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灵大天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华农烤法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华农烤法

    “真的?”狼人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随即让开身子。

    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昊尺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怕引起麻烦,他直接敲晕这货就好了,何必这么浪费时间呢?

    眼下有了光明正大的机会,昊尺自然要把危险降到最低。

    狼人虽然很警惕,却还是从背后拎出一只雪白的兔子丢到昊尺面前。

    “你做一下!”

    面对警惕的狼人,昊尺也懒的废话,拿着兔子走到一颗树下,开始处理。

    很神奇的是这只兔子被一支箭矢贯穿脑袋,可血液并未凝结,反而还有点生气的冰凉。

    也对,能生活在如此环境中的兔子怎么可能也平凡呢?

    昊尺从地上挖了一个冰坨子雕刻成一个大碗,从怀中拿出血焚凝结的水果刀隔断兔子的喉管,并倒悬兔子,让那些血落进大碗中。

    沥干血液,昊尺割下兔子的脑袋放到一边,并未划破兔子剩下的皮,而是用刀分离皮和肉之间的联系。

    等昊尺拨好皮,那光滑粉嫩的整只兔子肉被剥离了出来。

    昊尺把肉放到雪中,往兔子皮里填充大量的雪,几丝血焚之力引燃兔子皮里的血肉,一时间里面似乎没有了腥的气息,反而里面的雪变成了沸水。

    那一根棉线扎紧兔子皮的入口和出口,昊尺随意就把他们埋进雪里,从雪中拿出了先前的兔子肉。

    一番开膛破肚,昊尺取出了兔子心肝肾等食材放在雪地上,并把肥肠埋进雪里。

    做完这些,昊尺又做了一个大一点的冰碗,斩断兔子的两只前肢后将剩余的兔子放入冰碗中。

    从怀中拿出一包雪白色的盐,昊尺沾了一点摸匀前肢,然后才把前肢反倒雪地中。

    抓了一把盐洒在冰碗里的兔子肉身上,昊尺收起盐,又拿出陆陆续续的一些东西,如大蒜(四季处于大雪纷飞的高原栽培三十年成型)、生姜(四季处于炙热的谷地培育二十年成型)、黑色小**(采自冰上高原培育一百年成熟的黄豆酿造而成的酱油)等。

    这些调味料都是自己种的,一直舍不得吃,这次为了进入里面,贿赂得到位,让狼人终生难忘,然后就可以借机套出一些话来。

    大蒜捏成蓉、三百年成熟的孜然所磨成的粉、生姜捏成蓉、小半**酱油一起倒入冰碗中,昊尺又拿出一**由冰菓酿造的冰油酒,开始注入灵魂。

    兔子肉是处理好了,兔头也剥去了薄薄的小皮,也丢入了冰碗中搅拌均匀。

    把调料和兔子肉搅拌均匀后,昊尺拿起一个冰盖盖在冰碗上,并挖了雪把他们埋了起来。

    从雪中扒出肥肠,昊尺用雪揉去废物,剥去肥肠里面的一层薄膜,加雪一直揉搓。

    这段时间,昊尺把心、肝、肾等食材却成碎放入冰碗的血中,并加了盐、酒搅拌均匀,最后灌入了肥肠中。

    肥肠两端打了结,昊尺把肥肠吊在树上,让空气慢慢把血液凝结。

    “就这样?”狼人看着昊尺不再动手,不由失望不已,如此做法也叫好吃?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一只兔子,还浪费了自己大把的时间。

    “目光有点短啊,少年!”昊尺不屑的笑了笑,道:“等一个小时,腌入味后保管你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那我拭目以待!”狼人喉头动了动,眼神将信将疑。

    漫长的时间过去,昊尺挖出冰碗,把兔肉提了起来。兔肉被注入灵魂般的调料腌如味,色泽也发生了暗红色的变化,看上去就令人食欲大增。

    “好东西!”狼人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却也知道眼前的肉突然有了一种缭绕的神韵。

    “生火吧,你。”

    狼人连忙拿起长枪往树上一阵乱扫,打落无数枝条,不一会便抱了一大抱枯枝过来,费了好长时间才点燃了篝火。

    “难为你了。”昊尺有些无语,眼前的狼人竟然连生火都这么费时,真的是...大开眼界。

    找了好几根铁丝把兔子肉绑在一个铁质十字架上,最后把十字架架到篝火上烤制,昊尺让狼人先慢慢不停的转动着兔肉,自己则继续料理那些剩下的东西。

    兔子皮内装满了雪,昊尺把兔头和装满食材的肥肠一起放进去,又倒了一小**自制辣椒面(火山地区培育一百年成熟),牢牢扎紧,直接放入篝火中。

    这些调味料都是天然的,昊尺当时只采摘了他们,并没有来得及培育,不过倒是把种子种了下去,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继续长出来。

    实际上昊尺也可以让小黄书来培育他们,但最终却只能收获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都要被小黄书拿走,所以他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弄。

    火焰的炙烤很快就让兔肉发出了怡人的香气,昊尺接手了狼人的位置,一边转动烤肉,一边把冰碗里剩下的混合液淋在兔肉上。

    烤肉的同时,昊尺还放了五六个红红的干瘪辣椒在火焰旁烤着。

    辣椒慢慢升温,变得有些饱满,皱褶也渐渐消失,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微黄黑色,微焦的时刻才是最迷人的。

    无形的手撩拨着,狼人已经忍不住了,胸前都被口水侵蚀,衣服上结了一层白霜,看的昊尺都感觉这怕是牢里关了几十年的禁荤大叔。

    “可惜没有蜂蜜...”摇了摇头,烤成腊肉红的兔肉,身上那均匀密布的脂肪被酱油染褐,此时的香气似乎被锁住了一半,但昊尺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东西又不是自己吃,不需要多高的规格,只要能镇住狼人就可以了。

    “好了,你吃吧。”

    狼人接过昊尺的烤架,直接坐在雪地里,背靠大树捧着烤肉直咽口水。

    昊尺可不管狼人的体验,扒开火堆,把一个焦黑的团子拿了出来。

    彼得发誓,哪怕是兽神在上也绝对没有吃过这样的美食,太引人犯罪了,他感觉简直来到了天堂,见到了兽神望着自己手里的兔肉流口水的模样!

    天哪,这是亵渎神的美食!

    一大口肉在嘴里轻松爆裂,焦香过后就是肥而不腻的汁水,弹性爆炸的肉质在口腔谈上谈下,尽管有些烫口,可边呼边嚼的感觉根本停不下来。

    中毒了!

    这难道是人类新研制的毒药!

    彼得是个体面人,曾有幸跟随族中的长老去过人类居住最繁华的地方(皇宫),也吃到了让人流泪的美食,可那些美食在心中的兔肉看来倒成了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