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春野小农民 > 第483章 再遇小太妹

第483章 再遇小太妹

    一整天,秦小川都在国际会展中心忙着招待前来试吃蔬菜的客人和要求的代理商,直到下午四点钟,张欣然来接他去萧家。

    跟干妈佘水秀道别后,秦小川就钻进了张欣然的军车里。一路上,秦小川不怎么说话。半个小时后,就到了萧家。

    秦小川下了车,发现眼前是一所极为豪华的住宅,四周绿树葱葱,豪华的大门前竖着两只巨大的玉狮子,给人一种豪门大户的感觉。

    萧敬腾和萧治宇站在门口迎接二人。

    萧敬腾穿着一身红色的丝绸唐装,给人一种魁梧伟岸,又老当益壮,精神抖擞,浑身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感觉,好像逢年过节似的。

    而今天的萧治宇一身军装,稳重大气,高大威武,浑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不怒自威。

    张欣然把两手的礼包交给秦小川,走到萧敬腾面前,乖巧的说道:“萧爷爷,好久不见,呵呵,您老的身体还这么健康。”

    “呵呵,萧爷爷看到然然来了,身体就格外的好了。你爷爷身体还好吧?”萧敬腾笑着说道,眼睛却看着秦小川。

    “我爷爷身体硬朗着呢,他经常念叨着您,要我代他向您问好。”张欣然笑了笑,拉过后面举步不前的秦小川,介绍说:“萧爷爷,这位就是我的朋友,秦小川。”

    秦小川有些发愣,其实刚一看到萧敬腾,他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感觉眼前的这个人非常熟悉,这种熟悉就象是家人一样。

    而且那种亲切的感觉,随着萧敬腾的一言一笑,越来越浓,所以他才会愣在当场,直到张欣然把他拉到萧敬腾面前,他这才回过神来,笑着道:“萧爷爷好,我叫秦小川。”

    萧敬腾仔细打量着秦小川,微微颔首,道:“好,好。”

    萧治宇站在那儿,面色淡然,始终没由开口。

    “爷爷,我们家来什么客人了?”

    忽然,一道娇憨的声音从大门里传来。

    萧敬腾回首笑道:“哈哈哈,沁沁,快过来,是你然然姐带朋友过来玩了。”

    紧接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萧沁沁嘴里咀嚼着口香糖,穿着一件休闲衣和白色的牛仔裤,裤子腿上居然还有几个故意剪成的破洞,露出里面的丝袜颜色,两个大耳饰银光闪闪的,看上去像个非主流小太妹似地。

    她瞪着秦小川道:“是你?”

    秦小川也没想到萧沁沁居然就是今天在会展中心撞到的那个女孩,脸色不免有些尴尬。

    萧敬腾很意外,但非常高兴,笑呵呵的说:“沁沁,你们两认识?”

    萧沁沁鼓着腮帮子,冷哼道:“我才不认识这个大色狼!”

    萧敬腾沉着脸训斥道:“沁沁,上门是客,不许乱说。”

    张欣然走到萧沁沁身边,拉着她的手,笑着说:“沁沁,小川哥哥是个老实人,怎么会是大色狼呢?你肯定是误会他了。”

    萧沁沁白了秦小川一眼,不悦的说:“然然姐,你别被他家伙的外表所迷惑,他今天欺负我了,就是个大色狼。”

    张欣然看着秦小川说:“小川,怎么回事?”

    秦小川苦笑着说:“今天在会展中心,我们不小心撞到了一起,我都跟她道歉了。”

    萧沁沁冷哼说:“你偷看我的胸,还想摸我的手,就只说声对不起,这算什么道歉?”

    秦小川很是无辜的说:“我哪有啊。我是想拉你起来。”

    萧敬腾一听,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哈哈大笑说:“都是误会,误会哈。”

    萧沁沁松开张欣然的手,走到萧治宇身边,拽着他的手臂,摇啊摇的,撒娇说:“宇哥哥,你平时最疼我了,你帮我教训他一下吧。”

    萧治宇拿这个小妹妹没办法,摸着她的头,爱怜的说:“这家伙很厉害,你二哥身边的十几个保镖都奈何不了他,你想我也出丑啊。”

    萧沁沁不依的摇着他的手臂说:“就算他这么厉害,你也能行的。宇哥哥,你快帮我吧。”

    萧敬腾清楚自己这个宝贝孙女的秉性,沉着脸说道:“好啊,沁沁,别在这儿胡闹了。”

    萧沁沁见爷爷不高兴了,这才不闹了,跑到张欣然身边,拉着她的手说:“然然姐,我们玩去,别理我爷爷这个老古董。”

    萧敬腾笑着对秦小川说:“秦先生,这丫头平时野惯了,请别见怪。”

    “她挺可爱的。”

    秦小川笑笑,跟着萧敬腾和萧治宇走进了大门。

    一进院子,秦小川就感觉一股淡淡的煞气,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双目一扫,看到院子里种着的那颗银杏树时,似乎明白了。

    来到大厅坐下,女仆就送上茗茶。

    还没喝上一口,秦小川就看到进来了两双十分不友好的眼光。

    这两双眼光,来自一位脸颊肿得像猪头的男人,和一个长得徐良半老的中年美妇。

    他们目露凶光的瞪着秦小川,秦小川却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中年美妇,秦小川不认识,但猪头脸,秦小川却很熟悉。

    猪头男就是萧治国。

    “你个恶棍,杂种,敢打我儿子。”唐清虹突然发疯似的扑向秦小川。

    “唐清虹,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家的!”萧敬腾大声呵斥道。

    唐清虹像头暴怒的母狮子,怒瞪着秦小川,恨不得立即将秦小川生吞活剥了。

    秦小川瞥了一眼泼妇一样的唐清虹,然后淡定望着萧敬腾。

    萧老爷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今天真是摆了一出鸿门宴?专门为他那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孙子兴师问罪来了?

    秦小川冷笑着,就这么静静的望着萧敬腾。

    坐在秦小川身边的张欣然,亲眼见证过是怎么回事,立刻替秦小川解释说:“唐婶,你误会了,小川并没有把治国哥怎么样。”

    唐清虹怒火更大了,指着萧治国的猪头,怒气冲冲的说:“治国都被他打成这样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萧治宇冷声说:“大婶,那是我打的,别怪到别人身上。”

    唐清虹撒泼道:“你打的?你就能随便打人了吗?你眼里还有你大叔和我这个大婶吗?”

    萧敬腾喝道:“打得好!唐清虹,你要是还在这里胡搅蛮缠,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

    唐清虹愣了愣,假惺惺的抹了一把眼泪,哭哭滴滴的说:“看来萧家我们娘儿俩是待不下去了。治国,我们走,回你姥姥家去,让你姥爷来说理。”

    说着,灰溜溜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