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十三章 小情绪

第二十三章 小情绪

    如果说殷郑是一个被商业届耽误的影视巨星也不为过。

    最起码宋荷是这么认为的。

    感受到了那双一直看着自己的眼睛,殷郑抬了抬眼皮,也随即醒了过来。发现殷郑醒来,宋荷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立马将头埋进了被子,小脸涨红。

    可是,她的这点小把戏哪能能逃得过殷郑的眼睛,只不过,殷郑没有拆穿罢了,很配合的认为宋荷还在睡觉,直接起身走进浴室。

    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流水声,宋荷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头从被子里拿了出来。

    如果殷郑再多呆一会儿的话,恐怕她真的会闷死在被子里。

    “既然醒了,就起床下楼吃早饭,今天放你一天假不去公司了。”

    看着像孩子一样大口喘气的宋荷,殷郑强忍着笑意,冷不丁的出现在宋荷的面前,语气和以往一样。整个人看上去也不像是要洗澡的样子,一身手工定制的西服穿戴整齐的不能再整齐了。

    “你……不是洗澡去了吗?”宋荷看着殷郑下意识的说道,不过说完之后,她立马发觉哪里不对劲,随即改了口:“哦,对了,那个,今天为什么要给我放假啊?”

    “带你回家。”

    “还有,洗澡水是给你准备的,一身的臭汗,睡觉还流口水。”

    殷郑看着可爱的宋荷,努力的保持着以往的样子,说完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卧室。

    医学证明,憋笑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刚走出卧室,殷郑的笑意就从嘴角迅速蔓延到全身,媚眼里全是笑容。这一刻,殷郑都能想到宋荷红着脸的样子。

    这个笑一直持续到殷郑走到客厅拿起牛奶杯。

    看着殷郑的笑容,就连在他身边呆了十年的管家都傻了眼,找你殷太太去世之后,他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见殷郑这样笑过了。

    或许宋荷就是上天带给殷郑的天使吧。

    半个小时以后,洗完澡的宋荷这才姗姗从二楼走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喝着已经温好的热粥。而这段时间殷郑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着晨报,耐心的等待着。

    半个小时后,宋荷在殷郑的把关下换了一套白色的抹胸长裙,一起乘车往殷家老宅的方向驶去,这次开车的是管家,宋荷和殷郑全都坐在后座。

    一路上车里安静极了,车子离殷家老宅越近,宋荷的内心就越紧张。

    或许是感觉到了身边女人的小情绪,殷郑握着宋荷的手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放心,一切有我在。”

    殷郑看着宋荷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莫名的,宋荷也紧紧的攥着殷郑的手,看着两只十指紧扣的双手,宋荷的心竟真的安静了下来。

    经过一阵七拐八磨,车子慢慢的驶进了一个看起来和度假庄园的地,这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看起来简直像是世外桃源一般,美的让宋荷感觉自己是来了仙境。

    而对于眼前的这一切美景,一旁的殷郑倒是毫无感觉,甚至还把眼睛闭了起来。要不是那只手还在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宋荷都会认为殷郑睡着了。

    车子又向前行驶了十分钟才停下。

    在殷郑绅士的搀扶下,宋荷下了车,下一秒她刚放松了没一会儿心又高高的提了起来,握着殷郑的那只手攥的更紧了。

    一路上,宋荷幻想了很多和殷郑家人见面的场景,可从来没想过会是现在这样:一位满头银发的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精神抖擞,但从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爷爷要见儿媳妇的那种喜悦。

    在老人的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两个和殷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这两个男人都很好看,但都比不过殷郑,从穿着打扮来看,宋荷在心中判断,他俩应该是殷郑的兄弟吧。

    只不过,宋荷不明白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都充满了敌意,一个是把敌意写在了脸上,另一个则是写在了眼睛里,笑里藏刀,笑面虎。

    在这些人的身后,还分别站了两个妇人,全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宋荷判断,这两个人应该都不是殷郑的妈妈,都说姑娘随爸,儿随妈,殷郑和这两个贵妇长的都不像。

    “来了就进去吧,直接去祠堂。”

    老爷子上下打量渴宋荷一会儿,意味深长的把眼睛落在宋荷和殷郑十指相扣的手上面,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自带一种别人不能拒绝的魔力。

    殷郑的那种气势,应该就是受他爷爷的真传吧。

    关于“祠堂”和两个字,宋荷还是在电视上和书里看的比较多,现实中还是第一次。不过看样子,殷家的祠堂应该和大宅门里的差不多吧?

    就在老爷子说了“进祠堂”这三个字以后,宋荷明显的看到那两个男人和身后的两个贵妇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惊讶。

    只有殷郑一脸平静,就像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一样。

    祠堂和刚刚下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一路上殷郑从未放过宋荷的手,这让宋荷发自内心的感觉到暖意。

    初来乍到,宋荷不敢说话不敢动,只能随着殷郑一起,他拜谁她就拜谁,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上完香,老爷子拿出一个极为别致的手镯,纯银的,虽不能说价值连城,但偏偏就美的让宋荷离不开眼。

    “这是郑儿的妈妈留下来的,虽然不如外面的那些珠宝钻石值钱,但却是他妈妈的一片心意,方面他妈有的时候阿郑还小,只有十岁,所以,我就先代他保管。现在阿郑有了媳妇,我这也算是物归原主。”

    老爷子郑重其事的将手镯交到宋荷的手心。

    宋荷瞧瞧回过头看了殷郑一眼,只见殷郑点了点头,她这才敢收下。宝贝的紧紧的握在手中。

    这一刻,宋荷看向殷郑的眼神中有多了一份情感,就像是同病相怜,她的妈妈也是早逝,而且走的突然。

    整个过程中,那两个男人和两个贵妇一句话也没说,全程板着一张脸,不知道是不是殷家的人都这样,这一刻,宋荷感觉这个家虽然没但还是缺少点什么。

    “老爷,午餐都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