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三十二章 占有欲

第三十二章 占有欲

    最终,他把自己面对宋荷的这种失控行为归咎于自己和宋荷是夫妻的关系。还有,他心中强大的占有欲。

    直到这一刻,殷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宋荷真正的感情。

    不知道宋荷有没有醒来,殷郑在快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就连开门的动作也不自觉变得温柔呢起来。

    “殷总。”

    正在陪伴宋荷的陈澈看着眼前抱着花的心中,恭敬的叫了一声,心中却在暗喜:她家这位对待感情和木头差不多的**oss终于肯开窍了啊!

    对于陈澈,殷郑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眼睛却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宋荷。

    可还在生气的宋荷早已经把头扭了过去,只给殷郑留下了一个后脑勺。

    只要一想起昨天在办公室发生的那一幕,宋荷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疼。这一刻,她感觉殷郑是不可原谅的。

    就算殷郑对她没有感情,可她和他也是属于公平交易。

    “对了,我突然想起我公司里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那殷总这里就先拜托你了,我先走了。”

    意识到病房里气氛不对,陈澈分别看了殷郑和宋荷一眼,最终决定开溜。一个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另一个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女人,不管是谁她都惹不起啊。

    听着门开了又关的声音,宋荷只能尽量把殷郑当成空气准备视而不见。

    可就算是空气,殷郑也是一个不了忽视的惹眼的空气。

    不知道是殷郑长的太帅了还是怎样,陈澈才走了一个小时,负责照顾宋荷的值班护士就已经来了四五次,而且每次她都和宋荷扯一些有的没得。

    但是,不管她们聊的是什么,护士的眼睛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殷郑的身上。

    这让本就生气的宋荷心里更加的不舒服。

    哼!不就生了一副好看的皮囊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第五次送走护士之后,宋荷忍不住偷偷的打量着坐在自己身边工作的这个男人,暗自想到。

    或许是看的久了,宋荷越看越觉得殷郑的这副皮囊确实是生的好看,越看越挪不开眼睛,像刚刚的那位护士一样。

    “好看吗?”

    殷郑抬头看着已经快流口水的宋荷,强忍着笑意轻声的问道?

    “好看。”

    鬼使神差,已经看的大脑一片空白的宋荷竟然乖巧的点了点头。

    直到宋荷听到笑声才反应过来。

    “啊!殷郑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医院,你不能在这里耍流氓!”宋荷尖叫一声,用尽了全身力气猛地推着殷郑的胸膛,可宋荷忘记自己的身子太虚弱了,这一推殷郑倒是纹丝未动,宋荷却因为用力太猛,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倾倒。

    “啊!”

    又是一声尖叫,这次宋荷得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吓得眼睛都闭了起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宋荷直感觉背后一阵温暖,并没有感受到预期的疼痛,带着疑惑,宋荷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一刻,殷郑放大的面孔出现在宋荷的面前。

    “原来我太太喜欢我这样抱着你,真是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殷郑看着羞红了脸的宋荷,忍不住调侃的说道。

    “殷郑,你放开我。公司那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你赶紧回去吧!”所有的感动被殷郑的这一句玩笑话给打的魂飞魄散,宋荷挣扎着从殷郑的怀里挣扎出来,随后向殷郑下了逐客令。

    “真是心有灵犀,我正好正有此意。”殷郑勾了勾嘴角,恢复到了以往的样子:“我已经趴地陈澈过来给你办出院手续了,等一下我们就回家。”

    “什么?出院?谁说出院了?医生说了我还要再这里带一个星期,我不走!”宋荷像个小女孩一样,赌气的对殷郑说道。

    看着宋荷的样子,殷郑罕见的没有生气,轻嗤一笑:“如果你不介意护士十分钟来慰问一次的话,那你就继续呆着吧,我无所谓。”

    殷郑说罢,冲着宋荷耸了耸肩,随后便继续看着自己的笔记本,一副“不要后悔,我要开始工作了”的表情。

    “好了,败给你了!”

    还没等殷郑的手放在键盘上,宋荷就没出息的先对殷郑举起了小白旗。相比于那些护士频繁的问访,她宁愿选择出院回家。

    于是乎,陈澈成功的办了出院手续之后,宋荷抱着医生开的一大堆补药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突然,殷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殷郑眉头紧蹙,扭过头丢了一句冰冷的“我还有事,你先回家”就开着他黑色的宾利在宋荷和陈澈的面前消失了。

    看着殷郑远去的方向,宋荷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滋味,可她又说不清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

    “宋小姐,你别生殷总的气,其实殷总他心里也有他的苦衷。”看着宋荷脸上的失望,陈澈忍不住替自家老板说着好话。

    “苦衷?”宋荷嘴里喃喃重复着陈澈的话,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如果说他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说他有苦衷的话宋荷可以举双手表示理解,可是,他是殷郑啊,殷郑在宋荷的心中可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超人怎么可能有苦衷呢?

    “其实,上次殷总向你发火是因为他以为是你把你客户的资料泄露给唐祁的,或许你还不知道,唐祁和苏朵怂恿唐老卖掉了原唐氏集团的股份又重新建立了一个唐氏集团,而他们的首批顾客全都是我们公司的,而且都是你经手的。”

    知道宋荷心中仍有芥蒂,陈澈一边开车一边像在聊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或许真的是近朱者赤,殷郑身边的人似乎都和殷郑一样,遇事冷静波澜不惊。

    看着窗外的风景,宋荷心里却不如表面上那样的平静,回想着昨天殷郑所说的一字一句,似乎这一切真的是一个误会。

    想通了一切,宋荷的心豁然开朗,心情愉快就连外面的天空都变得比刚刚美丽。

    打开天窗,宋荷迎着风哼着悦耳的歌声,一直到回到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