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章 交易

第一章 交易

    “别装睡了。”

    宋荷刚醒,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男人清冷的嗤笑,“你父亲把你送给我的这个事实,都一夜了还没接受?嗯?”

    宋荷恍惚着眯着眼睛盯了半天的白色天花板,忽然一下子清醒过来。

    昨夜那个如猎豹一般充满危险气息的男人,眼带戏谑的吻过她的唇瓣,顺着脖子向下,手指抚过她敏感的身体,然后毫不怜惜的进入……宋荷身子一颤,眼角酸涩,冰凉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

    宋荷猛地睁眼,瞳孔收缩:“他和你做了交易?!”

    “你还不配他和我交易。”

    殷郑瞥了她一眼,眸子里露出一丝嘲讽。

    宋家当垃圾一样送人的女儿,明明应该像她父亲一样痛哭流涕地求着他,可昨夜她的刚烈,和现在不经意间露出的受伤,让他心里莫名有了一丝奇异的烦躁。

    宋荷仍没有回过神来,她怔怔的抓着白色的床单,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当初她便听说过殷氏的总裁在物色一个替他生育的女人,没想到父亲竟然将自己卖了过来?!

    不,这不可能!

    苏荷精神恍惚的被那人拽起来,吩咐佣人换了干净衣物,带到餐厅用早餐。殷郑的别墅很大,她却完全无心欣赏,满脑子都想的是父亲怎会那样对自己的事情!

    恨意袭来。

    “我要回去弄死他们。”

    她对殷郑冷冷道,“所以,放我走。”

    殷郑闻言,饶有兴趣地提挑眉看向宋荷。

    这个女人倒是和别人不一样,有点儿意思。

    宋荷看了他一会儿,忽地站起来,把手上的餐具往桌上一搁便转身往门口跑,旁边的佣人有些惊慌想上前拦截,却被殷郑制止了。

    “让她去。”

    他说,“死了心,才好乖乖留在这里。”

    宋荷整个人都混混沌沌的,好不容易找到宋宅的门口,没有钥匙,她便伸手去按门铃,按了半晌却还是没人出来开门。

    她便改为敲门,力度逐渐加大,最后几乎是砰砰的捶门,这时门才吱呀一声的开了,门后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哎呀声:“哟,瞧瞧这是谁啊,真是不懂礼貌的野路子。”

    宋荷脾气再好也被气笑了,:“您脑子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隔日不见就忘了个人?”

    这说话的女人正是宋荷的继母苏雯,自打宋荷亲生母亲过世之后便嫁入了宋家,连带着她与宋父的私生女苏朵,逮着机会便是欺压宋荷。

    “宋崇山,你看看你这个女儿!”

    苏雯尖声叫起来,“没大没小,她是要反了啊她!”

    “你怎么回来了。”

    宋父乍然看见宋荷,顿时一惊,他昨日才将宋荷送给殷郑,莫不是对方不满意才将她抛弃?

    “是你将我送过去的?”

    苏荷看见自己这个所谓的父亲,声音冷到彻骨。

    “你怎么能跑出来,若是殷总怪罪怎么办!”

    宋崇山全然没有将自己亲生女儿放在心上,顿时竖眉呵斥起来,“来人,快把她送回去!”

    “你可真是有脸!”

    宋荷冷笑,“为了自己的利益,亲生女儿都不要了是么?”

    “啪!”

    回答她的是响亮的一巴掌,苏雯脸上挂着讥诮的笑容,甩了甩刚刚扇了宋荷一耳光的那只手,嘲讽道:“宋大小姐是听不懂人话么?为了宋家,你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有什么关系,你不也是宋家的人吗?”

    宋父本来还对于这一巴掌有些不忍,然而听到苏雯的话,哼了一声开口道:“对啊,荷儿,这可是为了宋家的未来啊,你做一些牺牲也是应该的。”

    宋荷咬牙不语,脸上隐隐作痛。

    苏雯看见她这副样子,语气更是尖锐:“果然你就是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别装白莲花了,你勾引过多少男人啊?”

    说着又要伸手去推搡,宋荷猛然扬起手——

    “啪!”

    狠狠一巴掌,打的苏雯疼的脸部扭曲。

    “你!”

    苏雯尖叫。

    然而下一秒,宋荷又迅速抬腿,精准而又猛力地一脚踹在苏雯的小腿上。

    “你要死啊死贱人!”苏雯疼的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破口大骂着扬起巴掌就要上来撕打。

    然而下一刻身后却是有人握住了宋荷的肩膀将她往后带了带,靠入那人怀里。

    苏雯一巴掌落空,险些踉跄,登时恼羞成怒:“谁敢……”

    当她抬起头时,后半句话却是生生噎在了喉咙里:“……殷……殷总。”

    殷郑揽着宋荷的肩膀,发现这个姑娘是真的很纤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他微微一挑眉,心头无端的生了几分薄怒出来:“方才我似乎听见什么?贱人?”

    他这般不为情所动的人,竟然被这个女人莫名吊上了。她久久不归,他就寻了过来。果然,是在被人欺负!

    “殷总,都是误会,我……我口误。”

    苏雯恨不得将刚刚的话咽下去,她恨恨的盯着宋荷,不过是个送过去的生育工具,殷总居然这么护着她?

    “殷总居然大驾光临,实在是鄙人的荣幸啊。”

    宋父完全忘了苏雯被打的事,此刻忙不迭的躬身致意,一面战战兢兢问,“小女太过任性,没想到居然擅作主张跑回来,请殷总不要动怒啊。”

    殷郑冷哼,而他将宋荷护在怀里的动作分外刺眼,苏雯有些忍不住讽刺出声:“本来就是送给您随便玩弄的东西,既然如此,弄根锁链当条狗一样拴起来不就好了。”

    宋荷本来躲在殷郑怀里,如此一听背部骤然僵住,殷郑有所感应似的,揽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抬头眯起眼睛:“锁链?”

    他微微冷笑:“若她是家犬,你算什么?野狗吗?”

    只是一句话就尖锐无比,意味明显暗指苏雯小三上位的事实,苏雯一时间脸色难看无比,却又不好还嘴,只能憋着。

    宋荷倒有些介意他说自己是家犬,刚微微撅嘴想要略表不满,便听见这个男人一字一顿,语气冷然道:“她与你们宋家再无瓜葛,就算只做我的狗,也不是你们能妄动的。”

    顿了顿,“后果自负。”

    宋父瞪大了眼睛,苏雯脸色铁青,唯有宋荷,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反而是有些平静下来了。

    这个男人,嘴上说着就算是狗也要护着,可实际上却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下贱的身份对待吧,就好像出了宋家他将自己拉上车,带到了商场来一样。

    跟他在一起,至少比待在宋家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