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寒门小医女:世子来求嫁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关下斩将

第三百四十三章 关下斩将

    左右踱步了半天,席凝羽知道那些将领是宁死不会让她出关的了。于是无可奈何下,只能让人请申屠苍鹰来一趟。

    等这位黒麒卫的老将领到了后,席凝羽也将一封写好的书信刚刚装好封漆。“申屠前辈,这一封信请您务必让猇卫带往北燕,想办法交给北燕太子完颜愕。”

    申屠苍鹰为之一愕,心道现如今正跟北燕为敌,怎么忽然反倒要跟北燕的太子互通消息了。

    于是申屠苍鹰站在原地,举起的手停顿下来。看着眼前席凝羽递过来的那封信,一时间觉得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呃世子妃,这信……”申屠苍鹰十分为难的犹豫着看向席凝羽,嘴里的话也是欲语还休。

    席凝羽瞧着申屠苍鹰的为难神色,也只能稍作解释。随即,便将信件塞进了申屠苍鹰的怀里,并且告知他,这封信事关全体三塘关将士的性命,更攸关西秦边境百姓的死活,因此必须隐秘及时的送交北燕太子完颜鄂手上。

    三叮五嘱后,申屠苍鹰才离开了席凝羽的营帐。

    十五万的北燕军队,就这么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了三塘关前。席凝羽和黒麒卫以及三塘关未曾叛变的将领,站在城关墙上,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片北燕士兵。“倒是威武,看上去像是究竟训练的精锐之士!”

    席凝羽微微赞了一句,可是却引来不少将领的白眼。

    也是,身为西秦此刻的掌舵人,没事儿去夸奖敌人的士兵,岂不是自降身份。若是这话传了出去,岂不是会乱了军心,轰击士气!

    席凝羽脸上微微一红,轻咳了声便将话题转移了去。“虽然敌军势众,但是我军也有近两万人。虽无主动出击破敌与关下之能,但是若想坚守,也还可以与之一敌,众将不需要惊慌,各自带好所属士兵,全力防守城关!”

    简单的说了几句,席凝羽激励一番士气。且不管有效没效,反正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余的就看天意如何吧!

    就在席凝羽正欲下城,却见北燕军阵内飞驰而出几匹骏马。马上所骑乘之人,行至城关下时,让人来禀说是要请此刻的守关将领一见。

    于是席凝羽不顾众人阻拦,下了城关便飞身上马,一勒马便让开门。

    申屠苍鹰和呼延芮等将无可奈何,只能紧紧随着席凝羽这个世子妃一并出城,看看是谁在城下请见!

    “哦!真是让本帅没有想到,西秦已经无人了吗?竟然是一女子镇守三关,替西秦阻挡我北燕雄师?!”来人方脸阔堂,三分儒俊,又带着七分刚烈。说话声也是犹如金铁交鸣,铮铮摄人。

    席凝羽坐在马上凝目细瞧了一番,然后试着问道:“来人是北燕大元帅于奇祖?”

    只见那人哈哈一阵长笑,然后回身冲着身后的北燕将领有些得意的说道:“瞧瞧,本帅的威名竟然可让西秦的一介妇人都能知晓,看来天意也是让我北燕,入主西秦呐!”

    那些北燕将领一个个立刻配合的奉承起来,各种不堪入耳的辱蔑诋毁西秦的言语,或者是嘲讽西秦不懂人伦天道,竟然做得出子弑父,臣夺君的犯上忤逆行径。

    直把西秦那些将领气的五内如焚,七窍生烟。但是人家说的,骂的却又是那废太子实实在在做出来的。现在都已经传遍周遭诸国了,还有什么可争辩的。

    于是一个个从心里更加痛恨起来废太子凌翰的所作所为,纷纷在心中暗自发誓,若是这次在三塘关不死,必然要追随世子妃反攻皇都,誓杀废太子以正朝纲。

    倒是席凝羽对于奇祖的那些言语没半点在意,反而是一双眼直直盯着于奇祖瞧着。

    于奇祖也是见席凝羽直愣愣的看着自己,于是更加得意起来。“姑娘,你这么看着本帅,难不成是看上了本帅了?啊哈哈哈”

    身后的北燕将军见状,急忙打马走前一步道:“若是当真看上了咱家元帅,那就献上三塘关,作为嫁妆如何?咱们元帅虽然已有正妻,但是看你这女子也是生的娇俏,给我家元帅做个暖床的妾室,还是行的!”

    几句话说完,让那些北燕将领笑的更加欢实了。

    “我当北燕的于奇祖有什么三头六臂,原来也不过如此,与那些泼皮无赖也没什么太大差别,不过都是一帮兵痞流氓,唯独是比那些下三滥的玩意儿们多了几分权势,还有那一身过得去的装扮。

    可惜了,这些尚好的盔甲,却都穿在了狗身上。当真是,人模狗样儿的!”席凝羽说完,瞬间逗笑了申屠苍鹰和呼延芮等西秦将领,于是他们笑的比北燕那边还大声。

    没想到席凝羽一个女子,分分钟的把刚才受辱之言给还了回去。而且说得还更加让人痛快,更加过瘾。

    西秦这边自然笑的欢畅了,但是北燕的于奇祖等人却被噎了个难受。尤其是那那位跑出来撩拨席凝羽的,直接动手抽了刀子出来,似乎是要砍杀席凝羽于人前。

    “呦!你这是要怎样,这可是三塘关前,你确定你拔出刀子来,还能活着回去?”席凝羽一点都不惊惧,反而饶有兴味的看着手执弯刀的那北燕将领,有些好笑的嘲讽了起来。

    “臭娘们,让你做咱们家元帅的爱妾,都是抬举你了。不然等我们攻破了三塘关,别说妾室,小心咱们这么些人挨个的疼惜疼惜你,让你变成咱们所有人的贵妾!”那将领牙咬切齿的对席凝羽说道,而且面色还随之愈发的阴狠起来。

    一语过后,这次不等席凝羽发话,西秦这些将领,一个个比之更快的抽出腰间长剑。

    但是席凝羽伸手拦了下来,然后瞧向了于奇祖说道:“于奇祖元帅可知我是何人?”

    微微淡笑的看着自己这边的将领和西秦的众将斗嘴,于奇祖被席凝羽忽然这么一问,倒也有些愣冲。于是很自然的随口问道:“哦?不知姑娘你是何人,难不成咱们相识?”

    席凝羽闻言摇了摇头,意思自然是和你不识。但是随即又开口说道:“我与元帅虽然不识,但是我家夫君,却是与元帅您是老相识了!”

    席凝羽这句话,倒是让于奇祖身为北燕的兵马大元帅心里来了兴趣。于是仔细的瞧了瞧席凝羽,又在脑海里想了半天,也猜不到眼前这女子的夫君会是谁。

    于是便有些好奇的问道:“本帅到不觉得你们西秦,有谁能与本帅相提并论的。尤其是此刻这三塘关内,以及梧州郡城里,都不会有让本帅能多看一眼的人在!”

    席凝羽也不争辩,反正两军对垒,一些言语间的哄抬自己,贬低对方的策略也是屡见不鲜的。

    于是席凝羽轻挥马鞭,在空气中虚画了一个凌字。

    北燕兵马大元帅于奇祖看着席凝羽的马鞭挥完,一愕之后面色随即大变。“你是何人?说!”

    于奇祖突然惨变的面色,让双方将领都注意到了。加上他那又惊又怒,指着一个女子如此粗暴失礼的举动,更让人心下惊异。

    席凝羽掩口娇笑,然后忽然脸色一转变冷。用比寒冰更冷冽三分的语气道:“西秦皇族,凌氏之后。凌觥之孙,凌勳之子,昭郡王府世子,凌玄逸就是我夫。于大元帅,难道忘记了数年前被我夫一骑千余人,杀的你北燕两万儿郎犹如丧家野狗,慌乱四散的场景了么?今时今日,谁给你们的勇气,再敢侵犯我西秦边境?”

    席凝羽不等于奇祖反应过来,逐一挥马鞭指着刚才拔刀的北燕将领又说道:“我乃是昭君王世子妃,你这粗鄙贩夫,也敢口出污言辱我。若让你这莽夫活着,岂不是让我昭郡王府无颜立世,猇卫何在,给本妃杀了这不知死的东西!”

    瞬间寒芒四起,一直跟着席凝羽的清影等三人,从腰间摸出短剑就飞扑向着那个还手拿弯刀的北燕将领。

    若是论起军阵厮杀,猇卫自然是受限不少。但是论起单打独斗的刺杀斩首,却是非一般乱战可比。

    当于奇祖还来不及反应,身后的其它北燕将领也出手抢救时慢了片刻。加上清影、清琼和清彩三人一同出手,那个出言辱及席凝羽的北燕将领一合都没撑过,便身首异处。

    一颗双眼充满惊惧的人头,瞬间带着血污落在地上!

    “你你这,好大的胆子。你可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道理?”此时的于奇祖也惊醒了过来,心中更加胆寒的是幸好这次是针对那个部将的,不然他这个大元帅都有可能被猇卫斩杀当场。

    急怒之下,于奇祖指着席凝羽就说出了那一番话,可是他到忘了,是他们那边自己嘴贱招惹的。

    席凝羽见于奇祖怒了,这才一转颜又笑了起来。“呦呦,瞧瞧咱们的于大元帅,还知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道理。可是我一妇人也知道,遣使出国,也不可出言辱及他国,可是刚才你们北燕那将领,那一句没有辱及西秦,没有辱及本妃的?杀了他,只不过是提醒你们北燕一声,派个会说话的来。

    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外送,知道的是你们北燕穷乡僻壤的找不出几个会说人话的。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你们北燕上至皇族,下至百姓都不过是粗鄙夷人,不通礼教!”

    席凝羽的话真是将北燕骂了个通透,话里话外,左右都把北燕说成了不是人。

    于奇祖回过味儿来,直接气的头昏。“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刁妇,本帅不与你口舌,咱们战场上见高下!”

    “得嘞,反正是你于奇祖要见我的,又不是本妃要找你。本就是准备打来着,还不是你多事叫我出关一见,何苦来哉,还白死一个部将!”席凝羽不温不火的嘲笑道。

    “哼!走!”于奇祖带着剩余的将领,转马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