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十八章 暧昧

第十八章 暧昧

    似乎是想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殷郑的脸朝着宋荷又靠近了一些,加上身高的优势和殷郑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的气势,莫名的给宋荷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看着宋荷脸上后知后觉的恐惧,殷郑的嘴角勾起了满意的笑容。

    “这……这怎么可能,唐祁他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一定是个误会!”

    宋荷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身子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差一点摔倒。

    “宋荷,是人都会变,现在的你不也和以前的你不一样吗?既然你都能改变,那为什么还要要求别人一成不变?亦或者说,在昨天之前,你所认识的唐祁,只是他想让你看到的唐祁。”

    扯下宋荷心上对唐祁的最后一层希望,殷郑说完以后,便直接开门走了出去。

    他知道他刚刚给宋荷灌输呢信息量太多了,也太大了,应该留给她一些时间,让她自己好好的去想想,消化一下。

    看着殷郑离去的背影,宋荷这才如释重负的瘫坐在办公椅上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刚刚殷郑的话全都听在她的心里了。

    或许,她真的没有真正认识到唐祁。

    深呼吸,宋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她正视网上那些对唐氏对唐祁的流言蜚语,一脸平静的一页一页的关掉了和这些有关的所有网文。

    开始了自己今天的工作。

    而此时,另一边,拜殷郑所赐,整个唐家别墅都别一些想要报独家的记者,里里外外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唐父只能看着唐氏集团的股票一句下跌,却没有任何办法。

    “铃铃铃,铃铃铃。”

    突然,寂静的客厅响起了一阵响亮的电话铃声。

    电话没响几声,唐父便赶紧拿了起来,就像他知道电话的那头是谁一样。

    “喂,陈律师,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让我儿子好好的回到家里,他还年轻,他不能坐牢啊陈律师。”

    唐父拿起电话,声音里充满了哀求。

    坐牢?

    坐在一旁的苏朵听着这一切,身子一颤。

    她还这么年轻,唐祁不能坐牢,唐家也不能垮!她不能让宋荷那个贱女人看笑话。

    咦,宋荷?

    苏朵眉头紧蹙,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记得昨晚唐祁出去就是为了见宋荷。唐祁出事的那家咖啡厅苏朵知道,那是宋荷和唐祁以前经常学会的地方。

    苏朵仔细将网上所有有关唐祁的小视频全都看了一遍,最后,她认出,视频中那个模糊的女人的影子就是宋荷!

    好啊,宋荷,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敢在背后捅刀子!哼,你想看我苏朵的笑话,我就偏偏不让你得逞!阿祁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给救出来的。

    苏朵放在背后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心中暗自拿定了注意,随后她便起身离开了客厅。

    对于唐父竟然像一个律师低头的这种行为,苏朵报以鄙夷的眼神。

    这些狗仔记者最大的优点就是够坚持!都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唐家别墅的门口还有两三个不死心的记者在外面走动着,这样的记者实在是让苏朵很伤脑筋。

    在苏朵在卧室里转了第n圈的时候,她想到一个可以金蝉脱壳的方法。

    “喂,是王编辑吗?我是苏朵,我想请你帮个忙……”

    拿起手中的电话,苏朵对着电话那头,发出了嗲到腻人的声音。

    听到对方的应允,苏朵敷衍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悄悄的拉开窗帘,往外面看去。果然,没过一会儿,一直守在唐家门口的记者就像是突然接到什么消息一样,立马一阵小跑,开着各自的车子,离开了唐家,

    “哼!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看着别墅外面空空的一片,苏朵得意的自言自语。随后便拿了手提包,转身离开了卧室,连夜回到了宋家。

    一物降一物,既然宋父能够劝说宋荷帮助宋氏阻止唐氏收购宋氏集团,那宋父这次应该也能说服宋荷再帮唐家一把。

    这是苏朵心中的打算。

    于是乎第二天,天刚亮苏朵就殷勤的跑到厨房给自己的父母做了一顿早餐。

    “小朵,你这连夜跑回来,唐家那边会不会……”

    宋父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牛奶,眼里闪着精光,试探性的说道。

    “爸,你放心好了,现在唐祁闹出了这么丢脸的事情,我没有现在和他们家提出离婚,他的那对父母就已经感激的在家烧香拜佛,对我感恩戴德的了。”

    苏朵吃了一口面包,话中也带着试探。

    一旁的苏雯直了直身子竖起了耳朵,她知道,这就像是一场带有利益性质的对话。与此同时苏雯已经做好了随时表明立场站在女儿那边的打算。

    “女儿啊,就算你个唐祁那小子离婚咱也不怕,离婚了正好,回来把你爸爸搭理公司,以后,整个宋氏可就要拜托给你了。”

    宋父显然没有听出苏朵语中的试探,轻咳一声,语带得意。

    想当初唐氏还要收购宋氏,现在看来还真是自不量力,这一刻,宋父越发觉得把宋荷送到殷郑的床上,是多么正确的一个决定。

    此话一出,苏朵和苏雯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已了然,看来宋父并没有帮唐家的打算。

    可苏朵却也不敢和父亲使小性子软磨硬泡。唐祁固然重要,可是宋氏集团她也是想了这么久的。

    一早上,宋家就在这种各怀心事却不说,可又彼此心照不宣的状态下度过了。最后,苏朵还是决定把希望寄托在宋荷身上。

    只不过这次苏朵变聪明了,和宋荷打起了感情牌。

    故意派人以唐祁的事当幌子,约见宋荷,而约见的地方就选在了那日唐祁和宋荷吃饭的地方。以她对宋荷的了解,她笃定心软柔弱的宋荷一定会赴约,所以她也早早的全身武装,提前来到餐厅,坐在餐厅的包间里,等待着宋荷。

    果然,离八点还差十分钟,宋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