臻的说词,但是对于他所说的事情特别感兴趣。

    谢老二被谢臻那么凉飕飕的眼神一扫,瞬间回魂,明明他挺怕他这个侄子的,刚刚到底那里不对了,怎么脱口就说起了这家伙的坏话?

    不会被报复吧?

    被当初还是小奶猫的谢臻记过仇的谢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的就往谢老爷子身边退。

    谢老爷子看的是好笑不已,安抚的拍了拍谢老二的肩膀道:“怎么回事,你认识谢臻他媳妇啊,来,说给老头子我听听?”

    然后飞给谢老二一个鼓励的眼神,谢老二这才觉的心里稍微安稳了点,指着温乔道:“爸,你忘记了当年谢臻来x市散心,结果遭到了绑架的事情了吗?乔乔就是那个你一直想要亲眼见上一面感谢的小仙女啊!到现在为止,你还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都给她送礼物那。”

    虽然小仙女长大后已经脱变的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仙了没能脱变成大仙女,但是谢老二还是习惯性的喊道。

    谢老爷子身躯一震,立马的坐直了看向温乔:“丫头,原来当初救了谢臻的就是你啊!”

    原本觉的温乔胖呼呼的一脸福相的谢老爷子这下子觉的温乔更加可亲了。

    果然是有福啊,要不然当初那样几率的事件怎么让她给遇上了,而且还凭着三脚其猫的功夫硬是爬到了倾斜的摩天轮的最顶端把谢臻他们给救了下来。

    那么小的一个娃娃,她怎么敢,怎么就做了?

    老爷子现在回想到当初谢老二给他绘声绘色讲术的故事都忍不住替温乔直冒冷汗。

    然而事实上,温乔并不觉的当初有多危险,最多就是她有些傻大胆而已,那些个绑匪肯定是不会徒手把谢臻他们带上摩天轮的,肯定也考虑到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所以她在隐蔽的地方找到了绳梯,要不然,她就算是上去了,又怎么把这两个明显比她那小身板要高出一大截的小哥哥给带下来啊。

    面对谢老爷子一脸感激的笑,温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是我救的,不过当初并不怎么危险……”

    然后她把经过解释了一遍,但是谢老爷子还是感激的道:“不管怎么样,你救了他们是事实,你那小的一个娃娃就敢爬上去,胆量可真不一般啊。”

    越想,谢老爷子越觉的缘份真是奇妙啊,兜兜转转,没想到温乔的外公居然是他已经失联的朋友,而谢臻却娶了当年曾经救过他的小姑娘。

    果真是应了那一句,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这两人竟是走出了一段佳话。

    早知道,谢臻的缘份在温乔的身上,当年他就该把小姑娘接到京城家住去啊,指不定谢臻也不至于长成现在这样一副感情淡薄的样子。

    现在想想就后悔,不过老爷子也就是这样想想而已,要真把小姑娘接到了京城去,指不定就不是现在这个性子了,谢臻也不一定就把一颗心都挂在她身上。

    所以,果然缘之一字,妙不可言,更不可随意操纵。

    谢老二看这一片欢声笑语的,直觉的仿什么东西卡在了脖子里一样。

    老爷子您别忘了重点,只认出了这小姑娘是救了谢臻的小姑娘,而忘记了,小姑娘同样救了x市这边陈家的小少爷,然后陈家转头就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订下了小姑娘。

    而且当初这小姑娘可是亲自点头原意的。

    老爷子是忘了吗?当然没忘,就算是忘了,被谢老二刚刚那一句强取豪夺这句话也给提醒的想起来了。

    只不过今天这样的日子是问清楚这种事情的时候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对于这个口没遮拦的二儿子,老爷子是气的直想抽他,可惜场合不合适,于是就只能暂时放过了,但是显然谢老二这话被他给憋回去了,谢琛还有云清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两人居然有志一同的追问了:“这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啊?”

    云清是因为谢老二说的那句话而心里不喜,总觉的这个话题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去了,对温乔不好,而且难得一个了解温乔的机会,他亦不想错过,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从温乔或者是谢臻的嘴里往外套话可就不容易了。

    而云琛却是完全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儿子被绑架了,还被人给救了,闹的沸沸扬扬的,好像所有的人都知道,可他却偏偏连听都没听过。

    一个父亲当到这个份上,他觉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谢老爷子一脸茫然的抬头看向长子,好半天才道:“你不知道吗?”

    谢老二也是一脸的懵逼:“这还用得着我们说吗,你这个当爸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谢琛抹了一把脸,气鼓鼓的道:

    “当年我早就搬到市中心住了啊,没有在老宅住着,而且我好像还跟着特事科去古遗迹挖掘现场,工作起来没日没夜的,半年回家一次就不错了,你们不跟我说,别人也不跟我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谢老爷子,谢老二:“……”

    “我说当年你这个当爸的怎么连孩子被绑架了都不知道关心一句啊,原来……我忘记跟你说了吗?”

    谢老爷子挠头,好半天冲着长子咧了咧嘴,“那可真是对不住了啊,大约是我太忙了。”

    “爸,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好不好。”

    “但是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我不说,你就不知道问了吗?如果你多关心一下谢臻的生活情况,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事,你自己不称职,就是不称职,别拿工作,距离远什么的当借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