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福星高兆 > 035 德为先

035 德为先

    贾先生忙赔礼道:“对不住,我孙子说错话了,得罪,得罪。”

    那人见一老先生给他道歉,也就没再生气,还对老先生笑道:“先生是个明白人,知道哪里好就去哪里,这家肉饼店,就是京里的也比不过,你老请,保准吃了还想来。”

    说完还给贾先生掀开门帘,贾先生含笑点头进去了。

    进去坐下后,贾西贝还拉着脸,不服气说道:“我看这人肯定就是这家店里的,不然怎么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贾先生严肃说道:“西贝,这你就不对了,古人云:士有百行,以德为先,这立身做人,更是以德为先,而你如此做派,首先就失了德,你总是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看,看不上平民百姓,这就是你自身问题,咱们贾家也曾是个穷苦人家出身,不是贾家出了个,咳咳,你不定在哪喂猪哪,小地方人也有淳朴的,街坊邻居的,为别人说几句好话又能如何?我看这次你跟着来,好的没学到,倒是学了幅小家子气做派,令祖父失望。”

    贾西贝看祖父沉了脸,知道祖父是真生气了,别看平时祖父笑呵呵的,但要是真生气,家里人还是惧怕。

    “祖父,是孙子,是孙女不好,我改,我一定改。”

    她赶紧认错,怕祖父这会让她回京,可丢死人了,来前豪言壮语的要服侍好祖父,刚来一阵就被送回去,家里人肯定以为她做了让祖父生气的事,别说别人,就是她爹娘都得埋怨她。

    贾先生看孙女低头认错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也就不再追究,说起来,家里子孙,这个孙女颇得他喜欢,就是来了这里,才发现这种自娇自傲的做派让他不喜,刚好利用这事来训斥几句。

    贾西贝不敢再提高家,殷勤的给祖父倒茶,招呼小二来点菜,祖孙俩就在徐记吃了一顿饭。

    高翠姑侄回去后,刘家的和魏白家的已经做好了饭食,刘家的当初车祸伤了胳膊,早两月就好了,开始在厨房当值,高翠这才轻松些,但也会时常盯着,魏白家的就是个打杂的,哪里有活就忙乎哪里。

    她家的魏枣儿,十三岁,开始帮助江氏带巧云,刘家一儿一女,儿子刘草根十五岁,女儿刘桂花十一岁,有点呆,所以江氏也没打算让刘桂花当女儿的丫鬟,就让她跟着她娘干些杂活。

    高翠把肉饼和饭菜给父亲送去,其他的切了后端上来,一家人在院子里桌上就吃了午饭。

    晚上,江氏和高文林商议,说想带两个女儿回趟娘家,高文林道:“过几日吧,刚好我休沐,我送你们回去。”

    “也好,回来时让我大哥送我们回来,老爷放心,大姐在家,会照顾好的。”

    提到回娘家,江氏又发愁女儿的亲事,“老爷,如今兆儿算是十四岁了,这亲事如何是好?最近我也在琢磨,看看哪家的儿郎和兆儿年龄相当,家世也相当,可就是思来想去的,就没个主意。”

    “这事我这几个月也琢磨,问了咱爹,他让我别管,说兆儿的姻缘天上来,我想了半天,估计是说老天爷给安排好了,不知是会落在哪家儿郎身上,呵呵,我倒要看看,哪个有福的能娶了我的兆儿。”

    江氏是心里又放心又紧张,急忙问道:“老爷就没问问咱爹,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家?”

    高文林摇头:“没问,就是问了我爹也不会说,我是奇了怪了,爹对兆儿的事,要说从来不管吧,但又是上心,就是成天神秘莫测的,对了,学堂里的那个贾先生,反而和爹谈的来,俩人都出去好几次了,怪事,这么多年,何曾见过爹和外人如此走进的。”

    江氏想到那贾先生带着个孙子,忙道:“老爷,不会是说贾先生带来的孙子吧?说是和兆儿差不多大。”

    高文林笑了,“不会,那个贾家儿郎,看着就是从小娇惯的,贾先生祖孙做派,家境不俗,绝不会在咱这小地方结亲的,就算他家肯,我还不愿意哪,咱兆儿哪能去高门大户去受苦?娟娘,你看,兆儿从小跟个儿郎似得长大,要是嫁去大户人家,那个规矩她能受的了?顶好就和咱家差不多,只要两人彼此愿意就好,就像你我,有了这几个儿女,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哪。”

    江氏的手被夫婿拉着,她听到后面拐到她那,含羞一笑,高文林吹了烛台,屋里一片黑暗。

    那屋,高翠是等小侄女睡了,就来到大侄女屋子,今天白天的那一幕,她还是不放心,怕侄女看上那个长相俊美、气度看着就是大户人家的做派的儿郎了。

    哪有小娘子不中意那样的人才?可要是侄女一头扑上去,明知是不可能的,肯定要心里难过,所以她要当面问清楚,免得将来伤心。

    高兆让春竹给按摩了腿脚后,准备睡觉,她从来不在晚上多磨蹭,就是看书也在白天,那个暗幽幽的烛台,看几年眼睛就要坏了,这里可没配眼镜的,还不如早起天大亮了,人还精神哪。

    见大姑进来,高兆以为又有什么八卦新闻了,谁知听大姑一开口,她眼冒花,今天她就表现的那么花痴?

    “兆儿,你肯定是看上那个贾儿郎了?别瞒着大姑,说实话!”

    “大姑,我怎么会看上她?哪点能让我看上?”

    高翠脱鞋上炕,还盘起腿,高兆一看那架势,不老实交代大姑肯定今晚不放过她了。

    “大姑,其实她”

    “我知道,小娘子就看那儿郎长得好不好,哪有小娘子不怀春的?那贾家儿郎看着干干净净,白白净净的,长得又好,祖父是先生,他也是读书郎,我要是小娘子也会动心,可这种人家,不是咱能合适的,兆儿就打消了这念头,咱要找个实实在在的的人家,要是那种好看不中用的,将来嫁进去还不是你受苦?”

    高兆听的更晕,大姑就这么肯定她看上假儿郎?

    还有,能不能听我说完一句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