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雀登枝 > 346.第三四六章 玉华

346.第三四六章 玉华

    坤宁宫挨着山墙放了一溜名贵的紫袍金带, 开得极好的芍药在艳阳的照耀下愈发妖娆。此时却没有人有闲情去观赏这些名品,大殿上的诸位诰命夫人不住地交头接耳。

    方夫人平生从未受到此等羞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挺直背脊大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圣人费尽心思挖出我女儿的陈年旧事,还特地挑选在这堂皇的坤宁宫揭破,就是想抹煞我彰德崔家的流芳百年的清名吗?只可惜崔莲房多年前就已为他人妇, 是好是孬只是她自己的事!”

    张皇后皱眉正要反驳, 就见皇帝微微晃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正疑惑间就见殿外一阵喧哗,一个穿着退红色地宫裙的女子大步走了进来, 在大殿上前前后后转了一圈后直不楞登地大声喝道:“我的谭郎呢, 你们到底把他藏在哪里?本宫是当朝太子妃,你们若是不把他老老实实交出来, 就全部拖出去杖毙!”

    众人正看得莫名其妙,却听方夫人失声惊叫道:“玉华,是你吗?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就有年纪大的诰命夫人倒抽一口凉气,认出眼前尚有三分姿色的女子正是方夫人的长女崔玉华,二十年前薨逝的文德太子遗下的未亡人。只是听说她和文德太子感情甚笃, 自丈夫病逝之后哀毁过度, 在冷宫中闭门不出吃斋念佛以了却残生。

    方夫人惊疑不定地拉着长女的手, 看她衣饰虽然干净但并不是上好的料子,头发也只是松散地挽着, 连一支寻常的钗钿都没有。脸上的神情似醒非醒分明是神志不清, 在自己面前只是口口声声地叫什么“檀郎……”

    她猛地一抬头厉声质问:“臣妇每年都递帖子到宫里, 想要见一见我的苦命的女儿。皇后娘娘每回都派宫人跟我说,太子妃好好的就是不愿意见人。二十年了,娘娘你也是有孩子的人,怎么忍心看着这孩子糟践成这副模样?”

    皇帝皱着眉头有些不悦,“文德太子二十年前就没了,眼前只有在梵华殿吃斋念佛的崔居士。方夫人一口一个太子妃,可知这是僭越之罪。身边随侍的宫人呢,怎么让她跑出来了,要是惊扰到各位诰命该当何罪?”

    就有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嬷嬷站出来温声道:“崔居士每天早上吃完饭后都要念一个时辰的《法华经》,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非要到前面来。大概是没有按时用药,再者坤宁宫里有乐器弹奏的声响兴许勾动了她的心疾,奴婢这就将人带回去。”

    方夫人知道眼前的情形不对劲,但是母女连心又是二十年未曾见面的长女,便不管不顾地大声喝问道:“她怎么变成这副样子的,既然有了病痛,为何年年往家里捎去的书信都是在报平安?我要是早知道你过得是这般苦日子,娘就是拼死也要把你接回去!”

    一入宫门深似海,不管如何荣宠,在皇宫里生存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一坛子苦水。

    崔玉华东张西望,忽地有些明白过来欢喜地拉着方夫人的手道:“娘,你怎么进宫来了,是来看我的吗?几日未见你好像老多了,我那里还有些上好的当归丹参,都是进贡之物外面有钱都买不到,你走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包起来带回去。”

    方夫人见她清醒过来认得人一时大喜,正待细问就听长女紧张地捂着肚子道:“我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他们不让我生下来,说这胎来得不正。娘你去帮我求求父皇母后,他们说过要把我当女儿看待的。眼下我有了心爱的谭郎,为什么不让我出宫嫁人好把孩子生下来?”

    方夫人心头的恐惧一点一点加大,细看长女的腰身依旧纤细,哪里就有五个月的身孕?就轻嘘一口气强笑道:“可见是发癔症了,文德太子都去那么多年了,哪里还会有什么身孕。还有大庭广众之下,不要一口一个心爱的檀郎。娘知道你跟太子殿下感情深厚,难道这么多年过去还走不出来吗?”

    崔玉华歪着头怔然,忽地发怒道:“他姓谭,我不叫他谭郎又叫他什么?我在梵华殿日子过得凄清,只有每隔十日他进宫给我请脉时才感到快乐。谭郎给我带宫外的点心,还给我讲宫外的见闻。娘,你去帮我求求皇后娘娘,应昶已经死了十年了,我后悔了不愿意待在宫里,放我出去吧。我已经有了谭郎的骨肉,再过些时日就遮掩不住了!”

    仿佛一片惊天炸雷在耳边响起,方夫人呆若木鸡怔立当场。

    在场的诰命夫人在来之前大致都知道今天的这场宴会不会轻易善了,却哪里想到会看到听到宫闱秘密事,一时待在原处不敢动弹。大家都是人精子,几句简单的话语已经勾勒出事情的大概模样。

    崔玉华口中的檀郎原来是谭郎,约莫是一位姓谭的御医。在文德太子薨逝十年后,两人悄悄有了苟且。别的人就罢了,已故太子的未亡人竟然有了身孕,皇家大概是想办法遮蔽了这件丑事,却没想到今日让崔玉华自己当众喊了出来。

    众人看着一片懵懂的前太子妃,又看看堂上一片漠然神情的皇帝,心底里都是一片冰凉。到底是什么缘由,让这位帝王不惜皇家颜面扫地,竟然决定当众捅破此事?再联系到方夫人的另外一位女儿崔莲房,婚前不顾廉耻与人私通生女,结果闹得一对亲生儿女差点结为夫妻……

    这一**的打击让方夫人心口上下翻涌,一口血腥气在喉咙眼迫逼而出。

    她顾不得搽拭嘴角猛地抬起头来,死死盯着今日的始作俑者恨恨道:“我明白了,圣人煞费苦心地安排了这一场场的好戏,就是想要我崔家人颜面扫地,永世抬不起头来是吗?只可惜崔家人世代读书人,只知道头可断血可流,唯有一根傲骨是打不断敲不弯的!”

    皇帝闲闲望过来一眼,不再掩饰自己的目的,厌弃睥睨道:“朕何须跟你绕弯子,只是不齿一向标榜自己出身世家的方夫人,一身不修何以修天下?培养的儿女尽皆是一些男盗女娼之流。可叹朕瞎了眼睛,竟把这些败絮其中的东西奉为圭皋,让彰德崔家执掌江南士林的牛耳,真真是可悲可叹!”

    一边是懵懂如幼儿的长女,一边是被人揭破丑事的次女,方夫人真是一口老血又要喷出来。她强自镇定下来,“老妇是有过错,这几个女孩都是我亲自教养,因为溺爱不免有失差池。彰德崔家一向以德行服人,老妇回乡后会自请入家庙永世不再出门,以赎今日的过错!”

    殿堂上的诰命夫人们再也坐不住了,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不该听的宫闱秘事,有些时候好奇心是会杀死人的。于是,一位年纪颇大的宗室夫人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告退。皇帝无可无不可地应允了,接着告退的人越发多起来。片刻前熙攘的大殿就剩下与皇家关系紧密的寥寥数人。

    皇帝面对节节败退的敌人并没有心软,而是又抛出一片锋利刀箭。

    他敛了眉目慢慢俯下身子道:“方夫人的长子崔翰总是你丈夫亲自教养的吧,外界传他谦顺知礼宽容待人。可是据朕所知,二十年前你的这三个儿女联手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呢。夫人你一向运筹帷幄智计过人,朕不相信这其中没有你的手笔。”

    皇帝喉咙里发出一阵呵呵冷笑,“只是最后你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你的预期,竟然变得不受控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你救得了这个就救不了那个,手心手背难以取舍,这里头的滋味只怕不好受吧!”

    二十年前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张皇后心头一跳,与寿宁侯府的张老夫人快速交换了一个眼色,都知道彼此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方夫人强自镇定,抿紧下颌道:“老妇不知圣人所指何事?”

    皇帝手一挥,乾清宫总管太监阮吉祥便递上厚厚一叠文书。他摩挲着几乎泛黄的纸张,缓缓道:“二十年前文德太子意外薨逝,皇后失去了一个儿子,王朝失去一个储君,朕失去了一个培养了多年的太子,总得有人给朕一个交代!”

    站在末尾的刘泰安本就心头有鬼,听闻此言吓得双膝一软咚地一声跪在地上。刘肃双眼一闭,终于知道自己矫诏圣旨后皇帝由始至终为什么不杀自己了,原来所有的根结都在这里藏着呢!

    皇帝看都未看他们一眼,拈起几页纸继续道:“逼得太子自尽身亡的就是这三封书信,看起来是太子写与刘泰安的妻子郑氏的亲笔所书。言辞缠绵情意深重,让人不禁感叹这二人竟然有缘无分,一对有情人生生被迫各自嫁娶!”

    “献上这三封信件的人就是刘泰安本人,他说他不敢擅专,特特请朕来处理此事。朕为给大家一个交代,特特将郑璃连夜唤进宫来亲自过问,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却性情刚烈,竟愿意以死证太子的清白。那时她已经怀有七个月的身孕,面对死亡毫无惧色。朕最后问她还有什么心愿,她说此生此世惟愿与刘泰安不复相见!”

    众人神情各有所思没有言语,刘泰安股若颤栗口不敢言。

    皇帝狠狠捶在桌案上大怒道:“这便罢了,朕却不知在位多年的皇宫竟然像市井之地一样,郑璃身亡的消息不过半天就传至太子的耳中。若非有心人故意泄露不实消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太子怎么会激愤之下饮鸩毒自尽,连一句解释的话语都不屑留下,空留一对伤心的父母。”

    “朕费尽心血手把手培养出来的太子,他是什么样的品行朕一清二楚。怎么会跟已经嫁做人妇的表妹有牵扯,所以这信上面的字朕一个都不相信。那么问题就在这里,照这个婢女红罗所述,元和七年的三月,崔莲房你到底得到哪路神仙的点化,竟然可以提前预知刘泰安的妻子郑氏会没有好下场?”

    崔莲房简直如坠地狱,一重复一重的噩梦永远没有尽头,委顿在地哆嗦着双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做梦都想不到二十年前已然尘封故土的往事竟然会被人重新翻出来,证据确凿连些许反驳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