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十九章 装可怜

第十九章 装可怜

    “怎么是你?”

    宋荷走进包厢,看到坐在里面的苏朵,一脸差异,想起上次和苏朵见面时的场景,宋荷转身想走。

    只是,还没等她迈开步子,身后传来的一声响让她改变了心意。

    “砰!”

    毫无征兆,苏朵看出宋荷想走的意思,突然起身猛地跪在了地上,双眸中的眼也措不及防的流了下来。

    “姐姐,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知道你讨厌我甚至恨我,我也知道我对你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但是念在你和阿祁这么多年青梅竹马的份上,求求你,救救他吧,现在能帮他的人,只能是你了!”

    苏朵眼含期待的看着宋荷,说话的语气力度哽咽。

    “苏朵你这是在干嘛?有什么事起来再说。”宋荷上前想要将苏朵拉起,可苏朵却死活不起。

    “姐,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一直跪着,死也不起!姐,我已经怀了唐祁的孩子,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救救唐祁吧!”

    苏朵坚持,看着宋荷还在犹豫,不由得心一狠,摸着小腹一本正经的说道。

    “孩子?”

    宋荷虽然已经想过这个可能,可心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痛了一下。

    终归他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像两条平行线一样了。也罢,就当是为了孩子。

    待宋荷再抬眸时,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苏朵,你说的这件事我会考虑,但我不能保证,你现在既然怀了孩子就应该好好的照顾自己,这种地方,你还是不要来最好,对孩子不好。”

    留下最后一句话,宋荷转身就离开了餐厅,直接打车回了别墅。

    她出来的时候殷郑说了,只给她十分钟的时间。

    一路上,宋荷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曾几何时,她曾经与唐祁一起牵着手坐在海边,看着慢慢下降的日落,讨论过将来他们俩的孩子要取什么名字,会长的像谁。

    可,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她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唐祁孩子的母亲了。

    就在出租车听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宋荷突然下定了一个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救唐祁出来,就当是对她过去感情的一个完美的交代。

    别墅里,殷郑还坐在沙发上等着宋荷,他已经有些喜欢两个人吃晚餐的感觉了。

    “过来,吃饭。”

    看着刚进门的宋荷,殷郑什么都没问,语气霸道的对宋荷说道,让宋荷不忍拒绝。

    虽然宋荷也没打算拒绝,刚刚她虽然去了餐厅,但她可一点东西都没吃。今天白天的工作量又那么大,她早就饿惨了。

    而且,她打算今天事事顺着殷郑,希望让他心情变好。

    唐祁的事情,也就只有他能办到了。

    于是乎,一晚上宋荷给殷郑夹菜,盛饭,端茶倒水,做的不亦乐乎,而殷郑也是一脸坦然的享受着这一切,就好像,他已经知道宋荷所有的心思一样。

    但,宋荷不开口,他也不戳破。

    直到殷郑做好一切躺在床上才发现,越来这个女人在这里等着他呢。

    宋荷的身材本来就美的无可挑剔,如果在加上这身衣服。若有似无的神秘感,更加撩动殷郑的内心,让殷郑的体内瞬间燃出一团只有宋荷才能熄灭的火。

    “你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殷郑垂下头看着宋荷,声音有些沙哑。

    “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宋荷第一次穿这种衣服,本就已经羞得抬不起头,可是一想到唐祁还有苏朵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抬起头说了。而且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和机会了。

    “帮忙?”殷郑一愣,静静的看着宋荷,等待着她的下文。

    “我……我想请求你能不能帮帮唐祁,让警察把他给放了,只要你能帮我,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和唐祁两年,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我也愿意。”

    宋荷看着殷郑一脸平静的脸,鼓着劲,将心中的话全都说了出来。她并不知道,殷郑现在的平静,正是暴风雨来的宁静。

    “如果我让唐祁在牢里待上一辈子,你们俩也不会再见。”

    殷郑重新调整了坐姿,好整以暇的说道。

    “可……”

    “殷太太,你觉得你穿成这个样子,在你老公面前替别的男人说话,还告诉你老公,为了那个男人你可以当牛做马,如果你是你老公,你觉得多大度的男人才不会动怒?!”

    不等宋荷把话说完就被殷郑给打断了。

    此时的殷郑黑着脸,语气冰冷的就像是从北极饶了一圈的一样,就连他紧锁的眉宇间也像是藏着一块寒潭,发出阵阵骇人的寒气,让人忍不住打着寒颤。

    这一刻,宋荷忍不住裹紧了被子,内心害怕至极,这样的殷郑她从未见过。

    “殷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对他余情未了,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昨天我出现的太早,还是你这身衣服就是给唐祁准备的,今天只是正好有求于我,先穿给我看了?!”

    游走于暴走边缘的殷郑此时已经听不得宋荷的任何一句解释了,他害怕她的每一句解释里都有“唐祁”这个名字。

    这一刻,在宋荷面前,殷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变成了零。

    待宋荷再想张口的时候,殷郑像是一只瞄准好猎物的豹子,用薄唇堵住了宋荷的樱桃小嘴,顺便也堵住了宋荷想说的话。

    他原本只是想用这种方法让宋荷臣服于他,不再开口替唐祁说话,可是吻上去了以后殷郑才发现他已经彻底沦陷在这个吻里,无法自拔。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宋荷快要窒息才结束,可是这对殷郑来说却只是开始。

    像是故意要惩罚宋荷一般,殷郑粗鲁的趴在宋荷的身上,从宋荷的颈窝开始一路向下啃噬着,这一夜,宋荷尝受到了痛并快乐的感觉,这一夜,殷郑似乎忘了自己是殷郑。

    最终,所有的一切惩罚一直持续到宋荷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烙印宋荷熟睡的容颜,殷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细心的帮宋荷用温水擦拭了身体,在下身抹了药,又给宋荷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这才转身离开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