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空间:天价神医 > 正文 第122章 再回司家

正文 第122章 再回司家

    司家老爷子伤的比程玉想象的还要重,人躺在床上是没有意识的,就跟个植物人一样,难怪不让见,这样子也的确没法见客,若不是自己编那么个理由,估计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见的。

    毕竟外界只知道司家老爷子受了伤,却不知道伤的这么重,看来是司家故意瞒着的,若是对头知道了这件事,估计无论如何都不会停手的。

    “老爷子这是?多久了?”程玉不由捂着嘴,平复着胸腔翻腾的情绪。

    “快半年了。”司博海叹了声气,“老爷子从张家回来后,自知伤势惨重,恐拖不了多长时间,便当机立断,封闭了五感以及神识,虽然对伤势恢复没有太大的作用,但至少能多拖一段时间。”

    程玉悄悄擦掉眼角的泪,然后对两人说,“我想查看一下,你们能回避一下吗?就是我这师傅比较怪,总说医不外露什么的,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我就是做了什么,你们也不会让我走出这个门不是。”

    “既然能带你来,自然是信你的。”司博海扶着弟弟往门外走,“我们就在外面等,好了喊我们。”并把门关上。

    门关上后,程玉忙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子里是提前装好的灵泉水。

    程玉打开盖子,把它给老爷子灌了进去,这灵泉水可是没经过稀释的,也不知道效用如何,应该能帮着老爷子恢复些,至于坏的作用应该是不会有的。

    灌完之后,又观察了会儿,见没什么问题,程玉就推开门,从老爷子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具体情况,到时联系上我师傅,我会跟他说的,尽量把他带过来。”

    程玉看完老爷子没再停留,就离开了。

    程玉离开没多久,司家就开始人仰马翻起来。

    刚把程玉送出大门外,正往回走的两兄弟,却被专一看护老爷子的人告知老爷子醒了。

    两兄弟愣了下,是赶紧往老爷子院子里赶啊,去到的时候,正看到老爷子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和双腿。

    “爷爷,你真醒了。”

    司博海和司博川看到这一幕,顿时红了眼睛,无比激动地来到了老爷子的床前。

    “人呢?”老爷子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放到了周围。

    “什么人?”兄弟两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高人啊。”老爷子着急地搜寻着。

    “没有高人啊?那来的高人?”司博川也跟着看向周围。

    “你个死小子,还跟我装,没有高人,我怎么可能醒过来?”老爷子吹胡子瞪眼道。

    司博海又问了负责看护老爷子的那人,然后对老爷子说,“爷爷真的没有,除了程玉之外,今天再没有外人进你这房间来。”

    “程玉是谁?”老爷子忙问。

    “我认的妹妹,今天第一次上门,非要过来看看你,看多懂礼貌,可孝顺了。”司博川忙在老爷子跟前说程玉好话。

    老爷子听了他这话,气的差点没再晕过去,“我打死你个臭小子,你妹妹尸骨还未寒呢,你就又认了个妹妹回来,你是想我气死我啊……”

    司博川吓的赶紧躲到大哥的身后。

    “你别躲,你给我过来。”老爷子在床上叫道。

    “我不是怕你打我,我是怕你把自个儿身体给打坏了。”司博川从大哥背后探出脑袋说。

    司博海忙说,“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醒了,身上的伤这是好了吗?”

    老爷子说,“我就感觉一股浓郁的灵气进入到我的身体,身体机能开始恢复了些,伤那有那么容易好的,不过是恢复了些罢了,不需要再封闭五感躺在床上了,真不是你们帮我找的人?”

    “真没有。”司博海说。

    “你说会不会是程玉?”司博川突然说,“她一看完爷爷,然后爷爷就跟着醒来了,而且,今天她来家里的时候,一直说要见爷爷,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她多大了?”老爷子不由问。

    “十五六岁?十六七岁?”司博川说,“我没仔细问,大概就那么大。”

    “十几岁这怎么可能?”老爷子显然不认为是程玉,“你跟这程玉是怎么认识的?”

    司博川便把跟程玉认识的过程跟爷爷说了遍。

    “对了,程玉还跟我们带了不少东西过来呢,都还没来得及看呢,要不先看看她拿了什么东西再说?”司博川提议道。

    司博海找了个人,去把客厅里程玉拿过来的东西拿了过来。

    “给我吧。”司博川接过袋子,开始一样样地往外掏,“这是苹果,这是樱桃,这是草莓,这是,我去,这,这,这是人参吗?我的妈呀……”

    司博川刚一打开盒子,就被盒子的东西,惊瞎了眼,全须全尾,跟个小婴儿那么大的一根人参,刚一靠近就感觉浑身舒爽无比。

    “快给我看看。”老爷子着急地说。

    司博海忙接了过去,递给床上的爷爷。

    老爷子捧着盒子的手是颤抖不已,“这人参足有千年了,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参,无价啊。”

    “而且还是两条。”司博川又打开一个盒子,震惊的都快要说不出话了。

    “这,这怎么可能?”老爷子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丫头怎么会给我们送这么大的礼,再说,像你说的,没背景没实力,也不像是有这些东西的人啊,只是有,人家也不会随便送的,随便放出消息去,就能抢的头破血流,她就这么直接送给我们了?”

    司博海想了下说,“她这样,也是信我们。”

    老爷子说,“这事万万不能说出去,看来我之所以醒来,也是因为那丫头了。”

    司博海说,“不会传出去的。”

    老爷子疑惑地问,“只是她为什么对我们家这么好?”

    “我都说要认她做妹妹了,难不成是因为这个?我的家也是她的家?”司博川看看两人。

    显然,这解释是不成立的。

    “我不管,反正她这妹妹我是认定了,跟她在一块儿,就感觉跟楠楠在一块似的。”司博川抱着一坛子酒说。

    说到司家的小女儿,屋子里其余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屋内气氛瞬间凝滞。

    司博海转移话题说,“有这两跟人参,爷爷的身体也能恢复一些。”

    老爷子点了点头,“赶明你们去谢谢她,不,这么大的恩情,我要亲自去谢谢她。”

    司博川还在哪里嘟囔,“程玉怎会有这些东西?碰上梁午那个混蛋,真真是好好的白菜被猪拱了。”

    老爷子瞅了他一眼,“你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呢?你抱着的是什么?”

    “看着像是酒坛子,我打开看看。”

    司博川掀开了盖子,浓郁的酒香和蕴含的灵气瞬间弥漫而出,“我去,灵酒?赶紧拿三个杯子来。”

    司博海忙拿了三个杯子过来,倒了三杯出来,司博海先拿了一杯递给老爷子。

    老爷子喝了口,顿时感觉神情目明,震撼不已,不过却没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交代两人,“今天的事千万不能说出去,这酒,这人参,若是被人知道,会给那丫头招来横祸的,灵酒我也喝过,可从来没喝过如此醇厚的,这丫头如此对待我们,我们司家以后一定要全力护着她。”

    兄弟两不由点了点头。

    屋内的三人心里都震撼不已,即使没有这些东西,司博川和司博海也会护着她的,因为,在她身上察觉到的那种感觉,是无关乎这些外在东西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估计程玉能毫不犹豫地拿出这些东西来,也是出于这种心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