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能大爆炸 > 第八章有我一人足矣!

第八章有我一人足矣!

    同一时间,黎城高级医院,重点监护病房中。

    李尧面色惨白的躺在修复舱内,六枚乳白色的治疗符晶通过修复舱上的椭圆凹槽,源源不断的释放出具备治疗效果的能量,修复李尧的伤口。

    在乳白色气流的治愈下,原本切口光滑的手臂不时有肉芽生成,苍白的脸色也开始逐渐红润起来。

    此时,一位年妇女急匆匆冲进来。

    “尧儿啊,我的儿啊,你可别吓娘,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

    中年妇女捂着嘴,看着依旧没有醒转的李尧,眼眶发红,腿一软直接扑倒地上,泣不成声。

    突然。

    她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抓住一直默默蹲在墙角,一言不发的男子的裤腿,乞求道:“孩子爹,咱家尧儿怎么样了?”

    眼中饱含着希望。

    中年男子有些不忍。

    他神色萧索,拿出一根烟,想了想又收了回去,安慰道:“医生说切口很整齐,外加送来比较及时。没有耽搁最佳的治疗时期,因此断臂接续手术很成功,基本不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不待中年妇女松口气,又继续道:但是治疗过程中一直有一种特殊的能量环绕在伤口上,导致手臂上运动神经除了问题,以后可能不能从事太过剧烈的运动。”

    中年妇女顿时惊叫出声。

    “什么!手臂运动神经除了问题,以后不能从事剧烈运动。勇哥,尧儿可是咱家唯一的孩子啊,如今成了这样子,你让他以后可怎么办啊。”

    李勇面带愁容,张了张嘴,又咽了下去,无奈叹口气,始终没有开口。

    面对这种损伤根基的病症,他也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李勇怜惜的看了眼痛哭的妻子,以及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孩子,咬了咬牙,下定决心。

    走到病房外边,拨打了德文馆教练的电话。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可脊梁不能弯。

    可为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一生坚强,从未求过人的李勇还是打通了电话。

    嘟嘟~

    “教练在吗?我是李勇。”电话接通后,李勇紧张的说道。

    “是李勇啊,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下,然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李勇咬了咬牙,捏紧拳头,用沙哑的声音哽咽着说道:“教练,我家尧儿的事”

    “李尧的事我也听说了,对此我也表示很伤心,毕竟,他也算是我德文社的天才学徒,将来有很大的希望通过135、247等重点大学的考核。不过索性,医生说没出什么大的问题,我也安心了。”

    李尧的父亲一听急了:“周教练,你这是什么话。这断的可是手,不是其他的。我家尧儿的未来注定是废了,即便没有废也会对他的人生造成重大的影响。”

    “放心,现在主要就是让孩子好好休养。至于这个场子,我们会替他找回来的。”

    “他是为德文馆受伤的,我希望教练能帮帮他。听说社长收藏着一枚雏凤涅槃符晶如果用它的话,我家尧儿的手臂一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雏凤涅槃!”

    周教练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个分贝,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冷:“你倒是敢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话,是你发疯了,还是我疯了。雏凤涅槃那可是社长的宝贝,市面上的价值更是至少五百万以上,你让我花五百万去救你的儿子,你有病吧。”

    李勇攥紧拳头,脑门青筋凸起:“你想赖账!如果不是你让我家尧儿去试探林氏武馆,他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

    “那是他技不如人,可不关我事。”

    话说到这个地步,周教练也彻底撕破脸皮,不再顾及影响:“况且,我只是让他去试探林氏武馆的虚实,是他自作主张,非要去踢馆,还提前砸了对方的招牌,落得这般下场,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周教练,话不能这样说,你敢说我儿子的事你们德文社没有责任。”李勇意志坚定。

    “你到底想怎样?”

    “我只是想讨一个公道,我儿子的伤不能就这样算了。”

    教练语气愤怒,透着一股不耐,“提前说清楚,符晶的事想都不用想了。”

    是他提不动刀了,还是李勇太飘了。

    一个连阶位境都没有跨入的蝼蚁,竟敢威胁他周烨。

    李父恨道:“明天易风会去你们武馆踢馆,我的要求不过分,他断我儿子一臂,你们帮我断他一臂,两清!”

    教练皱眉:“到时候我会吩咐吴伟和陶静,让他们好好教训一顿这个易风!”

    说道陶静,李勇绝望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但透过斑白的玻璃窗,看到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被给予厚望儿子,以及伤心欲绝的妻子,李勇眼中透露着疯狂:“教训一顿,教训一顿就完事了?不可能,必须打断他的两条胳膊,为我家尧儿出气报仇!”

    “他毕竟是林北的外甥,你当是什么阿猫阿狗啊,能够任你揉捏?”

    “怎么,我家尧儿替你德文社当出力,现在人废了,你们就想撇开,我告诉你,想过河拆桥,门都没有!”

    不等李尧父亲还要说什么。

    周教练直接摆手:“别再跟我吵了!这件事社长有过吩咐,明天易风敢去踢馆,肯定有安排。吴伟和陶静的本事你们还不清楚吗,实力已经达到超常境,能够肆意使用能力。让他出马,十个易风能打残。”

    清晨。

    和煦的阳光照耀大地。

    易风来到了德文馆所在的街道。

    原本他只是想自己一个人来的,可武馆内的诸位学徒死活也要跟来,说要给大师兄压阵,不能弱了咱们的威风。

    对此,易风欣然接受。

    “来者何人,速速退去!”

    “此地乃德文社地界,不容外人久留,退去!”

    德文社的两个守门社员出言呵斥。

    看对方的架势,分明是来者不善,两位守门社员心中惊颤,忍不住想要逃离,但是还是强撑着,毕竟这里乃是德文社地界,怎能容外人放肆。

    “叫你们教练出来,告诉他,林氏武馆易风特地前来踢馆!”

    很快,德文社内一群人冲了出来。

    为首的周教练双目微眯:“凭你一人也敢来踢我们武馆?”

    易风毫不畏惧,与周教练对视:“不错,有我一人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