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是哪门子新手?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这是哪门子新手?

    第二天放学后,北原秀次跟着内田雄马来到了学校的棒球场。

    别看他在这里上了半年多的学了,这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活动范围挺小的,主要呆在教学楼里。他

    好奇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条件还行。球场整体呈直角扇型,周围围着很高很细密的铁丝网,但只有一侧有露天的观众席,还没座位,只是水泥台阶,而另一侧是一幢灰色的二层小楼,大概是储物室、会议室、更衣室之类的地方。

    毕竟只是练习球场,相比很多学校像块荒地一样已经算是挺不错了,看得出大福工业集团确实财大气粗——很多学校练习球场根本不会给外野种草坪,甚至足球场都不种,至少这儿外野是草地,大概是模仿的甲子园。

    内田雄马带着北原秀次直接进了那幢二层小楼,沿路给他介绍道:“楼上是监督教师的办公室和荣誉室,不过荣誉室现在空着。啊,这里是战术室,这里是录像资料室,那里是器械室,这是铃木教练新问学校要的……”

    他介绍的很认真,一副北原秀次以后长期就要在这里出入的模样,但北原秀次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用说这些了,先帮我找身衣服换上。”

    昨天铃木乃希答应了用那个要求换他来试训,而他说话算数,今天也就真来了,但他根本没打算长期干,准备恶心一下铃木乃希就回去,听这些根本没用。

    内田雄马马上带他进了更衣室,而更衣室里已经有六七个人在换衣服了,见了北原秀次都是一愣。北原秀次是学校里的大名人,而这里也没有二三年级的前辈,在场的一年级生迅速衡量了一下双方地位,马上找到了自身定位,纷纷首先开始打招呼。

    北原秀次就认识其中一个邻班的,但还是很客气的向众人问了好,然后把内田雄马找来的棒球服套装换上——黑色的长袖紧身衣、白色的短袖衫以及白色的长裤和运动鞋。

    棒球服是现代才开始颜色多起来的,按传统来说应该都是白色。在以前比赛时,主队穿白色,客队穿白色加条纹,主要是因为棒球场大,穿白色和灰土地面颜色反差大,容易让观众看清运动员的动作。此外就是从工程学角度考虑了——棒球赛集中在春夏秋三季,需要长时间在太阳下面跑动或站着,白色不容易热,有助于保存体力。

    但北原秀次不喜欢,这白色容易脏,他看了闹心。

    他更坚定了坚决不加入棒球队的决心,而内田雄马已经向社团同伴们解释完了北原秀次是给铃木乃希请来做投手试训的了。

    所有人都表示欢迎,就连原本的投手都没意见。

    全队加起来一共才十二个人,替补都不足,投手更是只有一个,而一般球队怎么也得有那么两三个投手吧,分成首发投手、中继投手,甚至为对抗左打者再找出左投手来预备,免得右投左打对方打起来格外顺手,被轻易取分。

    要是北原秀次不来,让他一个人全力投完全场几百个球,他自己都害怕——投手不足,一个球队把一个投手往死里使唤,结果投手没成年就残了的事不是没出过的。

    高校甲子园其实是血淋林的,为了进甲子园,每年都有大把的人练废了……

    所有人对增加人手都表示出了极大善意,但内田雄马换好了护具,犹豫着低声向北原秀次问道:“北原,你真不想留下吗?”

    他是希望北原秀次能留下的,虽然北原秀次对棒球顶多也就知道点皮毛——这还是他和式岛律平时告诉北原秀次的,但他对北原秀次有信心,感觉他随便练练至少也比一般人要强很多。

    要是有个强力的伙伴,那去甲子园真不是梦,甲子园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以一人之力带着球队进甲子园的事了。

    能在高校时期进甲子园打一场,就算拿不到冠军夺不了大旗,那他也愿意少活三年。

    那是全日本高中男生的圣地,可以吹一辈子的。

    但北原秀次轻摇了摇头,低声答道:“我没时间干这个。”他现在一屁股屁事,哪有那个闲心打球玩,而且他现在排名年级一位,进大学又不需要这些东西加分,有这时间他不如看看高二高三的课程,说不定能提前参加升学考试呢,那不就节约了一年时间嘛。

    内田雄马失望的叹了口气,但马上又贱笑起来:“我懂了,我会配合你的。”

    现在全队就他一个捕手,北原秀次做投手试训,那就只能他来搭档了,而只要他们两个合伙配合一下,证明了北原秀次没有投手天赋,那这事就算拉倒了。

    虽然他怕铃木乃希,但真论交情,他肯定还是向着北原秀次的——铃木乃希死了他都不心疼,说不定还要偷偷庆祝一下呢!

    北原秀次轻摇了摇头,微笑道:“不用,内田,铃木又不是傻瓜,她不好骗的。你正常发挥就行,只是……回头你别怪我,我是真不想来。”

    内田雄马愕然,没听懂北原秀次的意思,而北原秀次帮他检查起了护具,以防过会儿真打伤了他——雪里玩街头野球,把当捕手的小伙伴打成了骨裂,这北原秀次是知道的。

    当然,那种街头孩子玩没护具保护,就一个棒球手套,而且也年纪小骨头脆,换了内田雄马应该没事,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检查一下,不能因为铃木乃希胡闹就真打伤了他。

    等全准备好了,北原秀次出去进了球场便看到铃木乃希已经在棒球场上等着了,而铃木乃希看着北原秀次挺拔的身姿也是眼睛一高——身高和自己蛮配的,一米七六配一米六五刚刚好。

    北原秀次没管她怎么看,走过去直接笑道:“开始吧?要是球队不适合我,你可别再耍无赖。”

    虽然学校放学早,这会儿还不到四点,但也别耽误了我回家学习和做饭。

    铃木乃希看北原秀次这么急迫,没想明白北原秀次打算耍什么花样。至于说北原秀次会出工不出力,那她第一个不信——他的性格就不是那种人,要是他想赖帐早就赖了,不会玩这种小心机。

    他肯定会全力以赴的,但全力以赴又能怎么样呢?

    她耸了耸肩笑吟吟道:“那就开始。”接着她转头招手叫道:“下田,你过来一下!”

    一个矮小的男生跑了过来,铃木乃希直接吩咐道:“北原同学没打过棒球,你指点一下他。”

    北原秀次没意见,他确实不会,客气道:“给你添麻烦了,下田同学。”这个人他不认识,好像是j班的学生,和他不在一个教学楼上。

    下田主动伸出了手,微笑道:“北原同学,初次见面,我是下田次男,以后请多指教。”

    他很热心,怕北原秀次跑了真落得他一个人投全场,连忙拿了一个棒球递给北原秀次,轻松道:“投球没什么难的,瞄准使劲丢过去就行了。”

    北原秀次并不信,要像他说的这么容易,那每年那些名门疯了一样四处找好投手是有病吗?去年的甲子园最佳投手好像是被东大弄走了,没直接进职业队,而是先进大学打大学生联赛去了。

    败给他的那位亚军投手倒是直接高中毕业就进了职业队,目前好像是中继投手,年薪4100万円,签字费8000万円。

    当初内田雄马还幻想过将来也像那家伙一样呢,一年赚的钱顶别人二十年。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单纯为了钱,同时又有天赋的话,在日本打棒球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观众实在多。可惜人生不能只为了钱,只追求钱也太傻了——利用金钱,但不能被金钱所左右,要活自己的人生这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他掂了掂手里的棒球,150克左右,也就是三两重,手感很硬很结实,估计砸在身上确实够喝一壶的。

    下田次男又将北原秀次带到了投手丘上,也就是内野中本垒、一垒、二垒、三垒围成的菱形中间略靠前的地方,然后指了指本垒方向已经蹲下的内田雄马、充任裁判的临时队员以及一个站在右打区的打者,说道:“咱们用的是青棒球场,实际不太够18米,北原同学要不要先投一个试试……那个,北原同学采用哪种投球方式?上压,侧投还是下勾投法?咦?北原同学真从来没投过球吗?要不要我先讲解一下基本的上压投法?”

    他看北原秀次站在投手丘上就觉得不太对,一般有投球经验的人,上了投手丘会把重心脚直接放在投手板上,而这位倒好,两只脚都在上面……这连初学者都算不上吧?

    这从近二十米外把一个球扔进好球区没想像中那么容易的,没有长久练习或是天生的控球能力,那真是随随便便就扔飞了,毕竟那里也就一个人宽度。

    平时就是从二十米外扔块石头也不能保证能砸到人的,更别说是个会旋转的球了。

    北原秀次确实不懂,他连棒球比赛仅就看过一次,还是看着内田雄马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但他还是婉拒了——要是真打算往这方面发展,那肯定要细心研究,但这不是不是嘛,投完了球就走人了,管那么多干嘛?

    他笑道:“我就是随便投投……那个,现在能开始了吧?”

    他想快点投完快点走人,但也得问问,万一还有什么讲究呢?毕竟上次看棒球赛,投手都是磨磨唧唧的,投个球像是投不好就会被枪毙了一样谨慎。

    性子急的人看棒球赛真能砸电视的——你丫投还是不投?能不能快点?能不能?!

    下田次男完全确认了,北原秀次虽然是高校剑道名人,但在棒球圈里来说就是一个超级小白。

    他握球的方式都让人觉得别扭,外行的太明显了。

    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想让北原秀次跑了,想了想试探道:“第一个球,北原同学可以在投手丘前面投。”

    下了投手丘就进入街边空地野球级别了,或者哄女孩子玩玩的范畴——女生为什么打棒球的极少呢?因为力气都不够啊,扔不了那么远,不然就是用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扔到了,但球速极慢,一棒一个准,全是送分送打击率的。

    每年职棒开赛都会请位女歌手女影星什么的投开场球,但十个得有九个扔不到本垒,只能打者虚挥一下球棒才能算好球——不能不给女生面子,总不能人家使劲扔了还要被判坏球吧,只能打者主动配合一下。

    那还是成年女性呢,换高中女生更差劲的,学校里棒球场有女生来玩,男生都会让女生个五六米的,算是哄着她们乐一乐。

    下田次男这是想给北原秀次降低难度,免得北原秀次一投之下灰心就溜了,而北原秀次是个很谨慎的人,毕竟从没玩过,惊讶问道:“可以去前面投吗?”

    十八米也不怎么远,还可以更前?

    “练习没关系。”下田次男准备让北原秀次先近距离体验一下投手和打手的对决,顺便也增强一下他的信心——第一次投球就被打了个全垒打也太残忍了,说不定就让这位终身告别这项运动了。

    北原秀次在不懂的情况下还是很虚心的,从善如流,跟着下田次男下了投手丘,向前走了有五六米,到了十一二米的地方,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在这里投吗?”

    他觉得有点不对,这会不会太近了?这是儿童级别的距离吧?

    下田次男满是善意的说了声“对”,然后退开了几步,而铃木乃希站在本垒一侧看了看也没什么反应——北原秀次是新手她知道,第一个球找找感觉可以理解,她看中的是北原秀次控球能力,连高移蹦跳中的雪里都能打到。

    按她上次看到的来计算,把网球换成棒球的话,北原秀次的球速也就是中上,而控球能力非常出色的话,那球种就会多,也一样能成为杀手锏。

    力量她可以哄着北原秀次以后加练,那没问题的。

    私立大福学园棒球部的人也站在一边旁观,毕竟北原秀次在学校真是有很大名气,但他们一看北原秀次被带到了投手丘前面,立刻便知道了——这是纯新手,从来没玩过的那种,真是少见。

    而北原秀次准备投球时,姿式更是让他们感到惊讶。北原秀次身体拉得像一张弓一样,长臂高高扬起,伸到了最大长度,似乎准备将棒球抡出去——这伙人顿时懵了,你丫这样投球,那球一直在打者眼中,那给对方的反应时也太长了吧?

    有几个人忍不住笑了,感觉北原秀次也许在剑道圈里是强者,但到了棒球场上,那也就是纯粹的低级菜鸟。

    他们顿时有了种前辈的觉悟,觉得以后可以好好教育一下北原秀次——以后可以吹牛皮说当过北原的“老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但北原秀次身体缓缓拉长到最大距离后,猛然向前探身一挥手,而手臂像是瞬间消失了一样,肉眼都捕捉不到踪迹,棒球更是没影了,打击区的打者呆立不动,毫无反应,而内田雄马惨叫一声直接仰倒。

    棒球是圆的皮质球,不会产生剧烈的风声,但棒球部的人都听到了一声脆响——不是球发出的声音,而是突然张大嘴巴时,下颌骨摩擦传到了自己耳朵中的声音。

    这是哪门子新手?

    下田在搞什么飞机?这样的人怎么能允许他下投手丘投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