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修真小说 > 最强西游直播间 > 第五十四章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第五十四章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

    炎炎烈日。

    牧云在餐车前忙碌不已,这种感觉很充实。

    就在这时!

    “爽!居然还有双倍奖励!”牧云心中一乐。

    “试吃结束,各位请回。”

    任务奖励到手,牧云自然是宣布结束美食试吃。

    要前往西天取精,呸呸呸,是取经,不是取精……

    在镇上之人依依不舍的注视牧云等人离开。

    队伍再一次踏上西天征程。

    四匹骏马,奔腾于路。

    崎岖不平的道路,隐约能够听见四匹马的铁蹄声。

    “师父,我们现在去哪?”猪八戒手持包子,骑着白马。

    牧云骑马而驾:“驾!我们现在前往蛇盘山鹰愁涧,收下小白龙。”

    孙悟空喃道:“小白龙?你说的可是西海龙王三太子?”

    “哦?你知道他?”牧云诧异道。

    孙悟空点点头:“有过了解。”

    牧云按照《西游记》原著中的小白龙,解释道:“相传,称霸一方的西海龙王三太子,因纵火烧毁玉帝赏赐的明珠被西海龙王告上天庭。”

    “告以忤逆,要被斩首。后因南海观世音菩萨出面,免于死罪,被贬到蛇盘山鹰愁涧。”

    猪八戒吃一口包子:“也就是说,这家伙得罪了天庭,被贬落鹰愁涧?嘿嘿,真巧啊~猴哥得罪天庭被压五指山。”

    “俺老猪得罪天庭,沦为猪胎。小白龙得罪天庭,被困鹰愁涧。”

    他又吃了一口包子。

    牧云呵呵,什么也没说。

    在西游记原著四人当中,小白龙整个人就是个“杯具”。

    先是在龙宫中被绿,烧毁了明珠。然后被自己的父亲告上天庭。虎毒不食子,何况是亲爹。

    取经之路,唐僧收下三人为徒,唯独小白龙不是。仅仅是脚力,坐骑而已。

    哪怕取经结束,大家都封官了。旃(同音:沾)檀功德佛-唐僧,斗战胜佛-孙悟空,净坛使者-猪悟能,八部天龙-白龙马。

    小白龙依旧杯具,八部天龙听着不错。实际上就是盘旋在柱子上一个看门的。

    这家伙还挺能忍,这都能忍。

    换作牧云,压根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忍什么忍,上去就是干!

    谁怂谁是狗!

    说好的狂拽酷炫吊炸天,那就,狂拽酷炫吊炸天!

    ……

    ……

    又经过了几天路程。

    眼看就要到达蛇盘山入口了。

    一伙人堵在前面。

    “头,又来一伙看龙的人。啧啧,又可以赚票子了。”一胡子拉碴的男子笑道。

    头目露出壮硕肩膀,左青龙右白,朝着前方喊道:“想要看龙每人十两银子,否则要么滚,要么把命留下。”

    “好大口气!居然敢找你爷爷要钱。”牧云骑在骏马上,冷哼。

    而牧云的身后有三匹白马奔腾而来!

    孙悟空轻轻一呼,手持如意金箍棒,一抹冷意。

    牧云扫了一眼孙悟空:“悟空,不要那么残暴,交给为师,让为师骑马撞死他们。”

    拦路人闻言眼皮一跳。

    我滴乖乖!

    这特么惹到一群什么人!

    一言不合就要骑马撞死。

    丫丫的!

    太特么凶残了!

    见牧云气势汹汹,四散而逃,丝毫没有刚才装腔作势的嚣张模样。

    “算你们跑得快!不然撞死你丫丫的!”牧云冷哼。

    猪八戒伸出大拇指说道:“师父,可以。你很强势!”

    二哈贱兮兮说道:“少年郎,装b只是一瞬间,不要脸才是永恒。不如随本尊悟贱吧。”

    二哈继续说道:“脸乃身外之物,可要可不要,贱乃必要之物,不得不要。”

    牧云看了一眼二哈:“滚犊子!不装b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二哈劝说道:“少年郎,贱是一种艺术。让我们一起将这门艺术搞好吧。”

    牧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装b啊!连b都装不了,还不如卖咸鱼。”

    “不装比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

    二哈突然觉得牧云说的好有道理喔~

    “到了!”牧云说道。

    映入眼帘是蛇盘山。

    蛇盘山海拔三百零二米,约百层楼高,地形险峻。山路多弯,树木与石交错纵横。

    悬崖峭壁,朔风凛凛。

    更是能够听到哗哗不绝的流水声音。

    哗啦哗啦~

    “师父,这水声挺大。鹰愁涧肯定又大,水又急。”猪八戒吃一口包子,一路上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了。

    反正吃个没完。

    吃货猪八戒实至名归。

    牧云摇摇头:“恰恰相反,鹰愁涧在溪水间,却如潭水一般小。小到鹰飞过去,都看不出下面有水。还以为是山脉秀丽的地方。”

    “所以很容易一头扎进水里淹死。”

    听完牧云的话,二哈一阵愕然:“咦?少年郎,你不是说鹰愁涧有龙吗。这么小的地方,它不得憋死?”

    牧云沉默一会,说道:“所以我来了。”

    吼!

    龙吟打破了沉寂!

    这龙声似乎不一样,给人感觉隐约有些凄厉。

    牧云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对劲!我们要尽快过去!”

    一路飞驰!

    看到两名衣着富贵的男女站在岸边,身后有数名家丁。旁边站了两孩童。一男一女,莫约五六岁。

    男孩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爹~快射它眼睛~好好玩哩~”

    小女孩拉住男孩的手,晃了晃:“快让爹~住手啦~这可是龙啊~它又没害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它~呜呜呜。”

    小男孩一把甩开小女孩的手:“你不觉得射龙很好玩嘛,射它眼睛就躲,多好玩哩~”

    富人手持弩,笑道:“哈哈哈。当真有趣。这龙鳞太硬,射不进。果然眼睛是它的弱点。你尽管躲,我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哈哈哈。”

    衣着富贵的女子说道:“相公,是吧,我说这里有龙来着。昨天我看上了佟掌柜的手镯,不知……”

    “买!你喜欢的,直接买便是。若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这里有龙。买!”男子很爽快的答应了。

    白色巨龙不断闪避,窄小的空间无法灵活闪避。数次弓弩险而又险从眼眸边擦肩而过。

    入水,乱弩而射,迫使出水。

    上天,翱翔片刻,如遭电击,遍体鳞伤。

    它哀嚎,它愤怒,它不甘。堂堂龙王三太子竟遭如此戏耍。

    天庭,

    我错了吗,

    舍悟离迷,

    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

    善恶浮世,

    尘缘散去,

    叫一声佛祖,

    回头无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