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四十四章 不信

第四十四章 不信

    直到看到杰森的车子在殷郑的别墅门口消失,陈澈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杰森一直都在笑,可陈澈总觉得他哪里怪怪的,至于真的和自己较真想要发现是哪里怪,又实在说不清楚。

    或许是真的听了杰森的话,宋荷这一睡直接将自己睡到了第三天,中间嘴里还呢喃的叫着殷郑的名字还有一些其他的话,但陈澈没有听清。

    醒来的宋荷实在是太饿了,一脸喝了两碗白粥。

    在吃过杰森开的药丸之后,又吃了一碗。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三个空碗,陈澈其实挺想拿着这个些药丸去医院化验一下,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健胃消食片,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下次再有去非洲的活,她会第一个向殷郑推荐他。

    “我睡了多久了?今天是几号?”

    肚子填饱了,宋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当然是继续呕心沥血的写策划案了。

    “宋小姐,今天,今天是二十六号。”

    陈澈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话。这种事也瞒不住,不是吗?

    “跟你?二十六号?!”宋荷忍不住惊呼,身体就像是条件反射似的,立马从床上下来,连鞋子都没穿,就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今天是个殷郑学约定的最后一天,可她的策划案连一半还没完成。

    “宋小姐,你去哪?”

    看着起身的宋荷,沉沉的心也腾的一下跟着紧张了起来。

    为了这两个人,她真的快要操碎心了。

    “宋小姐,小心!”思想神游之际,带陈澈在抬起头的时候,只见身子一软,又向后倾倒。还好这次她眼疾手快接住了她的身子:“宋小姐,刚刚医生说了,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了,不能下床。”

    “可是……”

    “你放心,等殷总回来,我帮你一起解释,其实殷总她心里还是挺关心你的,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总是弄巧成拙罢了。”陈澈安抚宋荷躺下,开始扒拉吧啦的在宋荷面前说着自家**oss的好话。

    “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都是伤害,讽刺和嘲笑?

    “就像是上一次,其实,当殷总知道你九点多就出了门了以后,害怕你身体不适,让我查遍了所有的医院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除此之外,殷总还抛下一个重要的会议,出去满世界的找你。宋小姐,在没遇到你之前,我从没见殷总对哪一个女人这么好过,真的,相信我好吗?”

    看到宋荷脸上的不相信,陈澈果断的打断了宋荷的话。

    果然,听陈澈说完以后,宋荷就沉默了。在心里不停的咀嚼陈澈所说的一字一句,心里一阵暖意。

    可即使如此,要强的宋荷还是拜托陈澈把她需要的一切东西搬到了卧室。即使不能三天没完成这个策划案也要尽自己的努力尽快完成!

    见宋荷态度强硬,陈澈只好让步。

    谁知宋荷这一忙就是大半夜,或许是因为坐在床上太舒适了,宋荷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待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殷郑那张冷峻的脸就摆在她的面前。

    回想起昨天陈澈对自己所说的一切,此时此刻,宋荷的心里对殷郑只有数不清的思念。

    “殷……”

    “好宋荷,你真的很好!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是吗?这就是你给我的策划案吗?宋荷,承认你没能力然后主动辞职,我就会取消对你的一切惩罚!”

    不等宋荷开口,殷郑一脸怒气将宋荷做到一半的策划案毫不客气的扔到宋荷的脸上,眼里全是失望和轻蔑。

    面对这样的殷郑,宋荷心里全是委屈。

    “殷郑这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去公司是因为我生病了。”

    宋荷一脸认真的殷郑,企图开口解释。

    “够了,我说过想要掩饰自己的过错最好也找一个像样的理由,宋荷,看来我真的是高看你了,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去公司了!”

    说罢,殷郑左手微微用力,轻易的摆脱了宋荷的牵扯,转身离开了卧室。

    “砰”的一声,宋荷的耳边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关门声。这一声响也敲碎了宋荷心中对殷郑抱有的所有幻想。

    过了好大一会儿,宋荷重新拿起刚刚扔在自己的脸上做到一半的策划案,直了直身子,继续坐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目前,上班是宋荷唯一一个体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方式,也是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支柱。

    所以,她不能留这样轻易放弃!

    为了能静心准备策划案,她不吃不喝,不允许任何人过来打扰她,就算是陈澈也不行。

    终于,在宋荷把自己关起来五个小时后,一份让她满意的策划案终于完成了。她打开卧室的房门,冲着一直守在门口的陈澈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接受了陈澈递过来的水和食物。

    待宋荷收拾好一切,正好赶上下午上班的时候。

    “宋荷,你是得了健忘症了是吗?”殷郑头也没抬,说出的话却比锋利的刀剑还要伤人。

    “这是你要的策划案。”宋荷深吸一口气,忽略了殷郑的嘲讽:“迟到半天的策划案请殷总过目。当然,如果你有更好的策划案的话,你可以扔掉。”

    说完,宋荷学着殷郑的样子,转身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这一刻,宋荷完美错过了殷郑眼里的心疼和震惊。

    走出殷氏集团的大厦,宋荷漫无目的游走在大道边,她走走停停,有时抬头抬头看一看头顶的天空,心中更是万般委屈,天空这么广阔无边,可还是无法包容她。

    或许是太阳太过于刺眼,没一会儿,宋荷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眼皮沉重到不受控制的慢慢垂下。

    “喂,这位小姐,米没事……真是该死,怎么在哪都能遇到你!”

    带杰尼看清怀中人儿的脸时,想起哥哥看她的那种眼神,忍不住爆粗口,不情不愿的把宋荷抱上车,往杰森所在的医院的方向驶去。

    一路杰尼把车子开的很快,没多久就来到了医院。

    “这是怎么回事?”

    杰森看着脸色白的像纸一样的宋荷,眉头紧蹙。这个女人还真是喜欢一声不吭的就晕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