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打黑拳的那些年 > 第942章 迷茫,无助

第942章 迷茫,无助

    夜黑的深沉,一道阴暗的帷幕从天边的山顶上拉下来,宛如一道铁幕一样,将我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和外面更为广阔的世界隔绝开来。

    李子林他们已经行动了几个小时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到他们的胜负如何。

    世界越久,我心里的不安就越多,这黑漆漆的夜空,更是让我感觉胸口一阵压抑。

    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到底是哪一方面哪一点是我所遗漏了的。

    灯光透过窗户投射到外面的地上,有些冷,也有些刺眼。

    当最后一杯酒从我的杯子里进入的喉咙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瞬间想明白了自己到底是遗漏了什么。

    萧阳,我所遗漏的就是萧阳本身。

    萧大炮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李子林和徐盛他们当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对他的身份我们用不着有任何的怀疑,但是问题来了,萧阳的身份,我们如何能确定呢?

    换句话说,我们都知道萧大炮有一个徒弟叫萧阳,可问题就在于,有谁在这之前见到过萧阳呢?萧阳长什么样,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也就是说,有谁,能够肯定我们面前的萧阳就是真正的萧阳呢?

    如果是也还好说,可如果不是,那站在我们面前的萧阳又是谁?

    先到这一点,我的心脏立马一沉,急忙问虹姐:“虹姐,你在这之前,有见过萧阳长什么样吗?”

    虹姐愣了一下,随即摇头:“没有。”

    果然,虹姐没有见过,李子林和徐盛他们当天遇到萧阳的时候,很明显也是没有见过的,不然他不可能认不出来萧阳的身份,这么一说的话,那我们面前这个萧阳的身份,就有待商榷了,甚至他可能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萧阳!

    而如果他不是,那萧大炮的真正徒弟萧阳,又在哪里?

    这是一个一连串相连的问题,一旦我所想到的这个环节出了问题,那么后面的所有事情,都将陷入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

    “你是说,这个萧阳,可能是假的?”虹姐也明白了我的话。

    我点头,道:“对,而且现在看来可能性很大。萧阳的师父是萧大炮,而萧大炮曾经是和李子林徐盛他们都有过交情的,可以说在华夏武林中也是最顶尖的一批存在,就凭这个身份,很少有人会去怀疑。”

    “而他正是利用了这个身份,蒙骗了我们,这样一来只要他参与进了这个团体,得到华夏武林人士的认可,也就能够理所应当的进行其他事情了。”

    “可是,如果他是假的,那真的萧阳又在哪里?再者,他若是假的,那他又是什么身份,给你的那张纸条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虹姐也是一阵疑惑。

    我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但如果他不是真的话,你真正的萧阳显然已经很危险,甚至可能不在了。而他的身份和目的,很大的可能性就会和神宫有关了,现在我们必须要先联系李子林他们,这一次行动,怕是凶多吉少!”

    虹姐点头,这一点看似只是一个小点,甚至只能是一个疑点,如果不是真的就丝毫无关紧要,但如果这一个点出错了,那么问题就大了,真正的大了。

    现在前去拦截神宫的人可是整个华夏的武林精英啊,如果这一批人损失惨重,那昆仑道宫一战,谁能去应对?

    单凭李子林和徐盛,我并不觉得能够直接硬刚整个神宫。

    可现在,怎么能去把消息传递出去?

    “我有办法,但是需要一定时间。”虹姐站起来,事不宜迟,只能马上就行动。

    我跟着她一起出去,不管时间要多久,现在都必须要把消息传递出去,打电话只怕是不行的,你想一群人都在动刀子,你打个电话谁能接。

    这种时候反倒是最原始的预警信号更管用,但是能不能让他们看到就只能看运气了。

    可这一次,我们失算了。

    我和虹姐的信号还没有发出去,另一间我最担心的事情却已经发生了。

    我看到有人从外面回来了,以很快的速度在往夜不归酒吧移动,但是步履却并不稳健,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狼狈,明显是在逃窜。

    这一看我心里猛地一沉,急忙跳下楼去,定睛一看,过来的人正是之前随着李子林他们一块出去的人,一共三个,但是此时的他们,却是一身鲜血淋漓狼狈不堪,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厮杀。

    “跑,快跑!”

    当头的一个人声嘶力竭的冲我嘶喊着,我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当初随着武当过来的弟子,明字辈大师兄明令。

    只是此时的他却已经一身的狼狈,显然是经历过一番血战。

    “明令,怎么回事,其他人呢?”我上去抓住他,他的呼吸声一片沉重。

    “散了,都被冲散了,敌袭,敌袭的人太多了,全是虫,到处都是虫,死了,都死了……”

    明令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手臂,瞳孔都已经有些涣散了,说话也是有些不搭边,脸上的惊恐一阵盖过一阵。

    明令的本事我是见过的,虽然谈不上一流,但是也绝对不低,尤其是心性更是稳定,能够让他吓成这个样子,那么他之前所经历的事情肯定是极其恐怖的,这一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会让他都吓成了这个样子?

    “明令,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冷静,给我说清楚。”我强行抓住他,心里一动,一股凉气从小腹中沿着手臂传到他的身上,希望能够帮助他冷静下来。

    在天蚕蛊的气息之下,命令终于的恐慌终于慢慢降低了一些。

    “明令,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人都哪里去了?”

    “被包围了,我们都被包围了,四周都是虫子,全部是虫子,沾到就死了,谁也活不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一问,明令的惊恐明显又加深了不少,我心里也多少搞清楚了一些事情。

    听他的话,似乎是他们的人都集体遇到了袭击,被神宫的人给包围了,同时似乎是遇到了大规模的虫子袭击,很多人都因为这些虫子丧生了。

    可是,什么虫子能够将一群武林精英都触之即死,这么厉害?

    毫无疑问,我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李子林和徐盛他们人呢,那么多人,逃出了多少?”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看到很多虫子,我杀出来了,其他人都不知道。你们快走,这个地方不能留了,他们很快就会过来,谁也活不了,不走谁也活不了的。”

    明令又激动起来,挣扎着就想要跑。

    我不知道具体情况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大致已经了解了,他们遇到了袭击,被冲散了,明令在匆忙之中杀了出来,但是神智也已经明显受到了影响,他应该是凭借脑子里潜意识对这里的印象所以逃回来了这里。

    同时神宫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夜不归酒吧,此时还有人马在朝这边过来,想要赶尽杀绝,明令要我们现在就逃。

    “虹姐,怎么办?”我转头看着虹姐,心里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没有办法了,夜不归不能待了,马上走。好在今天这里不营业没有人,不然,只怕又要多出许多无辜受牵连的人了。”

    虹姐想了一下,立马有了决断。

    我拖着明令几个人上楼去了,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立马叫醒了杨天天。

    这货倒好,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危机,这个时候还在呼呼大睡,被我拎起来的时候穿着睡衣,就差没有和我翻脸了。

    直到我将她从房间里拖出来,看到了明令几个人之后,脸色才终于变了。

    “他们,他们怎么回事?”

    “遇袭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我说。

    “遇袭,遇袭是什么意思啊?”杨天天一脸惊异。

    “还能有什么意思,你林哥他们中了埋伏,我们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现在神宫的人杀过来了,想活命的就跟着我走!”

    我捏住她的脸就是一声吼,给她吼得脑袋一歪,愣了好一会儿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不可能,林哥是不可能输的,他怎么可能会输了。”

    我实在是不能等她这墨迹了,随意在她房间里收了几样东西和衣服,拖着她就直接往外走了。

    现在已经不是我要去粗暴了,实在是不粗暴也没有办法了。

    我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能够将这么多人都冲散,那这一次神宫的人肯定很厉害,而且很明显是动用了各种诡异手段的,我们绝对不能正面碰撞,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走为上。

    很快,虹姐也收拾好了,我本来以为朱老板会和我们一起走,结果他却不走,他只是让我们自己离开,说他不会有事。

    没辙,我也不能强行拉着他走,只能和虹姐还有杨天天遗迹十几个留在这里的武林人士一同走了。

    月黑风高,凄凄凉凉。

    我和虹姐带着一群人穿梭在黑夜之中,,目的在何方,我不知道,此时的我,感觉仿佛是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个高中时代的我。

    迷茫,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