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四十七章 遇险

第四十七章 遇险

    对方有四五个人,他就自己一个。小混混手里有刀,他赤手空拳。小混混嘲笑他没能力还逞能,他也只是勾了勾嘴角二话没说直接冲了上去,

    或许是他不怕死的劲头吓坏了那帮人,最终他还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打跑了那群小混混。但是他也受伤了。

    “你受伤了。”

    一个因为害怕而有些微微颤抖的好听的声音出现在殷郑的耳边。

    “没事。”

    甩下冰冷的一句,殷郑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个女孩一眼,便潇洒转身,想要像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大英雄一样,挥一挥手就离开。

    可是,似乎是老天爷故意和他作对,他还没走两步就突然晕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该死的!原来那群小混混拿刀砍伤了他的后背,他的晕倒就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的。

    当殷郑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粉红色,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被子,甚至连墙面都是粉红色,还有梳妆台和衣柜。

    “你醒了?哎,你别动,我弟弟说了你背上的伤口有点深,暂时还不能乱动,最起码要等两天以后,所以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可是忍痛割爱把我的卧室都让给你了。”

    女孩打开门应着阳光走进来,看着殷郑脸上挂上甜美的笑容。

    这一刻,殷郑看呆了,也是在这时候,殷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天使一样的女孩。

    很幸运的是还被他给遇上了。

    二十岁情窦初开的殷郑面对女孩贴心的照顾,羞涩的低下了头。在这里呆两天不用去面对那些讨厌的老师似乎也挺好的,殷郑一边享受着来自病人的最高待遇,一边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这样想着,殷郑的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你笑得真好看,为什么不多笑一下?”女孩痴痴的看着殷郑,下意识的说到。

    “我……”

    “我叫林月,你叫什么名字?”林月看着又羞红了脸的殷郑,大大方方的做出了自我介绍,并且主动向殷郑伸出了右手。

    “我叫殷郑。”

    殷郑也伸出右手,回应着林月。

    在后来的相处中殷郑才知道,林月是一个孤儿,她还有两个弟弟。不过殷郑没有见过她的这两个弟弟,他们全都住在寄宿制的学校宿舍里。

    林月说她要剩下房租钱给两个弟弟攒上大学的学费。

    林月像是一个活泼的喜鹊鸟,每天上完课做完兼职以后,都会来到殷郑的面前,站在殷郑的床边,叽叽喳喳的向殷郑说着今天她所遇见的所有的趣事。

    才短短两天,殷郑就已经习惯了林月的存在,他喜欢看林月笑,喜欢听林月说话,他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林月了。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殷郑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想着。

    果然,像林月的那个弟弟说的一样,殷郑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已经感觉背后好多了,可以下床走路,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今晚他专门趁林月出门做兼职的空档,偷偷的取了钱,在粉色的房间里铺满了粉红色的玫瑰花瓣,还在导购员的推荐下买了当下女生最喜欢的钻戒。

    当他布置好一切之后,他的心里异常的忐忑,紧张的抱着时钟看着分针慢慢的走着。

    没错,他今晚想向林月告白,他有预感,林月一定不会拒绝她。

    只是,这一晚殷郑等了好久都不见林月回家,当怀里的时钟上的时针指到一点的那个位置时,殷郑的最后一丝耐心也被消磨殆尽,他等不了了,他宁愿破坏这个惊喜也要亲自出门去找林月。

    就在殷郑出门的那一刻,他的心变得特别的不安。

    果然,殷郑刚走出林月家没多久,他就看到在公园的长椅上,在狡黠的月光下,林月被一个面目可憎的男人压在身下,那个男人脸上带着yin荡的笑容,疯狂的撕扯着林月的衣服。

    而瘦弱的林月根本无法抵抗。

    殷郑铁青着脸紧攥着双拳,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猛地扔掉了手中的戒指,想要上前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可是,就在这时,一只熟悉的大手拉住了他。

    “你不能过去。”

    “爷爷,你为什要阻止我?林月是我这辈子爱上的第一个女人!”殷郑转过头,对着一直疼爱自己的爷爷大声的咆哮到。

    这一刻,他的心里愤怒极了。

    “那又怎样?!我们殷家的男人,一辈子拥有的何止一个女人,更何况她只不过是一个下贱的贫民!”殷老爷子不顾殷郑的咆哮,大吼的声音比殷郑还要高一些。

    “你是说你和爸爸吗?你放心好了,我殷郑绝对不会像你和爸爸那样,绝对不会!”殷郑不畏殷老爷子的怒视。拼尽全身力气想要挣开爷爷的手。

    殷老爷子年纪大了,殷郑最终还是成功了,不过他后背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被重新撕裂开了。撕心裂肺的疼。

    殷郑知道这疼和林月现在所受的侮辱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如果你再敢向前一步,我立马回国发出声明,把你两个弟弟的身份正式公开,到时候你那最爱惜名声的妈妈将会受到所有人的议论。难道你这个当儿子的,想让她在地下也过的不安宁是吗?!”

    冲着殷郑冰冷的背影,殷老爷子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他知道,殷郑心里的死穴就是他的母亲。

    没错,殷老爷子猜对了,这一刻,殷郑犹豫了。虽然他没有回过头,但他也没有在继续前进。

    不远处,林月的惨叫声还在继续,虽然他与他们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林月此时的无助害怕和难过。

    随着身上男人越来越快的动作,林月的眼神由害怕变成绝望再变得空洞,完事之后,男人提着裤子离开了,林月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躺在长椅上。

    她似乎看到了殷郑,她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冲着殷郑伸出了右手,就像是当初她第一次向殷郑做自我介绍时一样。

    然而,这次她没有等到握住殷郑的手就爱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