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青主 > 正文 第304章 大战序幕

正文 第304章 大战序幕

    此战,将青梅的欣喜完全带走,剩下的,只有迷茫与心痛。

    但无论如何,她心不改。

    生,与之生!

    死,与之死!

    青梅的目光,落在韩石的身上,看着唐风与聂*然出现在韩石前后,形成绝杀之境,她的面色,突然变得无比的苍白。

    一个女子,需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去看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

    青梅双手紧握,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中,鲜血顿时染红了双手,她却不觉得疼。

    聂东与唐风二人虽是首次联手,但时机把握的却是极为契合,电光火石间,一前一后两道强悍神通的绞杀,顿时令四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

    韩石目光陡然变冷,他一晃之下,化作一道青影,径直朝着唐风挥出一拳,同时,左手在虚空一点,顿时出现一个明亮至极的光点,这光点刚一出现,便猛然爆开,化作数百道剑形的雷光,袭向聂东。

    韩石所化的青影,以一种看似不快却无法躲避之感,直扑唐风。

    他在看到青梅之时,心底的杀机,突然消退无踪,只想尽快了解此事,他有很多话,想说与青梅听。

    但聂唐二人的出手,却让他的杀机,再度扬起,甚至,较之此前,更炽。

    韩石的身后,是宗门,是朋友,是青梅,是师父。

    他不能退!

    唐风坚如精钢的五指,在与韩石之拳接触的刹那,他似乎感到,他击中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块从山顶滚落的巨石。

    这巨石,带着破开一切之势,直冲而来。

    他的元力,他的意境,他的神通,在这块巨石面前,统统化作乌有。

    所谓一力降十会,不过如是。

    唐风眼中冰冷的杀机,在这一瞬间,化作惊恐之意,他的右手,轰然崩溃,一股沛然巨力,顺着不断崩溃的手臂,轰在他的胸前,顿时使得他胸口出现一个颇大的凹陷,唐风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闪电般飞退,直直撞毁数十间宫殿,才停下了身形。

    大量的灰尘,飘扬而出,唐风头发披散开来,他左手连续点出十余下,才使得右臂的崩溃之势停了下来,他心中惊骇异常,无法想象,韩石肉身之力,竟然强大若斯。

    惊骇的,不止是唐风,聂东此刻,亦是目露无法置信之意,他以意境炼化多年的酒剑,在数百道雷剑的轮番轰击下,被彻底击溃,甚至,连四散开来,漫天的细小酒滴,也在雷电中,化为乌有。

    而且,那些尚未消散的雷剑,呼啸着朝他袭来,每一道,都带着一股不死不休的悍然之意。

    聂东身影后退间速度极快,堪堪躲过雷剑之锋,与此同时,他双手闪电般掐诀,打出一道道灵力,这灵力出现后,一旦触及雷剑,便立刻呈现缠绕之态,令雷剑渐有黯淡之意,便好似人醉酒一般。

    不多时,百余道雷剑,几乎是同时四散开来,化作无数道细小雷电,在虚空中消散,整个过程,不到三息。

    这是聂东的意境,酒只是表象,内在的,其实应该是醉。

    酒,能醉人,但醉人的,不仅仅只有酒!

    聂东毕竟是灵动中期修士,这番交手,他没有如唐风那般托大,从韩石天之关试炼的结果中,他早已看出,这韩石,极为扎手,而在那浩大天劫之后,他更是对韩石有了十二分的忌惮之意,故而一出手,便是狠厉的杀招,丝毫没有留力。

    但他还是没有想到,韩石尚未转身,仅仅只是回手一点,便是如此强悍的雷电神通,险些一个照面就让他受伤不浅。

    “韩石!”聂东大袖连挥,再度退出数丈,才将那些雷剑的反震之力化解,他目光闪烁,面色极为阴沉。

    无人看到,他掩在袖中的双手尚在微微颤抖,这次交锋他还是吃了亏。

    韩石这一击,以一己之力力退两位灵动修士,其威势之强,足以令同为元婴境的修士不敢正视。

    皇宫中,几乎是所有正在交锋之人,在韩石这可以称之为石破天惊的一击下,齐齐一怔,待到回过神来,随即各自收回法宝,退散开来。

    即便是已然不死不休的玄阳子与大长老杨非,也是在掐诀互拼一道神通后,身影各自飞退。

    两人已然打出真火,出手间皆是威力巨大的法术,元力消耗极大,彼此更是在斗法中受了不轻的伤势,若是就此打下去,很有可能,两人会就此同归于尽。

    两人虽都是想致对方于死地,却不想自己也搭进去,正好借此机会,各自分开,稍加调息恢复。

    周逸的身影在行动间飘逸无比,其身体四周似乎有无形之风,令他的动作速度极快。

    唐玄罡的功法与唐云封的别无二致,皆是庚金剑气。

    威棱四射的剑气,带着破开之声,穿梭着,只是,每一道,都与周逸的身影差之毫厘。

    在看到唐风惨败于韩石之时,唐玄罡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意,手下一慢,顿时让周逸抓住空隙,一掌拍出,带着一股玄青之色,印在他胸口,唐玄罡顿时喷出大口鲜血,飞退连连掐诀,才堪堪站稳。

    唐玄罡目露心有余悸之意,要不是他有至宝防身,单凭周逸这一掌,便足以碎灭他的肉身。

    诡异的寂静,以韩石为中心,笼罩整个皇宫。

    刚刚掀起序幕不久的大战,此刻有了停顿。

    即便如此,玄阳子一方,已有数十人在此战中死去。

    这些人,大多数是筑基期的弟子,他们此来本是观礼,却不想在这晋国皇宫中走到了人生尽头。

    他们的死去,有的是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也有在沉默中拼尽最后一滴血,直至灰飞烟灭。

    许多死去的人,连尸首都未曾留下,他们的身躯在神通法术中彻底崩溃,从此尘归尘,土归土。

    至于受伤的人则是更多,即便是有些元丹修士,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亦是感到元力不继,不得不选择大范围的躲闪。

    玄阳子一方的人数,较之杨非一方的少得太多。

    韩羽面色苍白,他的肋下有一道长长的伤口,这是他与李家三兄弟缠斗之时被李辰所伤。

    这一幕,与百年前东云城三族大比时有几分相似,当时的他实力还在李辰之下,如今他却有以一敌三之力。

    韩羽很清楚,若是再继续下去,他将难撑过百息。

    只是,那又如何?

    自从拒绝了北玄使者后,韩羽已然抱定战死之心,出手间狠辣至极,丝毫没有留下回转的余地,而正是这种寻死而战之意,让李家三人有了十分的忌惮,出手间不自觉地软了三分,如此,这才让韩羽在三人的围攻下,始终有周旋之力。

    卢长老身体微有些颤抖,面色惨白中透出些许灰白之意,蓦然,她身旁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扶住了她的身侧。

    这份感觉卢长老很是熟悉,不用去看,便已知晓是何人。

    她看了一眼李观云,眼中露出感激之意,若不是李观云力抗三位元婴长老,甚至犹有余力帮她数回,她怕是早已落败身亡。

    “青梅!”

    卢长老缓缓回过头来,眼中露出复杂之意。

    她如今稍有后悔之意,若是当时她狠下心来,不给青梅传去韩石的消息,或许今日,青梅便会避开此劫。

    她知道丹师的重要性,这也是皇室对玄阳门下手的缘由之一,晋国五大宗门中,唯有玄阳门有三位五品丹师,即便是皇室,也只有一位五品丹师。

    在她看来,以青梅的资质,踏入六品,甚至是七品,只是早晚之事,避开此事,即便是今日玄阳门从此除名,依然会有其他宗门,奉青梅为上宾,更有可能的,便是如她自己这样,加入宗门,成为一宗长老。

    “师尊!”

    青梅面色平静,目中露出坚定之意,她右手一翻,顿时多出一个玉**来,其中是她炼制的丹药。

    卢长老接过玉**,取出丹药服下,她很清楚,单论炼制疗伤丹药,青梅已然在她之上。

    青梅,已是五品丹师!

    玄阳子一方的众多伤重之人的身旁,青梅的身影不时出现,留下一颗颗疗伤之丹。

    此丹皆是五品丹药,效力不凡,几乎是刚服下不久,伤势便见好转,也因此,一道道带着感激的目光,落在青梅的背影上。

    李观云站在孙铄身侧,两人面容甚是苍白,但神色间却透出孤傲之意,他们的目光,落在皇宫中央,那一袭青衫之上。

    这种注视,并非只有他们二人,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带着希冀看向那青衫修士。

    北玄使者与皇族老祖的败退,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尽皆落在韩石的身上。

    即便是韩石试炼中带来的异象,即便是韩石所渡天劫宏大,即便是韩石有破劫之意,即便是有种种不凡之处,还是没有人能想到,韩石刚刚渡过天劫,踏足元婴,便能力抗两位灵动修士。

    而且,这并非是简单地抵抗,而是选择了出击,以正面硬碰硬的方式,以一种狂霸的姿态,伤了唐风,使得聂东不得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