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案异象录 > 第220章 翁坡塔死了

第220章 翁坡塔死了

    尤格达曾经说,大祭师的弟子认为那黑色的鬼影不是鬼魂,而是比鬼魂更可怕的东西。

    然而附着在麦克维尔体内的东西,却能让黑色鬼影俯首听令,那岂不是证明,这个东西不仅比黑色鬼影更可怕,比普通的鬼魂更是可怕到不知多少倍?

    普通的鬼魂我已经难以抵挡,一个比鬼魂更可怕的东西,我又怎能与之作对?

    我越想越是浑身发颤,越想越是冷汗淋淋。

    我甚至想撇下这一切即刻回国,以免我当真落得跟麦克维尔同样的下场。

    但是我,已经跟麦克维尔形成了联手调查的搭档关系。而且麦克维尔是在我的房间遭遇伤害,如果我就此撇下他不管,我会感觉良心不安。

    所以我思来想去,终于还是硬着头皮拿起了那尊木雕像。

    不是裸着手去拿,强烈的恐惧感,令我根本不敢直接触碰到那尊木雕像的表面,我是隔着一条毛巾,将那尊木雕像捧在了手里。

    仔细察看,确确实实就是很普通的木材雕刻,连麦克维尔昨晚用刀子刮削的痕迹,也清晰可辨。

    翁坡塔的妻子曾经说这尊木雕像是翁坡塔瘫痪之后,坐在床上自己雕刻,所以他对这尊雕像视若珍宝。

    我不知那女人所言是真是假,但我想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赶紧将这尊木雕像,老老实实还给翁坡塔。

    我不能撇下麦克维尔,但是我,首先要保住我自身平安。

    所以我用毛巾包着那尊木雕像带到楼下,开了麦克维尔租的那辆车,一直开到西郊x x村口。

    隔得老远,我就不得不停下车子。

    我看见翁坡塔家门口围了很多,感觉是在办丧事的样子。

    我并没有见识过l国人办丧事,我只是感觉翁坡塔家在办丧事。

    所以我下了车子,步行上前,用英语跟围在翁坡塔家门前看热闹的一个年轻村民打听一下,果然那村民回答说翁坡塔昨夜里死了,他妻子请了几个和尚来为翁坡塔做法事。

    我确实听见屋子里传出絮絮叨叨念经的声音。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游客,我肯定会凑到跟前,观摩一下l国人的丧葬风俗。可是我此刻遍体生凉,另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呼之欲出。

    之前我一直以为那个黑漆漆的鬼影,是翁坡塔死去的老父亲。

    但昨晚在翁坡塔家窗外,那黑影紧紧贴着我的身体,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某一种怪异感觉,令我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认为那黑影很可能不是翁坡塔的老父亲,而是翁坡塔本人的灵魂。

    我曾经将这个念头告诉给麦克维尔,却被麦克维尔一口否定。

    如今看来麦克维尔是对的。

    因为翁坡塔已经死了,死在今天一早那个黑色鬼影出现在我房间之前。

    换句话说,起码今天早上从上往下贴俯着我的那个黑影,不可能是翁坡塔还活着时候的灵魂。

    那么,是否,贴俯着我的那个黑影,其实就是翁坡塔老父亲的灵魂?

    而进入麦克维尔身体的,则是翁坡塔本人死后的鬼魂?

    虽然大祭师的弟子曾经说,那黑影不是鬼魂,而是比鬼魂更可怕的东西,但大祭师的弟子并没有亲眼看见那黑影,他也不过是一种推测而已。

    是推测,就会有出错的时候,而我认为,我的推测更加合理。

    首先,麦克维尔偷走了翁坡塔视为珍宝的木雕像,翁坡塔肯定对他恨之入骨,这也解释了它为什么会令麦克维尔自杀,却对我网开一面;

    其次,贴俯着我的那个黑影之所以听从指令轻轻松松放过了我,或许并不是因为在麦克维尔体内的东西比黑色鬼影本事更大,而仅仅是因为,这两者之间存在着父子关系。

    可是为什么,偏偏翁坡塔父子的鬼魂全都留存于世?

    在翁坡塔的家里面,难道当真还存有某一件能够令鬼魂留存的神秘物件?

    我越想越是头脑混乱,只能离开x x村,回去友谊医院看望麦克维尔。

    经过各种仪器检查,已经确定麦克维尔只是脑部有轻微损伤,身体的其它部位完好无损。

    主治医师是这样说的:“他脑部确实像是遭受过电击,但这种电击对他脑部的伤害并不严重。不过经血液分析,我们发现了一种到目前为止还未能确定具体成分的麻醉剂,这种麻醉剂直接注射进他的大脑,很可能是导致他到现在仍昏迷不醒的第一原因。这种病例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说实话真是难到我了!”

    麦克维尔之前曾经很得意地告诉我,他身上有很多高科技防身用品,绝大部分都采用了当今最先进的材料和技术。

    我当时还以为他有夸张的成分,如今看来,他并无夸张。

    比如这枚蓝宝石戒指,它采用了低强度的电击、再加上不明成分的麻醉剂,这两样混合起来产生的效果,不仅能够将附身人体的邪恶东西驱赶出来,而且对人类本身,伤害不大。

    像这样的技术,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实验才能取得成功,尤其它针对的不是自然而是超自然,说它先进到超越时代也不为过。

    只可惜包括这枚戒指在内的所有高科技防身用品,我都无法使用,只能眼睁睁看着麦克维尔昏睡的面容,一时间思虑繁杂一筹莫展。

    本来以为跟麦克维尔合作,我基本上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麦克维尔进入“超自然调查联盟”将近三年,我相信他所经历过的诡异恐怖事件,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可结果,只不过一个回合,麦克维尔就昏迷不醒一败涂地。

    而以麦克维尔的身经百战尚且如此,我如果不知好歹强要“多管闲事”,那岂不是引火烧身自寻死路?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智提醒我撇下这一切赶紧回国,但良心却在告诉我,不应该抛下麦克维尔不管。

    偏偏在我瞻前顾后左右为难的时候,亨利川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接到一起报警电话,有市民看到了一个黑色的鬼影。

    我立刻让亨利川来接我,跟着他一同赶往报警人的住所。

    报警的是个中年妇女,她打这个报警电话其实是在几天之前。

    当时正好赶上文田市警方对外公布友谊医院鬼影事件调查结果,这女人口口声声说她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鬼影,警员们只当她是借着友谊医院鬼影事件哗众取宠,又或者干脆就是阿利亚医院请的“托”,企图为阿利亚医院寻机开脱而已。

    所以警方根本没有理会这个女人。

    直到今日亨利川偶尔听到有个警员当笑话提起此事,这才赶忙给我打了电话。

    那是一座在文田市算得上满高档的居民区,区内居住的虽然不是权贵之家,但在l国也能算是中产阶层。

    这也是那女人为什么能够电话报警的原因,要知道在l国,家中装有座机电话的并不多,用得起手机的就更少。

    l国的高层电梯房也不多见,像这样还算不错的小区,最高也只有六层。报警的女人正好就住在六层,我们要靠走楼梯上去。

    结果六层楼梯爬上来,虽不至于气喘吁吁,也感觉到两腿酸痛。

    报警的是一个挺胖的女人,一看见亨利川身穿警服,那女人满脸热情赶忙将我们迎进屋里,并且拿出家里收藏的好茶帮我们泡上。

    稍微歇了一歇,亨利川就直截了当问那女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了鬼影。

    天底下绝大部分女人,一谈起稀罕事情,肯定都是滔滔不绝,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不过她最开始说的也是文田市本地方言,直到亨利川用英文帮我翻译的时候,那女人才抢过话头,直接用英文再跟我讲述一遍。

    “我可不是只看到了一次鬼影,我是整整看到了三次!黑漆漆的,可吓人了!不过我男人叫我别乱说,还说我肯定是一早起床眼花看错!我哪儿有看错啊,如果我看错,怎么可能连看三次?不过像这样鬼鬼怪怪的事情,我也不敢到处乱说,只能自个儿憋在肚子里。直到那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警察局宣布友谊医院鬼影事件调查结果,我才忽然想到,莫非友谊医院的那个鬼影,又跑到我们小区来了?我越想越怕,这才赶忙报警!结果报了好几天了,你们到今天才来!”

    那女人说得有些不乐意起来,微微地嘟起了嘴巴。

    我赶忙问她那个鬼影出现在什么地方,那女人站起身来,向着阳台对面一栋楼房一指。

    “就是在对面那栋楼上!第一次看见它,是在第六层的阳台外边挂着,我当时以为是这家晾的衣服忘了收起来,结果仔细一瞧,那黑影正好回过脸来瞅我一眼!我真的感觉好可怕!我明明看不到它的五官长相,可就是能够感觉到它非常凶狠!把我吓得尖着嗓门叫我老公,可惜等我老公跑出来,那个鬼影已经不见!”

    那女人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肥肉不住抖动,看得出来仍有些后怕。

    (请看第221章《又一个鬼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