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实战宇宙 > 第230章 Secret

第230章 Secret

    没必要对游戏角色下杀手,对于小胖的死,她也是无意而为,谁想到那么不禁打,电几下就挂了。

    彩悦忘了一点,稀有道具电磁手链的力量堪比武器,非常强大,普通的游戏角色自然承受不住。

    “刚才那些话都是骗你的,别往心里去,最好全部忘记。”

    解释完毕,彩悦松开手,亚尼的脸都被她掐肿了,看上去有些凄惨,没有力量还试图反抗,自作自受。

    “惨败落幕,杀了我吧!”

    男人的自尊心可是很强的,特别是亚尼这种固执的男人。

    “凭什么要我动手杀你?要死就自己撞墙去啊!”

    彩悦的性子也很古怪,最受不对方用命令的口吻和她讲话,输了还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真是顽固!

    眼看着第二局就快结束,偌大的房子里找不出一点证据吗?

    心急、焦躁、烦闷……各种负面情绪聚集在一起,彩悦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想着干脆放弃得了,反正也只是普通的游戏对决而已,没必要……

    “我有线索,房间暗室,直通地底,密道深处,石门禁闭,不能往前,墙上有画,非常奇怪,关于案件,极有帮助,去与不去,你来决定。”

    亚尼的话将彩悦从犹豫不决中拉了回来,虽然她不擅长实战游戏,但也不能轻易放弃,有违游戏大神的称号。

    无限领域里面有多大,外面覆盖的地盘就有多大,最初的中心就是娱乐竞技场的下方,各种提示都在指向通往正确的道路,她还真是愚笨,怎么没早点想到地下室呢?

    无论里面变成什么样子,终究是娱乐竞技场改造的环境,其实也没多大,绕老绕去总会回到原点。

    奥坦罗布家也就是99号房,方朵蜜居住的房间,彩悦现在还记得,墙上有副很明显的涂鸦,过目难忘。

    “臭小子,你决定帮我了吗?”

    亚尼摇摇头否决道:“不是帮你,而是好奇,地下通道,尸臭很浓,其中道理,你可懂得?”

    “我懂,换做寻常人可就听不懂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反问一句,你就不能,好好回答?”

    “你先管好你自己再来说我吧,咱俩先别吵了,一起去密道看看,找出于小果犯罪的证据。”

    彩悦之前比较怀疑塔吉斯艾儿,现在比较怀疑奥坦罗布赫琳,说实话,她真的不会玩侦探游戏,只是侥幸赢过几次而已。

    苏然:你一共赢过几次?

    彩悦:八次。

    苏然:你一共玩过几次?

    彩悦:八次。

    苏然:你他妈是在逗我吗?从没输过竟然还说不会玩!

    彩悦:别生气,有话好说,我想又应该是对手比较垃圾吧。

    苏然:说出一个对手的游戏名。

    彩悦:杰克小子。

    苏然:他是侦探类游戏大神,我最崇拜的偶像之一。

    彩悦:原来是大神啊。

    苏然:去死吧!装逼怪!

    密室设在厨房里,这应该是谁也没想到的发展,确实够隐蔽。

    仅凭当初的失败作为动力,追逐彩悦的步伐来到游戏世界,克服诸多困难才有机会重新发起挑战。

    真心佩服于小果,光有道具是做不出这么逼真的场面,全靠她灵活的头脑,设计出完整的侦探游戏。

    不得不承认,于小果变强太多,实力飞跃,已经在她之上。

    “哎!”长叹一口气,彩悦顿时心情好,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她已经落伍了,完全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亚尼正在查找通往密室的暗门,之前太饿来厨房找东西吃,无意中落入了密室里面,当时太黑了,没有看清楚暗门的具体位置,出来也是急匆匆的。

    “哎,哎……”

    耳旁充斥着叹息声,像极了怨妇,不不不,也可能是丧夫的寡妇。

    “安静一点。”

    “我又没说话,只不过叹气而已,至于吗?”

    “现在说了,十五个字。”

    “居然还数了,说到底,还不是你逼我的!”

    “废话真多,更年期吗?”

    “更你妹啊更,我才十九岁诶!”

    “十九妙龄,很年轻啊。”

    听到这话,彩悦不由愣了愣,嘴角微微上扬,先前的消极思想也随之忘却,也许是从小一直玩游戏的缘故,所有才会觉得自己很老成吧。

    亚乐:你长得也很老成。

    彩悦:滚!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依旧没什么进展,贵族家族就是不同于寻常人家,厨房大得惊人,真不知道亚尼是怎么误打误撞进入密室的?

    已经耽误了一天的时间,不知道于小果在干嘛?进入第二局游戏后就没和她见过面,直到苏然出现。

    莫非,两人有私交?背地里商量什么秘密之事?

    摇摇头,彩悦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既然成为了队友,那么就要相信苏然,团队最重要的就是团结与信任。

    “我找到了!”亚尼伸手指了指水缸,命令道:“你快过去,把缸挪开。”

    微蹙双眉,彩悦强行挤出一抹浅笑,“没问题,小菜一碟!”

    “你不要笑,真心难看。”

    “丑到你了,真是抱歉啊!”

    声音透着怒气,彩悦讨厌被人命令,更讨厌被吐槽笑容难看,为了尽快结束这场侦探游戏,她也只能照办。

    水缸很大,里面养着两条红色鲤鱼,花纹还挺好看,这家人是打算把这么好看的鱼吃了吗?

    伸出手放进水里,彩悦想要把这两条红色鲤鱼捞出来,结果摸索半天也抓不到,鱼儿一直待在原点一动不动,按理说不该这样啊。

    “别磨蹭了,那是假象,并非真鱼,看清现实。”

    亚尼的提醒让彩悦看清了水缸中的真相,原来红色鲤鱼只是缸底的花纹,只不过看上去非常逼真罢了。

    水缸很重,彩悦费了好半天也搬不动,更可恶的是,亚尼并不打算帮忙,只是站在一旁看戏。

    “切,男人!”

    白了一眼亚尼,彩悦将水缸里的水全部倒光,重量减轻后就能够搬动了,虽然还是很艰难,但是有进展,总比看热闹的某人强。

    没有了水缸作为遮掩,暗门也暴露出来,入口很小,实在无法想象亚尼会不小心从这里掉进去。

    说谎,他一定在说谎,有可能是和于小果串通好的,故意骗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