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三十章 身体情况

第三十章 身体情况

    医生深深的看了殷郑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罢,医生害怕殷郑再次失控,直接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开溜了。

    不过,现在殷郑已经知道了宋荷真正的身体状况,也不再需要医生了。

    听完值班护士的一些叮嘱,殷郑让陈澈暂时替自己照看了一会儿,他只是回家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笔记本还有一些没有批阅完的文件又重新回到了病房。

    把这个女人假手于别人,他不放心。

    一整夜殷郑几乎没睡,按照护士的叮嘱,一夜给宋荷量了三次体温,擦拭了三次身子,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趴在宋荷的床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早晨的天气有点凉,一阵微风吹过,宋荷只感觉脖子一凉,嗓子就像是要冒火一样,嘴唇也干裂的难受。

    “水……水……水……”

    可能因为宋荷的身子还很虚弱,所以,就连她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的轻。

    即使如此,刚刚睡着没多久的殷郑还是听到了宋荷的喊声,立马清醒了过来,给宋荷倒了一杯温度刚刚好的温水,细心的拿着一个吸管放在陈安楠的嘴里,动作温柔的不像话。

    有了甘甜的温水滋润,宋荷瞬间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

    殷郑一脸期待的看着宋荷,可是宋荷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换了一个姿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这样的宋荷,殷郑忍不住笑了一声,忍不住在宋荷的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犹如蜻蜓点水一般。温柔而又充满爱意。

    为了让宋荷得到更好的休息,在陈澈的建议下,殷郑只好把工作再次搬回了办公室,留下陈澈一个人暂时在医院里照顾宋荷。

    “哈哈哈哈,阿祁你看到没有,一切正在按照我们的计划在发展,我早就说过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最多一年,我一定会让唐家恢复到以往的繁荣。”

    唐家别墅里,苏朵看着手中的业绩报表,脸上堆满了笑容。

    可坐在她身边的唐祁全完全高兴不起来,他知道,他的这些业绩和利润全都是靠挖宋荷顾客的墙角得来的。

    “喂,姓唐的,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贱女人,我告诉你,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是我,苏朵!如果你再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我就带着我们的儿子离开,离开这座城市,让你们父子俩一辈子也见不到面!”

    看着神游的唐祁,苏朵立马掐着腰大声的吼道。

    不得不说,她这一招,对唐祁还真的有用。

    “不是的,朵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在想其他的女人,我只是在想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这几个客户是维持了这个月的经营,可是下个月,下下个月,我们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才能撑起这个公司。”

    唐祁一听“儿子”这两个字,立马冲苏朵举了白旗。一脸讨好的看着苏朵轻声的说道。

    “老公,这个问题你就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

    苏朵看了一眼唐祁。一脸的神秘。

    看了一眼手机里有关于宋荷住院的新消息,苏朵的脸上的得意更深了。

    通过这几次和那几个满脸肥油大腹便便的男人交涉以后,她的自信心就一直蹦蹦蹦的上升。所以,这一刻,苏朵在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二天。

    “殷总,外面有位姓苏的小姐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面谈,是有关于宋秘书的。”

    殷郑的秘书轻轻的撬开了殷郑办公室的门,看着正在工作的殷郑,恭敬的说道。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全都落在了殷郑的耳朵里。

    “苏小姐?”殷郑停下手中忙碌的鎏金钢笔,眼里带着一丝玩味儿的笑,“呵,真有意思,我没去找她,她但是先找上门了,你告诉她,让她先到会议室等着,我忙完工作流过去。”

    “是。”

    秘书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开了又关的门,殷郑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干脆,他直接放下手中的笔,轻轻的点了两下眼前的电脑,没一会儿会议室的监控画面就出现在殷郑的电脑屏幕上。

    而此时,苏朵已经来到了会议室,一脸的迫不及待,更是在确定会议室没人之后将穿在上身的低胸装又往下拉了拉。

    这次,她来找殷郑的目的,一下就表现的特别明显。

    其实殷郑手里的也不是什么非要现在处理不可的工作,他刚刚说的那话的意思就是想吊一吊苏朵的胃口。

    等到苏朵等的快要不耐烦的时候,殷郑像是一个天神下凡一样,推开会议室的门,拯救了苏朵心里所有的不开心。

    “殷总,你终于来了,我……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

    苏朵一见殷郑,立马变成了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竟然真的有眼泪掉了下来。

    如果不是刚刚殷郑在监控中看到了苏朵的真实面目,恐怕他这只千年的狐狸也遇到了对手,需要好好的斟酌一番才能明白真假。

    “真想不到原来苏小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不否认,我一开始是不打算见你的。”殷郑仍旧一脸冰冷,脸上的神态还有说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一个模样。

    殷郑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用余光观察着苏朵脸上的表情,就在苏朵的脸变黑的那一刻殷郑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一听苏小姐来是因为小荷的事情的时候,我可就立马抛下手中的工作,来这里和苏小姐见面。”

    “呵……小荷?真没想到,商业界的泰斗居然也拜倒在我姐姐的石榴裙下了,殷总你说我这是该开心呢还是应该难过?”

    苏朵听完殷郑的话,仍旧一脸的悲伤,这一次她聪明的把问题抛给了殷郑。

    “哦?苏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殷某不明白。”殷郑听完苏朵的话,眉头一挑,一脸的疑惑。

    “殷总,你和我姐是夫妻,我应该叫你一声姐夫,按理说姐夫和小姨子是不该走这么近的,但是,姐夫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我这一肚子的委屈该找谁说……”顺着殷郑的话,苏朵按照之前排练好的一切,一步一步的向殷郑靠近,一把鼻涕一把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