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十四章 一家人

第二十四章 一家人

    就在宋荷走到脚抽筋的是,管家不失适宜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他的这句话让宋荷高兴的差一点惊呼,握着殷郑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了一些。让站在她身边的殷郑也感受到了她的喜悦。

    看着宋荷笑弯了的眼睛,殷郑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微笑,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慧眼如炬的殷老爷子的眼睛。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管家,去把观缆车开来,大家也都累了,就坐观缆车回去吧。”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宋荷大约有七厘米的高跟鞋,随后吩咐到。

    老爷子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对宋荷多了一丝别样的情感。

    刚刚老爷子说话的意思很明显,他是看到宋荷累了而已。

    殷虎和殷豹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待他们再看向宋荷和殷郑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狠毒和杀气,还有嫉妒。

    他们各自身后的母亲亦是如此。

    坐上了观缆车,单纯的宋荷心里可没有他们这么多的小九九,全程都在不停的指着沿途的美景,让殷郑和自己一起看。

    “殷郑,你快看那里有孔雀耶,哇塞,这个孔雀开屏了,真是太美了。”

    “殷郑,那是什么花啊,真特别。”

    “彼岸花。”

    “彼岸花的花语是什么啊?这种花不是应该长在奈何桥吗?”

    宋荷就像是忘记了身边还有别人一样,紧紧的拽着殷郑的胳膊发挥着不耻下问的优良传统。

    可是她或许忘了,殷郑哪里是一般的男人,他从小到大全部把时间用在学习上,哪里看过宋荷脑子里的那些神鬼传说。

    如果宋荷此时回头看一眼的话,她就能知道殷郑此时的脸到底有多黑。

    “咦,殷郑那个是……”

    “小荷,饿了吗?”

    有了前面的前车之鉴,这次殷郑不等宋荷把问题问出来就直接开口打断。

    “饿,好饿。”宋荷象征性的摸了摸肚子里,苦着一张脸仰起头看着殷郑,撒娇的说道。或许是今天的殷郑太过于贴心,所以,这一刻就连宋荷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向殷郑撒娇。

    “我们到了。少爷小姐太太,可以下车了。”

    像是配合好的一样,殷郑的话刚落音,管家就开口说道。

    不过真的要说,管家的这句话对现在的宋荷来说非常的受用,什么彼岸花,孔雀开屏,都等吃完饭再说吧。

    可等宋荷来到餐桌前却傻了眼,没有想象中的满汉全席,也没有所谓的西式大餐,眼前的不过是最平常的家常菜,和几碗白米饭。

    悄悄的用余光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和以前一样,宋荷这才肯定这可能就是殷老爷子的吃饭习惯吧,不是在针对自己。

    好在她宋荷也不是一个矫情的孩子,不管是啥,好吃就行。

    一顿饭有了殷郑的体贴和嘘寒问暖,宋荷吃的倒也愉快。午饭简单,结束的也快,这么多人大概也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小玉,带着少奶奶去大少爷的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吧。”

    看着已经吃的满足的宋荷,老爷子紧接着开口吩咐到。

    “谢谢爷爷。”

    宋荷见殷郑没有说话,便说着殷老爷子的话礼貌的答谢。正好,她上午走了这么多路,她也累了。

    “阿郑,推我去书房。”看着宋荷小时在眼前的背影,殷老爷子这才收回目光,转过头看着殷郑,语气一如既往的严肃,让人不可抗拒。

    “是。”

    殷郑应了一声,便接过刚刚管家站着的位置,抛下这两对母子俩,一句话也没和她们说,经直往一口的书房走去。一手轮椅推的也是相当的熟练平稳。

    “阿郑,这个女人真的是我孙媳妇?”看着紧闭的书房门,殷老爷子卸下了脸上的那丝冰冷,散去了身上压迫人的气势,像一个普通的爷爷问自己的孙子一样和蔼。

    “这是结婚证,请爷爷过目。”

    面对亲爷爷的质问,殷郑拿出了最有力度的证据:两张红彤彤的结婚证。

    “好,好啊!你的终身大事解决了,这一次爷爷也放心了,爷爷能看得出来宋荷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你也很在意她。”枯老的手掌摸着烫金的“结婚证”这三个大字,脸上堆满了笑意。

    只是,没过一会儿,殷老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宋荷这姑娘的身子太弱了,咱们殷氏现在是越来越壮大了,如果单靠你一个人的话,你会很辛苦的,所以我打算让你的两个弟弟过去给你帮个忙,不知你意下如何?”

    “爷爷这是在通知我还是在征求我的意见?”

    殷郑整了整身子,嘴里叫着爷爷,声音里却多了一丝疏离。

    “都有,依我看宋荷这个女人只适合在家里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在事业上给不了你任何的帮助,把殷氏集团这么大一个担子全都压在你的肩上,爷爷心疼你阿郑。”

    殷老爷子说着,用手推动着轮椅,伸出长满皱纹的手,想要像扑通的爷孙一样,拉着殷郑的手好好的谈谈心。

    可是他似乎忘了,站在他面前的是殷郑不是殷虎更不是殷豹。

    看着殷老爷子伸过来的手掌,殷郑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巧妙的避开了殷老爷子的手,浑身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

    “宋荷虽是女流之辈,但能力却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爷爷,你只是见她第一面罢了,怎么知道她不是我的贤内助,不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殷郑低下头,一双深邃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老爷子,说出的话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可是,虎儿豹儿都已经这么大了,你这个当哥哥的总不能不管不问吧?!”或许是殷郑的态度激怒了老爷子,一时间,老爷子脸上的和蔼全都散去,抬头迎上殷郑的目光。

    “那爷爷,当初他们俩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是他们的哥哥,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胡闹,当时你还是个孩子!郑儿,难道你想到看爷爷被你活活气死才甘心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