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华鸾 > 第217章 宝华与云溪

第217章 宝华与云溪

    渊王府的大门打了开来。

    “姑娘?”守门的人打开门,就看到一位容貌极美的姑娘站在门口。

    “我找渊王爷。”云溪清脆的声音响起。

    “你找渊王爷有什么事?”门房的人有些警惕的看着云溪。

    “你就去同他讲,云溪来找他了。”

    “王爷今日不在府中。”

    “那我就等他回来。”云溪说完,一把推开门房,自己径直走进府中。

    门房一时不察被云溪推的一个踉跄,身子一侧,竟被云溪闯了进去。

    “来人啊,有人闯进王府了!”门房一站起来,就朝着云溪奔去,边跑边喊道。

    一会功夫,有位少女闯进渊王府找渊王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王府。

    宝华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等到宝华带着气势汹汹的忍冬和碧桃赶来时,云溪已经被护院以及下人们围在了前院花厅里

    反正云溪的目的是见渊王,她人已经在了渊王府,于是就气定神闲的坐在花厅,摆出一副不见到渊王就誓不罢休的阵势。

    宝华一到花厅门口,下人们纷纷就让开了一条通道出来,李福偷偷看了一眼宝华,生怕她生气,结果却看到宝华脸色如常,没有任何不悦。

    “你是谁?”忍冬口气不善的冲着花厅里的云溪问道。

    云溪本来正背着手,饶有兴趣的看着花厅里的摆设,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她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朝忍冬看去。

    忍冬愣住了,宝华也愣住了!

    忍冬没想到这位姑娘竟然生的如此貌美,她心中更是生起了一股危急感,眼中满是警惕。

    而宝华却是浑身生出一股凉意,这双眼睛,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是这是她梦中梦到的那双眼睛!

    云溪眼神扫过忍冬后,却被宝华给吸引到了。

    “咦?”云溪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后,快步朝着宝华走过来。

    “你做什么!”忍冬看着云溪往这边来,她一个闪身,挡在了宝华的身前。

    “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云溪奇特的口音响了起来。

    宝华听到云溪的话后又是一怔。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你在哪里见到的我家小姐!”忍冬听了云溪的话后,更是语气不善。

    宝华伸出手推开忍冬,轻声说道:“我叫灵雨,是渊王爷的姨娘,不知姑娘找王爷可有要事?”

    “嗯,我是云溪,找渊王爷是为了碧落叶的事情。”云溪毫不顾忌的就这么说了出来。

    宝华听到碧落叶后,不由大惊,眼前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姑娘,她是如何知道碧落叶的!

    “李管家,你们都先下去,等王爷回来了,让他去后院找我们。”

    宝华吩咐完李福后,又对着云溪说道:“云溪姑娘,你随我一起去后院等王爷吧。”

    “好”云溪十分干脆的点了点头。

    云溪随着宝华一起到了紫玉阁。

    “云溪姑娘请喝茶。”宝华挨着云溪一同坐在紫玉阁的正厅中,碧桃泡好茶后端了上来。

    云溪也有些渴了,于是毫不客气的就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云溪一杯水喝完还是口渴。

    “好”宝华莞尔一笑,觉得眼前的少女很是可爱。

    “刚才云溪姑娘说什么碧落叶?”宝华看着云溪试探的问道。

    “对,你既然是王爷的姨娘,那他告诉过你碧落叶吗?”云溪充满希冀的看着宝华。

    “这个”宝华一时语塞。

    “王爷回来了!”忍冬话音刚落,陈瑞霖就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陈瑞霖一回府,就听到下人说了有位姑娘上门寻他,现在在紫玉阁的事情,他急匆匆的就赶了过来,他一路还在奇怪,到底是谁会来找他。

    结果一看,原来竟然是云溪。

    “是你?!”陈瑞霖怎么都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云溪。

    云溪眼睛一亮,就站了起来。

    忍冬顿时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原来王爷真的认识这个叫云溪的姑娘!

    宝华心中忽然有些失落,她从未听陈瑞霖提起过他原来跟别的姑娘还有交集。

    云溪一眨眼功夫就到了陈瑞霖身边,她伸手就去抓陈瑞霖的手腕,陈瑞霖一时不察,竟被她抓了个正着。

    “你!光天化日之下,你在做什么!”陈瑞霖还没反应过来,忍冬已经气急败坏的跳了出来。

    陈瑞霖也迅速的甩开玉玺的手,一脸阴沉的摸着自己的手腕。

    “王爷,你果真毒解开了!请问王爷,你是怎么解开这碧落叶之毒的?”云溪刚才手触到陈瑞霖的脉象,的确已经与常人无异了。

    “你是从哪里知道碧落叶的?”陈瑞霖听到云溪提到碧落叶,立刻厉声说道。

    看到陈瑞霖的反应,忍冬莫名的觉得心情大好,而宝华也微微有些吃惊,看样子,陈瑞霖好像对云溪并不是很欢迎。

    “碧落叶是我们族中的圣物,一百多年前被人偷走,我们族人寻找了一百多年,都没有任何消息,可如今八皇子竟也中了碧落叶的毒,碧落叶无药可救,云溪想问王爷,可否知道碧落叶的消息,还有,王爷的毒是怎么解的?”云溪没有丝毫隐瞒,就直接说了出来。

    “看来李贵妃已经让你替八皇子诊治过了。”陈瑞霖并没有回答云溪的问题。

    “你们族中?”宝华倒是惊讶的问了一句。

    “对,云溪来自南疆”云溪把自己所在的部族之乱又讲述了一遍,最后带着请求的语气说道:“还请灵雨姨娘和王爷能告诉云溪碧落叶的下落,云溪和云溪的族人,感激不尽。”

    原来碧落叶竟是来自南疆,而解药却在极寒之地,倒真是让人意想不到了

    “碧落叶的确有解药,只是这解药普天之下只有一株,如今却是再也找不到了。”宝华从看到云溪开始,就对她一直有些好感,后来言谈之间,发现云溪淳朴憨厚,话语间没有丝毫隐瞒,更是从心里无法对她有厌恶,所以宝华就好心的回道。

    “那八皇子岂不是”云溪发出一声惊呼。

    宝华看了一眼陈瑞霖,陈瑞霖对她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