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妃纪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倾宫之危

第二百四十三章 倾宫之危

    喜撇嘴一哼: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夸我。香囊我倒是绣了一个,不过是给伊的。自古,女子赠香囊都是赠给情郎,哪有给侄儿的?你若想要我亲手绣的物件,我送你个其他的东西可好?”

    紫葵一副慧眼闪烁,瞬间便看透了喜的心思。

    “小姑姑好生狡猾,竟想用旁的打发我,可我只要香囊。想当初我送过你两个呢,你还一个也没还过我。”他佯装不满。

    其实曾经的那两个香囊也都是他替伊送的,且其用意复杂,但他才不会说出实情。

    喜也不示弱,一把夺回紫葵捏着的小衣裳,白眼道:

    “那两个香囊是你自愿送的,我为何要还?何况你我又非情人,我若再还你一个,岂不更加不合情理了?总之,其他东西随你挑,唯独香囊,你不能跟伊抢!”

    紫葵见她这般坚持,玩笑般睨眸一嗤:

    “欲为人母,还反倒越发小气了。不给便罢,左右除了香囊,其余杂七杂八的我也不想要。”

    他起身直了直腰,辞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不然父亲那边问起来可不好应付。”

    喜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易莫这些年越发顽固不化,对他的监管也越发严格,他来倾宫都是事先编了谎瞒着所有人的。

    言毕,他便已转身要走。

    “那你路上小心。”喜嘴上痛快,但心里是百般不舍的。

    这段日子她已孕五月,随着腹中孩儿一天天长大,她的情绪也变得愈发敏感,总爱多思多愁,若没紫葵常来陪她逗逗趣,怕是她早就深陷对伊的思念之中,终日郁郁不乐了。

    但毕竟紫葵身份使然,无法时时陪她,加上蒙山遥远,去掉来回路上耽搁的时日,其实细算起来,紫葵也是没陪她太久的,但也总比无人的好……

    “哎!”喜正不禁有一丝哀愁浮现,就听已行到门口的紫葵一声叹息:“一天到晚念叨你的伊,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喜一听,那点不足道的愁意立即散去九霄云外,随手抓了一个枕头变砸去那俊逸倜傥又气人的背影。“你这臭小子!没大没小!”

    “哈哈哈哈……”紫葵人高腿长,溜得奇快,爽朗的笑声很快边消失在瑶台的廊道上。

    夜幽月寒,将漫山遍野的残雪映照得更泛冷白。

    倾宫之北的高坡上,一众黑影悄然出现,领头之人个子中等,宽窄体瘦,显然还是个未长成的少年。

    他相貌周正,眼眸黝亮,骨子里散发出的狷邪与他父亲年少时有几分相像,却又少了那本该有的傲气与随性,多了一份阴沉和冷绝。

    一人快步上前,对他敛头道:“公子,都准备好了。”

    他挑唇,寒似苍月的面容似笑非笑。“那便去吧,左右倾宫人也不多,索性,就不用留活口了。”

    数百黑影冲下山坡,与此同时,东边的树林里,紫葵的眉莫名越发紧蹙,驭马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世子,怎么了?”熊尼出言询问。

    紫葵紧握缰绳的手心里已生出了细汗来。“不知为何,此番,越是远离倾宫,我就越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熊尼不解,私自猜测:“可否是近来常常奔于倾宫,又要瞒着君侯,周旋得有些疲惫了?”

    紫葵眉心又是一跳。“不,此感不是源自于我,是小姑姑……”他再也无心耽搁,驻足之后咬牙调头。“回去!”

    熊尼不免惊道:“回倾宫?可时辰已晚,公主恐怕已经歇息了。”

    可紫葵顾不得这些,一挥衣袖,扬鞭策马。“我放心不下,必须回去看看!”

    ……

    “伊!”

    夜晚的玉殿灯火全无,唯有冰冷的月光穿透窗棂撒了遍地,喜这一声惊呼便显得格外空灵。

    “公主!怎么了!”

    辛奴和洛兰慌张而入,一眼便见喜裹着被子缩坐在帐中。她们掀开帐帘之时,才发现此时的喜已冷汗淋漓。

    “伊……伊他……被大王关起来了,一身伤痕……”喜瑟瑟发抖,眼底满是心疼的泪水。

    辛奴怕她着凉,掏出帕子为她拭汗,一边也柔声劝道:

    “公主,那只是梦。您忘了,大王早就把伊大人放出来了,还让他做了大夫。就连世子也说,他现在在hn很好,一切顺风顺水,就只差……”

    “就只差,不能来看我……”还未等她说完,喜便开口接了话,气氛瞬间更加伤怀。

    洛兰屈膝在榻边,轻轻附上她的手道:

    “公主莫要难过,眼下时局如此,大人一定也时刻惦念着您呢,想必一找到机会,他就会过来陪您的。您现在最主要的,应是注意身子,调整情绪,养好腹中孩儿才是啊。”

    这番话终于让喜恢复了理智。“是啊,我不是一个人了,为了孩子能好好的,我应该多想些高兴的事……”

    喜点头应着,可话音还没来得及落定,就听门外突然有呼声几乎与刀兵之声并起——“有刺客!”

    “刺客?”喜与辛奴大骇。

    洛兰亦是一惊,倏的自袖中抽出断刃站起,本能要去查看一下外边的情况,孰料外面短短一瞬竟堆上来了数十人,泾女等人招架不及,开门的瞬间已有一把长剑朝她直刺而来。

    她执刃一挡,那人身型魁梧,来势又突然,逼得她强退了几步。随后又有两人闯入,直奔喜而去。

    洛兰是个中高手,身姿又利落,调息之后蓄力厚发,制住其中一人的同时,短刃已蝶舞一般轻盈的划破另一人的喉咙。

    第三个人见她如此手速,心知自己若不先除了她,恐怕即便靠近了远在榻上的喜,也会被她自背后而来的飞刃一击弊病,更别提完成刺杀任务了。

    于是电光火石间,他抓紧洛兰一手要制住别人,一手又短刃已出,还未收回的空当,紧握长剑刺向洛兰的命门。

    “洛兰当心!”喜眼见紧急,不禁松开被子大叫出声。

    洛兰自是无碍,她敏捷闪身,那长剑只划破了她的肩头。

    只见她左手宽袖一转,竟然又滑出了第二把短刃,左右兼顾,眨眼就面不改色的解决了面前的所有刺客。

    可不巧的是,此刻殿门正开,门口刺客无数,所有人都听到了那由喜口中发出的一声再清醒不过的呼唤,更加看见了她绝艳如初的容颜和从被子中露出的、微凸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