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四十六章 怒意

第四十六章 怒意

    他双眼如刀子一般全都刺在宋荷的心上,刚刚挥拳的右手紧紧的攥着宋荷打自己的那只手,言语中充满了对宋荷的蔑视与不尊重。

    其实他想听到的只不过是宋荷的一句软话。

    “殷郑,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看着殷郑的眼神,宋荷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恐惧,她想逃,殷郑却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她越是挣扎,殷郑手上的力道就越大,没一会儿,刚刚还白皙的手腕瞬间变得通红。

    “够了殷郑!你给我放开她!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有什么本事?你明明知道宋荷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这样做对得起她吗!请不要把你对别人的恨洒在宋荷的身上,她是无辜的!”

    看着宋荷吃痛的样子,一直没有还手的杰森突然挺身而出,将殷郑给硬生生的推开。

    抓过宋荷通红的手腕细细的打量着。

    而被推来的殷郑还没从杰森刚刚说的那番话中反应过来。

    “杰森医生谢谢你,谢谢你刚刚救了我还替我解围。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宋荷将自己的手从杰森的手中抽出,乖乖的站在殷郑的身边,她知道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让殷郑心中的火气消一些。

    在这个世界上,对她好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她不想再因为自己而连累任何人。

    察觉到宋荷走了过来,殷郑这才缓缓的抬起头,只是当他再抬起头的那一刻,脸上的愤怒全都化成了疑惑和不解,看向杰森的眼神也变成了审视打量。

    对于殷郑的这种变化,她以为是自己服软的原因。

    只有杰森知道,殷郑变成这样是因为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

    “跟我回家!”

    过了许久,殷郑这才重新拉起宋荷的手,说着朝门外走去。

    “殷总。”

    一直守在门口的陈澈看着走出来的殷郑,微微四十五度弯腰,语气恭敬至极。

    “备车,回家。”

    丢下冷冷的一句,殷郑没有再开口,一张俊俏的脸仍旧冰冷的吓人,所走之地温度都跟着下降十度。一直被他拽着的宋荷就更不用说了。

    有那么一瞬间,当宋荷再抬起头看向身边的殷郑时,居然从殷郑的眼中看到一抹悲伤,宋荷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当她再揉了揉眼望去时,那抹悲伤便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宋荷一边着急的走着,一边在心中暗想。

    一路上,宋荷一直低着头酝酿着内心的情绪,等待着殷郑给的暴风雨,可是,一直到回到别墅,殷郑都没有开口和宋荷说一句话,甚至一路上连看都没有看宋荷一眼。

    回到别墅,殷郑仍旧保持那个状态,一个热粥把自己锁在书房,不吃不喝也不和任何人说话。

    这样安静的殷郑,让宋荷感觉到更加的害怕。

    “陈澈,他……”

    宋荷看着紧闭的房门,脸上有些担忧。

    “我也不知道,宋小姐,殷总真的很关心你。只有你能解开他的心结。”

    扔给宋荷一句模棱两可的话,陈澈轻轻的拍了拍宋荷的肩膀直接走出了别墅离开了。

    没有陈澈的存在,这个家显得更加的空旷寂静。晚餐的时候殷郑也没有出来。宋荷一个人面对一桌子的美食也毫无食欲,甚至还有些想吐的感觉。

    简单的吃了两口应付一下自己的胃,宋荷便丢下碗筷盘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一些无聊的肥皂剧。

    其实,她很不喜欢看电视。她坐在这里是因为从书房出来必须要经过这里,她在以这种方式等殷郑出来,她想要个殷郑好好的聊一聊。

    她感觉对于自己的这个丈夫,她除了知道他很有钱很厉害和他妈妈的事情之外一无所知。

    没有生下来就冰冷厉害的超人,宋荷感觉在殷郑的过往里,一定有什么不想揭开的伤疤。越想,下午出现在他眼中的悲伤就在宋荷的脑海里越清晰。

    不知道是母爱泛滥还是其他的原因,这一刻,宋荷心里产生了一个倔强的决定,那就是一定要把殷郑的心结给解开。

    可是殷郑的心结在哪呢?

    是和今天杰森说的那段话有关吗?

    不知道宋荷等了多久,她只知道电视上播放的电视剧已经换了三部,她的眼皮越来越重,意识也越来越薄弱。

    深夜凌晨两点,当整个别墅与黑夜融为一体的时候,“吱呀”一声,一直紧闭的书房房门被里面的人打开了。随即,殷郑抬头从里面走了出来。

    顺着电视的声音,殷郑发现了在沙发上睡着的宋荷。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殷郑嘴里小声的的抱怨一句,小心翼翼的将宋荷给抱入怀中,动作温柔至极。就像是在抱一个瓷娃娃一样,生怕一不小心就给弄坏了。

    一直到把宋荷放在床上,殷郑这才松了一口气。

    映着狡黠的月光,殷郑卸下脸上的冰冷,任凭忧伤爬上他的脸颊。他那只带有一些老茧的大手掌,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着宋荷的长达,眼睛却看的专注极了。

    曾几何时她也喜欢这样把玩着那个女人的头发。

    宋荷和她一样,长长的头发都黑的发亮,给人一种古典美的感觉。

    望着长发,殷郑的思绪在月光的照应下回到了八年前。八年前的殷郑还不是什么霸道总裁,最多只是一个冰冷不羁放纵自己的少年。

    八年前,他被他的爷爷送到了国外去学习,学习工商管理,学习商务谈判,学习财经等一系列的东西,迫于爷爷给的重压,二十岁的殷郑放弃了自己的吉他,放弃了自己的音乐。

    殷郑是一个天生不服管教的人,这些功课他都可以学的很好,甚至比教他的老师还要出色,到少年的叛逆心并不想让他的爷爷骄傲于自己的决定。所以他打架,酗酒,不尊重老实,当一个别人眼中的坏人,所以,当时在异国他乡的殷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一个人喜欢他。

    直到有一次在偶然的情况下,他从一群小混混的手里救下了一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