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嫡女为妃冷情王爷无限宠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挟持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挟持

    等楚念从昏迷之中苏醒之际,天色已然大亮,眼前仍旧是那个浮夸的屋子,她皱皱眉头揉了揉有些疲乏的眉心,起身之际,眼前恍惚闪过曾在月光之下看到的那道小小的身影,不禁口中喃喃:“水音……你到底在想什么。”

    楚念当然不会忘记昨夜亲眼看着暗凛变成一颗木桩的情景,看来他从一开始便只是用幻术操纵着替身将她引到这里,恐怕现如今她被抓一事,也已经在他的计算之中。

    暗凛有一句话说得对,他早就不是楚念记忆中的那个天真善良的水音了。

    也不知外面如今什么情况,明修有没有救下楚元郎……楚念从床榻之上下来,转而推了推门窗,果不其然,门窗都被人从外面锁上了,看来青翼是铁了心不叫她离开了。

    这档口,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楚念皱了皱眉头,转身躺回软塌之上,便听得门口传来一女子的声音:“无双郡主,您可醒了?”

    楚念半睁开眼睛看向门口,门口那人没得到楚念的回音,似乎小心翼翼的开了门,不过片刻,便见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门缝探了进来,望见软塌上倒着的楚念,她长舒了一口气。

    “原来还没醒啊,不过好在如此,倘若她不见了,只怕副堂主又要找我麻烦了。”

    那女子气呼呼的进来,却又想起榻上有人睡觉,便轻手轻脚的将门合上,手上端着的托盘上摆着的是一碗清粥几个馒头,还有一小碟菜,她将吃的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方才转头看向榻上的楚念。

    “原来无双郡主当真如外界传言这般好看,倘若我也生得这般好看,副堂主定然不会如此虐待我了。”

    那女子有些自卑的垂下头,楚念听见她自言自语的声音,便是微微将水眸睁开一条缝隙,眼前那女子正兀自对着铜镜哀叹,那张叫她自认不够好看的脸却叫楚念倍感熟悉。

    片刻后,楚念回忆起究竟在何处见过此人,却是心头一跳。

    眼前这女子的模样不正是那日初次见面之时,青翼幻化成的模样?不过相比之下,青翼幻化的那人比这女子更成熟一点,更带有一种莫名的韵味,而本尊显然十分纯情保守,瞧着便是那等与男子对视一眼都会面红心跳的类型。

    楚念忽然心生一计,她装作悠悠转醒的模样坐起身子,茫然砍向四周,“这是哪儿?”

    那女子被楚念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从镜子前起身,福身站在楚念的床侧,“无……无双郡主,奴婢名唤怜儿,是副堂主的贴身丫鬟,今日被差遣过来侍候郡主起居。”

    楚念微微侧眸,“嗯……我想起来了,我是被你们副堂主抓住了?”

    怜儿面色一滞,旋即有些尴尬似的转身,将门关严,才端着一旁的托盘又走了回来。

    “郡主先吃些东西,从昨夜到现在滴水未进,只怕郡主的身子都会饿坏了。”

    楚念敛容看了一眼托盘上的饭菜,身子朝着床里缩了缩:“算了吧,你们副堂主将我囚禁起来也就罢了,只怕如今这食物里还是有毒的,你若是个有良心的,就拿去倒了,我可不想就这么简单就被毒死了。”

    怜儿显得有些伤心,她垂下头手下紧张的抱着托盘道:“郡……郡主,这是奴婢亲自做的东西,和副堂主没有关系,郡主放心,奴婢早就听说过郡主的传闻,如今对郡主十分崇敬,就算副堂主命令奴婢给郡主做有毒的东西,奴婢也不会拿来给郡主吃的。”

    说着,她又有些心虚的眼神飘忽了起来:“更何况,副堂主人很好的,只是有些傲娇,郡主昨日想救的那人惹到了副堂主,副堂主如今不过是对郡主耍耍小性子,过两天就好了。”

    “谁耍小性子?”

    听见这道声音,怜儿的身子猛然一颤,紧接着,便连忙放下手中的食物,直往墙角钻。

    却到底是被人揪了出来,只见青翼有些好笑的将怜儿从墙角提溜出来,那眉眼间的笑意根本掩饰不住:“你这丫头,我一不留神,你就说我坏话,可是当本座是聋的?”

    怜儿吓得抱住自己的肩膀挣扎着要与眼前人拉开距离,却怎奈何那人勾着自己的衣领,自己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青翼道:“副堂主,奴婢没有说你坏话,奴婢是夸你呢。”

    青翼哭笑不得:“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楚念靠在软塌上眼睁睁看着青翼堂堂七尺男儿调戏一不足五尺的小丫头,好一会儿,青翼才意识到楚念的存在,便是轻咳了一声,道:“咳,算了,你且退下吧,本座有话要与无双郡主说。”

    也用不上青翼说,怜儿双脚刚刚着地,便急忙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悲壮道:“副堂主又欺负人!”

    待小丫头的声音远了,青翼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此形象倒是彻底颠覆了昨晚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两颊上的微红也出卖了他此刻的小心思,他转身将门关上,又背过手,调整好状态,这才看向楚念。

    “你醒的倒也快,我还以为你会在我的幻术影响之下睡上个三五天,没想到你竟然第二天就醒了。”

    楚念微微挑了挑眉头,她目光从青翼那张略显不自在的脸上移到一旁方才怜儿放下的饭菜之上,转而似笑非笑的看向青翼:“没想到,青翼先生也有心悦的女子呢。”

    青翼方才舒缓了的面色猛然一僵,紧接着,便见他目光凌厉望向楚念那张笑颜如花的脸:“楚念,我本来还不想杀了你的。”

    被这样如野兽一般的目光盯着的楚念只是眉头紧蹙了一瞬,便舒缓开来,她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衫,好整以暇的坐起身。

    “青翼先生,贵堂若是当真了解无双郡主,就当知道无双郡主手下还有一个蛊师。”

    青翼的脸色变了变,僵硬道:“你不会蛊术,如今那蛊王也不在你身边。”

    楚念毫不在意的将青翼带着几分威胁的目光抛在脑后,她浅笑了一声道:“我是不会蛊术,可不久之前,我手下蛊王方才给我专门炼制了一蛊,同生共死蛊,是以可以随身携带在身上,倘若有人想要了我的命,便将此毒放在对方的身上,若我死了,对方必然也就活不成了”

    说着,楚念意味深长的抬眸看着青翼,笑颜如花:“他本说他不会什么救命的术士,却可以害人,想报答我之前对他的救命之恩,所以特意炼制了此蛊,我正想着如何将此蛊放在青翼先生身上,却没想到青翼先生竟然将自己心爱的女子送到我身边来了。”

    青翼面色一变:“你……”

    话音说到一半儿,青翼突然改口道:“我不喜欢她,她只不过一小小奴婢,无双郡主莫要自做聪明了。”

    青翼自认自己的戏演得不错,可怎奈何楚念听了这话儿,只是浅浅一笑,便是恍然起身,一面放松的舒展腰身,一面道:“我究竟是不是自作聪明,青翼先生心底清楚得很。”

    说罢,她身形却猛然一动,紧接着,没有防备的青翼便觉自己脖子上架了一把冰冷的刀子。

    青翼呼吸急促了几分:“楚念,你……”

    楚念手下猛然把住青翼正要有动作的手腕儿,她踮着脚附在青翼耳畔道:“青翼先生最好不要有什么动作,你知不知道,倘若我现在少了一根头发,你那心爱的怜儿可能掉的就是一块肉了。”

    青翼面色铁青,这档口,身子便被楚念拖着朝外头走,却毫无动作。

    待二人挟持着出了门,门口守卫着的侍卫皆是面色一惊,连忙警惕的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楚念,却是青翼冷清开口道:“都不准动,倘若伤了无双郡主一根毫毛,本座要了你们的命!”

    这档口,怜儿正去而复返,望见楚念挟持着自家堂主,顿时面色惨白:“堂,堂主……”

    青翼显然看见了怜儿的身影,却是面色愈发铁青,他咬牙切齿似的转过头道:“你想怎样?”

    楚念微微一笑:“我不想怎样,我来也不过是想救我弟弟出来,你却将我关押在此处,不过,青翼先生还是太过容易低估了自己的对手,昨夜对于暗凛也是,今日对我也是。”

    青翼的面色几乎变成了酱紫,他恶狠狠的看着楚念:“你别给我机会,否则本座定然要了你的命。”

    却瞧见楚念满脸无辜道:“青翼先生只怕是失策了,此蛊无解,倘若青翼先生要了我的命,那可就成了您亲手杀了怜儿了。”

    青翼几乎咬碎了后槽牙,见怜儿正担忧的望着自己,只好无奈道:“我放你走可以,不过你弟弟,你得自己去救,昨夜已经在那两个下人口中听到你弟弟的下落了吧?”

    楚念挑了挑眉:“知道了,不过你这副堂主,还当真是没什么面子。”

    青翼冷哼了一声,便道:“你先放开我,我放你走就是。”

    见状,楚念笑了笑,原本架在青翼身上的匕首移到自己的手腕儿上,方才被松开,望见楚念的动作,青翼愈发咬牙切齿,一旁的怜儿见楚念已然放开了青翼,便是松了一口气,而那几个彪形大汉则是凶神恶煞的看着楚念,手中长刀似乎跃跃欲试。

    便听得青翼一声冷呵:“放她走!谁敢动她,我要了谁的命!”

    此言一出,原本跃跃欲试的几个大汉终于偃旗息鼓,只得满眼仇恨的看着楚念悠然自得的从他们眼前离去。

    而青翼则是看着楚念的背影咬牙切齿,小声的对着一旁的几人道:“你们,偷偷跟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