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十章 相处

第二十章 相处

    他怕如果自己再在卧室里待下去的话会再次失控,而宋荷的身子已经禁不起这种折腾了。

    于是乎,殷郑在书房里呆了一夜。

    尽管如此,第二天,宋荷还是发烧了。

    “她怎么还没醒?”殷郑站在家庭医生的面前俯身俯视着家庭医生,声音近乎低吼,脸黑的吓人。别说家庭医生了,就连一旁的陈澈也吓了一跳。

    看来她家**oss中毒越来越深了。

    “殷太太只是疲劳过度身体透支,再加上昨晚可能吹了凉风,冷热交替导致的感冒,我给她打一针,再开点西药吃吃就好了,不出意外,最迟晚上殷太太就会醒来。”

    悄悄的擦了一把冷汗,家庭医生错开殷郑咄咄逼人的目光,声音颤抖的说道。

    得到了一个几乎准确的答案,殷郑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只是,当他看到医生掀开盖在宋荷身上的被子的时候,殷郑再次暴走。

    他的女人,怎么能允许别的男人看。

    最终,在殷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最终还是把打针改成了打点滴。

    让他接触一下宋荷的手,这是殷郑做出的最大的让步。随后吃药喂水都是殷郑亲力亲为,直到殷郑在陈澈强烈的眼神关注下才发现自己确实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样。

    然后冷着脸,走出了卧室。

    临走前,殷郑还不放心的再三叮嘱陈澈一定要照顾好宋荷。

    “喂,陈律师,我是殷郑,关于唐祁的案子我改变主意了。”

    书房里,殷郑鬼使神差的给陈律师打了一个这样的电话。

    陈律师是殷郑的人,也是全市最好的律师,只要是他肯接手的案子,没有一个败诉的,并且他接案子很随心,无关钱多钱少,所以唐父才会用恳求的语气和陈律师通话。

    只是对于殷郑是个例外,只要是殷郑的吩咐,陈律师从没说过一个“不”字。

    挂完电话,殷郑便直接将自己埋进了工作堆里,对于他自己今天早上的大反常,殷郑到现在还是毫无察觉。

    这一忙便是晚上。

    中间殷郑去看过宋荷两次,但宋荷还没醒来,一直到到了晚上,就在殷郑的耐心快要消磨殆尽准备把医生抓来质问的时候,宋荷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醒了过来。

    “感觉好点了吗?”

    殷郑来到宋荷的床边,双手背后,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这样的殷郑,让现在一旁的陈澈忍不住腹议:果然,智商高的人,情商都低。

    “我这是怎么了?”宋荷看着手上的针头,还有满屋子的苏打水的味道,一脸的疑惑在她的记忆里,她只是感觉自己睡了很长时间,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有个男的说话很凶,但让她感觉特别的有安全感。

    “你去把事情告诉她!”

    殷郑白了宋荷一眼,直接指着一旁的陈澈吩咐着,自己则走到了一边,就像他也是刚刚睡醒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无奈之下,陈澈只好简单的说了宋荷现在的身体状况。

    “咕噜咕噜咕噜。”

    陈澈的话刚说完,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的肚子对宋荷发出了抗议的声音。宋荷尴尬的摸了摸肚子里,娇羞一笑。看着这个笑容,殷郑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让厨娘端来一碗热粥,细心的一勺一勺的喂宋荷。

    这样的殷郑彻底让陈澈傻了眼。

    自从宋荷闯入殷郑的生活以后,她总是在不停的刷新着殷郑的形象。

    不过这样的殷郑似乎显得更加的有人情味儿。看着这和谐的一幕,陈澈放心的从卧室里退了出去。

    “对不起。”

    一碗热粥下肚,宋荷低下头,小声地说道。她知道当着自己老公的面替别的男人求情确实是一件听过分的事情,特别是唐祁和她以前还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想管别人的事情,我今天才发现你这女人究竟有多自不量力!”

    许久以后,殷郑才反应过来宋荷是在为唐祁的事情道歉,说出的话酸味十足。

    “我会用时间证明,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无能!”

    兴许是当局者迷,宋荷完全误解了殷郑的意思,深深的把头埋进被子里,眼泪像是泉水一样不停的流出。

    他怎么可以这样就否定她的能力,否定她做的一切,这段时间她的努力,难道在他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

    看着眼前一颤一颤不停抖动的被子,殷郑有些手足无措,他想替宋荷擦干眼泪,告诉她别哭了,唐祁已经回到了唐家。可是他伸出去的手在半空中停留了一会儿还是收了回来。

    最终离开了卧室。

    这一夜,殷郑依旧是在书房工作了一夜。

    第二天,宋荷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殷郑让她再休息一天,宋荷想起昨天殷郑说的话,坚持上班,并且不做殷郑的车子。

    无奈之下,不放心的殷郑只好放慢车速跟在宋荷所乘坐的公交车后面,直到来到公司。

    “宋秘书,你终于来了,有位小姐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小时,她说她姓苏。”

    宋荷刚走进公司,前台小姐就叫住了宋荷。

    “苏朵?”宋荷下意识的说道:“现在那位小姐在哪?”

    “她在会议室等你。”

    “谢谢。”

    向前台小姐道了谢,宋荷加快了脚步往会议室走去,回想起前天晚上苏朵对自己的请求,宋荷的心里就掀起阵阵愧疚。

    “苏朵,对不起,我……”

    “啪!”

    不等宋荷把话说完,苏朵的巴掌已经落在了宋荷的脸上。被打的头发懵的宋荷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朵的谩骂声就像是放大的喇叭,整个会议室都装不下。

    “宋荷你这个假惺惺的贱人!那天在餐厅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想看到我和阿祁出丑是吗?亏得我还把你当成亲姐姐,不惜放下自尊跪在你的面前求你放过阿祁,可是,最后呢?你说话不算数,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就没想过救阿祁出来?”

    “宋荷,你就是这个穿着可怜兔子的大灰狼,你对得起阿祁以前对你的一往情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