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雷霆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步步急逼

第三百八十二章 步步急逼

    宋世文没想到美智子,掌握了他与苏长明临死前曾说过话的证据,一旦否认将会把前面的辩解全部成为不实之词,如果说出真相,他宋世文必死无疑。

    “快说。”小野不给宋世文一分一秒的考虑时间。

    机智的宋世文缓了一口气,看着小野在快速思考,应如何回答。

    美智子看宋世文一时被问住,为了在饭冢大佐跟前表现正常,态度狠厉地问道“宋先生,你不需要编造谎言,因为我们会从你短暂的时间内,所编造的谎言中找出破绽。”

    “我不想撒谎,但是我如果如实说了,你们会相信吗”

    “故意拖延时间,快点说。”小野再次催逼。

    宋世文摇头说道“苏长明的死是一个悲剧,我在他临死前问他,为什么有人会在十字路口伏击他,他悲愤的说道我已秘密侦查到一名抗日分子化装潜逃出城,安排曹玉贵带领特务委员会治安队一分队在十字路口设伏,命令他们一旦发现化装的抗日分子出现,立即逮捕或围杀。”

    小野突然问道“苏长明是部署实施秘密计划的主使者,怎么会被自己人射杀,你这个谎言编的非常不可信。”

    “小野中尉,你可以耐心的听我继续说下去吗如果你想仅凭想象来断定我说话的真假,那我没有必要再往下说。”

    美智子怕小野打乱宋世文的思路,马上制止看着宋世文说道“宋先生请继续说下去。”

    宋世文点头接着说道“我也不相信苏长明临死前说的话,可他后面说的话我相信了。”

    “苏长明说我安排好后,为了捕捉到抗日分子的潜逃路线,化装秘密跟踪,但快接近十字路口,这个抗日分子突然失踪,我刚冲到十字路口,埋伏的这群混蛋把我当成抗日分子朝我开枪,一群混蛋,我要是死了就太怨了。”

    小野不给宋世文喘息的机会,再次犀利的问道“你既然知道围杀化装苏长明的部队是特务委员会的人,为什么还要开枪射杀”

    “小野太君,我听苏长明临死前说明情况,我马上向设伏人员开枪喊叫提出警告,可他们没有听清楚,继续开枪,而且把我也当成抗日分子企图射杀,我身处危险中,总不能不反抗的等死吧”

    宋世文为了说的更清楚,接着说道“我可以向小野太君说明,按照我的枪法完全可以击毙朝我开枪的混蛋,可我只是把他们打伤无一人被击毙,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美智子皱紧眉头继续问道“宋先生,枪战结束,你为什么命令将苏长明的尸体带回特务委员会”

    “很简单,为了保护尸体验明子弹以及子弹射杀的弧线,来解脱我的嫌疑,就这么简单,因为我没杀苏长明,绝不会叫别人在我身上做文章栽赃陷害。”

    “苏先生,你离开枪战现场,怎么会出现在恬园茶楼你怎么会那么巧合的与经济委员会主任王凤德相遇,难道你们提前约好在那里见面”

    美智子提出这个问题更加尖锐,一旦宋世文无法解说,他和王凤德的枪战后紧急见面,就会成为有预谋暗杀苏长明善后磋商。

    宋世文看着美智子问道“美智子上尉,既然特高课什么都掌握,为什么还要费口舌从我口中得到不真实的口供”

    “哈哈哈,宋先生,你自己都承认你的口供不真实,那你为什么要撒谎”饭冢大佐突然发问。

    “饭冢大佐,我可以认为你们是这么想的,因为你们在一直询问,这分明是不相信我的口供,我这样自己提出来难道有错吗”

    “狡辩,一派胡言。”小野恼怒的吼道。

    宋世文故作很不耐烦的说道“既然你们什么都掌握,那我就把知道的全都说出来,这样会节省审问时间,这样可好各位审讯官”

    在得到允许后,宋世文说道“我在十字路**战现场,左胳膊中弹受伤,枪战结束后,我命令张小虎开车马上把急救医生拉到恬园茶楼,给我包扎伤口。”

    “你为什么不直接乘车到医院处理伤口,而要自己走进五十多米的恬园茶楼难道不是与提前等在那里的王凤德接头吗”小野身子前倾尖锐的盯着宋世文逼问道。

    宋世文被三名日军军官逼问的一步紧跟一步,一旦一处说话不慎露出破绽,会将前面所有的证词全部推翻。

    狡猾的日军三名高级特工,不给宋世文一点思考的时间,轮番提问,而且必须马上回答,再睿智再思绪缜密的人,也会在紧追下露出破绽。

    宋世文就像被人拿着鞭子抽打的猴子,一时跟不上就会遭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他毕竟在逻辑心里痕迹学上很有心得,应对鬼子审问,比常人的反应节奏要快两到三倍,可就这样,在表面上虽然看起来轻松自如,心智却已经有些应接不暇。

    这是审问的最后关头,一言不慎就会全盘皆输,宋世文不得不再次警觉起来,提高百倍小心,谨慎应对鬼子的突发奇想的审问。

    “小野太君,我是一名军人,而且深知在枪战现场,为了掩护特务长以身相救却中弹死在我身下,等摸清情况,马上意识到我的出现和参与,以及苏长明被击毙,我可能会被误解。”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本来你掩护苏长明应该有功,你却意识到会被怀疑,这不正常。”

    “美智子上尉,你说的很对,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正如我提前预想的那样,大岛泽太郎中佐带领宪兵队,以枪杀苏长明嫌疑人的罪名将我逮捕,并投入审讯室进行残酷审讯,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宋先生,你没有正面回答走进恬园茶楼,是不是与王凤德商量如何善后这个问题。”

    “错,小野太君,枪战结束我已经意识到危险,为了自保和有机会把枪战现场说明白,带伤走进恬园茶楼,要上纸笔刚要写枪战经过,王凤德主任从楼上走下来,我简单向他汇报了一下枪战情况,就匆匆分手。”

    小野不知道这里的细节,突然问道“你写的枪战现场经过材料,交给谁了”

    宋世文故作神秘的盯视着饭冢大佐,等待他的发话,一旦他不吭声,他会将写的那封密信由饭冢大佐转交给久野将军的内容,全部披露出来。

    “快说。”小野很不耐烦的吼叫道。

    “算了,宋世文处长算是接受完今天的审查,我会根据你的供述进行研究,一旦发现你在这次枪杀苏长明事件中,起到主要或次要作用,你要负责任的。”

    饭冢大佐站起来,亲自给宋世文递上一杯茶,态度和缓以猫戏鼠的眼神盯着宋世文说道“宋处长,你虽然说的很有逻辑,没有什么破绽,可你应该想到,为什么每次发生对大日本皇军不利的事件,都会有你在场或有你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