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萌妃当道:霸道妖王好凶猛 > 第416章 月清寒的维护

第416章 月清寒的维护

    第416章月清寒的维护

    人界,月家禁地。

    一片白雾茫茫的竹林中,身着白色武道服的月清寒将发用冰兰色的布条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冷漠的眉眼间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前来找他的人几乎是不用说出目的都知道对方的拒绝,可族长的命令,即便明知结果,他也要跟这个在年轻一辈中格外优秀的人说一说。

    “清寒,你应该知道月绮歌只是被家族遗弃的一颗棋子罢了,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如果真的要照顾什么妹妹,婷儿她们不是更合适吗?”

    千遍一律的劝说让月清寒更加抵触,他甚至怀疑他曾经的坚持是否是正确的。

    他要宠要守护的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不是旁支。

    只是在他们的眼里,血脉亲情似乎远远没有权利和金钱重要。

    这一次回来后,明知道他要守护的家族更加看重一些身外物,已经失望过了,这时候却还是会因为这个长辈的话而感到郁闷。

    “小叔,你也觉得绮歌没有婷儿她们好是不是?”

    月清寒从来不会拐着弯去询问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正是他的直接,让被他叫小叔的男人感到了一丝尴尬。

    否认的话也太过虚伪了一些,月绮歌在家族中的地位就连最弱势的旁支都能够把她踩在脚底的去侮辱,更不要说是其他什么人。

    他虽然没有去参合一脚,但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也表明了一切。

    若是这个时候说出让月清寒不高兴的话,那族长的打算岂不是都白费了?

    月琛快速转动着脑筋,“我怎么看待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族长并不希望你去过度的关注她,她既然已经被送出去了,是妖界赤蛇王的祭品,那么跟我们也没多少关系了。”

    “那为什么还要让婷儿她们去妖界做赤蛇王的祭品?”月清寒不能够理解他们的做法,只是因为他的妹妹不太听话,所以就这样否认了?

    她现在明明已经足够努力,也是一个入神境的高手,若是他们愿意抛开以前的偏见,可以发现她各种好。

    以前的月清寒被家族教导的多么不喜欢月绮歌,现在就有多么的后悔。

    她明明是那么好那么努力又那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被家族这样遗弃?

    她是他的妹妹,唯一的亲妹妹,他在享受家族带来的一切的同时,她也应该享有。

    可惜

    他回来后不管怎么争取和表明他的态度,换来的都是族长想也不想的拒绝,以及把他关到了这个灵气还算浓郁的禁地中来。

    即便是惩罚他,也希望他潜心修炼,提升修为来为家族争光,成为让其他家族忌惮的存在。

    双手握了握拳,内心情绪翻涌,面上却是一片冷漠至极的平静。

    说好听点他极有可能是月家以后的继承人,说难听点不过是一枚最好用的棋子罢了。

    族长的修为高不可测,光是入神境的寿命都可以延长两三百年,更不要说是其他境界。

    见月琛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而选择沉默的样子,月清寒压下心中的失望,疏离有礼的说道:“小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要说的话,清寒就继续去修炼了。”

    “清寒,你就听族长的话吧,你也知道族长为了培养你这么多年花费了多少的心力和财力,你是家族的希望啊?总不能因为一个月绮歌,就让族长还有我们的努力都白费吧?”

    月琛着急的上前一步拦住他,道:“再说了,她现在是赤蛇王的祭品,只要一直被赤蛇王宠着,她的日子就不会变成从前那样,你就放一百个心,听族长的去”

    “如果赤蛇王不再宠她呢?”

    月清寒稍稍侧过头,眼中带着让月琛心惊的威严和阴沉,“若是赤蛇王不再宠她,家族也不再要她,那她那个时候要怎么办?”

    “我不过是让族长给她在族中留个位置而已,这也算是强求了?”

    他担心她失去所有的时候,他没有那个能力去护她。

    被关在禁地中也算是和他心意,没日没夜的吸收这里的灵气修炼,压下心中迫使他要冲出去找她的冲动,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修炼,以防走火入魔。

    他其实已经算是妥协了,可为什么他们还是不知足的要过来打扰他?

    “清寒你应该知道人界任何一个家族中送往妖魔两界的祭品就没有回来的道理,而且她已经被赤蛇王回来之后,她又要如何?”

    “所以就任由她在外面自生自灭?活该她是个祭品?”

    月清寒在谈论到月绮歌的问题上,面上维持的冷静终于还是裂开了缝,只是他又很快的掩饰过去,微微蹙眉,道:“你们不愿意给她一个家,我给。”

    他不会完完全全的去相信一个妖界的王,与其相信别人会给她一个安稳,不如让自己亲手来创造。

    若是那人真的待她极好,那他这个做哥哥的就好好的在一旁守护,若是不能,到时候她也好有个去处,不让她太过狼狈。

    他希望她无路可走的时候,会想到还有他这样的一个依靠,永远能够停止了腰杆面对外面那些对她恶言相向的人。

    握紧拳头,从前是为了家族,而现在,他想为妹妹努力,成为一个能让她骄傲的哥哥。

    他想要听她心甘情愿的,开开心心的,心无芥蒂的叫他一声哥哥。

    柔和下来的眉眼似冬日暖阳落在冰雪上的那一抹惊艳,只是一瞬,就足以让人觉得那抹溶化后的冰冷都是有温度的。

    足以让人跟着温柔起来的柔软。

    月琛惊讶他的变化,心中惊奇到底那个月绮歌做了什么会让这样的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从前他就觉得他这个后背就跟一个没有自己意识,只会听从组长命令的傀儡一样,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跟以前比起来,更加有血有肉,更像一个完完整整的人。

    族长似乎不对,应该是月家似乎已经锁不住他了。

    月清寒脱离月家的掌控是迟早的事情。

    月琛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丝恐惧,若是月家没有了月清寒,那接替他的人会是谁?不对,他应该问的是,月家年轻一辈中,有谁是能够接替得了月清寒的?

    “你”

    月琛有口难言,他甚至有点想去妖界看看月绮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不但蛊惑了赤蛇王,得到了那位王爷的宠爱,还让月家最优秀的继承人变成了这样。

    月清寒看着欲言又止的月琛,道:“我知道是族长让小叔过来的,虽然不想为难小叔,让小叔难做,但抱歉,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麻烦小叔转告一下,我会在禁地中好好修炼。”

    “这不是修炼的问题啊”

    月琛简直要哭了,“那个秘境百年难遇啊,族长只是想让你过去历练历练,你怎么就这么犟呢?不能跟你自己过不去啊对不对?你要是去了那个秘境,说不定在境界上会得到突破呢?”

    “你想想你要是境界得到了突破,那族长必然会对你刮目相看,说不定就能接受那个祭品回来了。”

    月琛口快,直接把月绮歌在他心中的地位说了出来,这也导致觉得他的话有点道理而有些软化的月清寒面色一沉,“那个机会就留给其他人吧,小叔,我去修炼了。”

    说完,不给月琛任何再阻拦他的机会,铺开足以让人窒息的强大魂力就转身离去。

    偌大的竹林中,只是一瞬的功夫,就只剩下月琛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月清寒离开的方向。

    他这个后辈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回到修连处的月清寒沉着脸坐在一块磨平了的石头上,紧紧抿着的嘴角足以让人知道他现在的不愉快。

    “只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你的修炼还远远不够啊?”

    苍老粗嘎的声音凭空响起,这时候月清寒抬头看向虚空的某处,然后低下头,像是在认错一般,道:“抱歉师父。”

    “嗯哼,要不是你资质是月家这些年来最优秀的那个,又机缘巧合下的在这个池子里发现了我算了算了,懒得说那些废话,我问你,你怎么就那么看重你们月家的那个傻子小姐了?”

    月清寒皱眉,“师父。”

    “好吧,我换一种问法,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那个妹妹?”

    “她值得。”

    月清寒觉得这三个字足够说明一切,可他师父却不太明白,或许是沉睡了太久,都已经忘记了这种血脉亲情,很好奇的问道:“你那个妹妹有什么长处?漂亮?聪算了,她都能传出是个傻子了,还能聪明到哪里去”

    “师父。”月清寒很不喜欢别人这样说月绮歌,哪怕是他的师父也不行。

    “别人都这么说啊?怎么我就不行了?”

    “你是我师父,是我尊敬的人,亦是自己人?所以我不希望你跟那些人一样,那般看待我的妹妹。”

    他这师父身份不明,对他却是倾囊相授的,所以他很尊敬他。

    听他说他把他当做了自己人,被叫做师父的人很开心,在藏匿着真身的空间中大手一挥,“既然如此,那她便是本尊护着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