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chapter66

    另一边。

    安卡一边留意着地形, 一边跟在唐毅的身后并排跑着:“我去, 这群人疯了是不是, 一上来连个招呼都不打, 你们全家属狗的吧!逮谁咬谁啊?!”

    他们进入之后传送的位置是随机不定的, 除了固定几个人走在一起外,剩余的队员都要依靠定位器来查找,而定位器又放在被教官们实现藏匿在这颗星球的各个隐藏地点的资源包里,所以唐毅当下做出决定, 先去寻找附近的水源, 再去搜索资源包。

    开局还算顺利,传送到场的时候,附近共有五名同伴,但接下来的霉运就像一匹脱了肛的野马一样朝他们奔涌而来, 拉也拉不住。

    先是不小心误入了猛牙虎的巢穴, 初始装备只有一把不足十厘米长的匕首,五个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猛牙虎引到沼泽区域, 在以走散了一名队员的代价下,算是解决了初场的危机。

    紧接着他们又遇到了本来性子温驯却突然朝着他们集体发疯的蛮平牛群, 逃命过程中四个人又被冲散,安卡和唐毅反应很快地集合到了一起,其余两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是否安然无恙都很难说。

    不过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弃权按钮, 使用按钮后机甲的封禁就会解除, 逃离战场不是问题。唐毅两人也没想到他们会出师不利到这种地步, 心态有点受到打击,加上体力消耗剧烈,干脆就找地方暂时休整。没想到安卡这次运气不错,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抵着,翻开表面的泥土后赫然就是一个资源包。

    ——并在翻看资源包的时候,碰巧遇上了帝国的搜索小队。

    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这些事,安卡表示自己真的日了狗了。

    他故意说得大声,但身后追击的帝国学员根本没受影响,依旧紧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势不把两人抓到不算完。

    唐毅尚且要冷静一些,击败敌方学员也算分,权限越多,分也越多,对方队伍里有人认得他们,知道他们分队长的身份就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不知从哪抽出了一把迷你□□丢给安卡:“只有一发子弹,等会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突然情况,省着点用。”

    安卡胸口端住枪,眼神往后瞄,追击的有近十个人,只击倒一个根本没什么效用。暗骂一声,安卡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周遭的环境上,企图用复杂的地形甩开对方。

    “这样纠缠下去对我们不利。”唐毅头也不回地说。

    如果两人现在是平常的状态,或许会选择正面迎击来谋取一丝机会,但此时的他他们先后经历了猛牙虎的缠斗、蛮平牛群的追杀,休息的点末时间根本不够恢复消耗掉的巨大体力。

    如果不是这些限制,暴脾气的安卡现在已经和他们打得难舍难分了,都是天之骄子,谁受得了只能被追着逃的命:“你倒是快想想办法!”

    小腿肉已经开始酸软,唐毅狠狠地咬了下拇指头:“俯身,往右!”

    “什么?”

    安卡来不及反应,被唐毅一力带跑。逃跑的时候找的是能跑的路,具体跑到了什么地方他两也不清楚,谁能想到看似平坦的侧路居然是一个斜坡!

    “姓唐的你疯了吧?!啊啊啊啊——”

    就这么下去不死也要半残。安卡惊出了全身汗,想要脱离,鞋底却蹭上了某种滑溜溜的液体,整个人飞一般地冲了出去,甚至反拉走了拽他过去的唐毅。

    唐毅本想接着斜坡的摩擦力停在小半坡的位置,因为那里挂着几根藤蔓,这也是他在上面就看到了的。但安卡现在这突发状况一出,他根本就收不住力,本能反应,反射性地要松开抓住安卡的手,又猛然醒悟般牢牢抓紧。

    两人没有悬念地滚下了陡峭的斜坡,身后追踪的帝国学员停在原地,一个个的都看愣了神。

    其中一人道:“我们也没准备把他们怎么样吧,这两个人,至于吗?”

    本来也不是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只要将对手抓住或者击败,计分器就会自动计分。

    “好家伙,他们就这样跳了下去,我们要不要救人?”

    “救什么救,这里又没有别的路,跟着他们跳下去送死啊?可惜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这两人可值不少分。”

    一人在安卡两人跳下去的位置蹲下身,手掌抚摸地面,朝着两人招了招手:“你们别说了,过来看看。”

    几个人凑了过去:“怎么了?”

    他们看到地面上遗留了一滩不明液体,无法形容这滩液体具体是什么颜色,总之就是黏糊糊,就像是某种野兽的排泄物一样。

    “这什么东西,好特么恶心你还伸手摸?!”

    那人脸色不变,将手指放在面前闻了闻,好像察觉出了某种异常,他站起身来:“我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你们没发现这颗星球的生物都比往常要暴躁了许多吗?”

    飓风灌入口鼻,下落途中的唐毅艰难地拿出了匕首,朝着陡坡狠狠一扎。匕首立刻被坚硬的石块弹开,一次不成,唐毅集中力量又试了一次,这次碰到的不是石头而是松软的砾石,勉勉强强没入了半截。

    接着砾石的缓冲,唐毅终于脱离了直线下落的状态,他不管不顾自己被磨出了血痕的虎口,第一反应拉住了快要旁边的安卡。

    “好,好家伙”安卡惊魂未定,胸口起伏剧烈地喘气道,“真的是兄弟,平常的肉没白让给你。”

    “”

    唐毅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胳膊更是战栗不已。小小的匕首和砾石根本支撑不了两个人的体重,就这么一两秒的时间,他感觉两人的距离又下落了整整一大截:“快看看周围有什么落脚点。”

    “好的马上,你坚持住啊!”安卡尽量保持身体静止,以免给唐毅造成多余的负担,两只眼睛飞快地搜寻着周围的事物,“往左看,左边有一个小石台!”

    唐毅吃力地往左边看,一瞬间只剩下了哭笑不得,那个小石台离他们大抵有三米远,但唐毅也知道,现在的他们别无选择。

    “你先过去。”唐毅道,“还记得以前玩过的‘荡秋千’吗?”

    命都是一分一秒争来的,更何况自己还挂在唐毅的身上,整个一大型拖油**。安卡没猪队友到问唐毅该怎么办,只是问:“你还有力气么?”

    “扔你过去没问题。”

    “那就快点。”唐毅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点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安卡心里揪着疼,“小爷准备好了!”

    “如果没跳上去,立马使用弃权按钮。”细密的汗珠从额上一点点地渗了出来,唐毅一字一顿地道,“我也会。”

    安卡支吾道:“准备了那么久,期待了这么久,还没正式开始,说什么结束。”

    唐毅双腿屈上,脚底板斜着撑在陡坡山壁上,猛地蹬起,身体划开一个巨大的圆弧。半秒的摇摆时间,就像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唐毅眼睁睁看着匕首逐渐从砾石中脱落,失重感到达的前一秒,他用尽了最大的力气将安卡给扔了出去:“看准了跳!!!”

    就这样甩出的距离当然是不够的,安卡看准了机会,在身体即将下落的时候,伸出右脚往山壁上狠狠一踩,左脚接替往上,竟是短暂地在近乎平面的山壁上实现了一段小跑,稳稳地落在了那一个小石台上。

    他落地之后身子后贴,目光已经跟随本心追向了唐毅的位置,但回首之际,看到的只是一个遗留在石壁上的深长划痕。安卡一下子就慌了神,撕心裂肺地喊:“唐毅?唐毅!”

    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对安卡而言大概就像经历了世界末日到来一般的绝望,但接着,下面就传来了唐毅微弱的声音:“我没事”

    安卡睁大了眼睛,声源就在附近,但往下只能看见深不见底的山涧:“唐毅?你人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

    唐毅的声音这会儿清晰了很多,听上去是真的脱险了:“我没事,我这能看见你,这个地方好像被人设置了某种障眼法,其实下面就是实地。”

    安卡一听,二话没说跳了下去。

    下落途中,身子在半空中滞留了一瞬,安卡微微凝视,肉眼只能勉强捕捉到从脚底下散开的一阵电磁波动,就像是受到了什么隐形的阻碍。然后安卡落在了地面上。

    唐毅正复杂地看着他,神色颇显无可奈何:“你还真就这么跳下来了。”

    安卡:“你不是说下面是实地吗?”

    唐毅:“但我也没说有多高算了。”

    安卡擦去了眼角下的湿润,眼睛还是红红的,几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唐毅的领口,将同伴扯到了自己的面前,:“妈的,下次不干了,要跳就一起跳!”

    唐毅任他抓着,顺毛答应了:“好。”

    两人对着对方的脸看了半天,心底都有种劫后余生的不真切感。安卡后退几步靠在山壁上,仰头望着天空:“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安卡。”唐毅突然叫他,“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放松得太早。”

    “什么?”安卡看了过去。

    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密封了的大型‘牧场’,零碎的肉末散落在地面上,围着的栅栏被装上了电磁网。

    在阳光的照射下,冰凉的金属光泽直直地射入了两名刚刚虎口脱险的学员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