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四十九章 怀孕

第四十九章 怀孕

    听着宋荷的话,陈澈一时失了神,举起的手愣在空中,却久久没有落下,这一刻,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眼神,不知是悲是喜……

    “什么?!妈,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个贱女人真的怀孕了?”

    躺在床上的苏朵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不敢相信的再问一遍。

    “我今天亲耳听到的还有假?真没想到这个贱女人的运气这么好,找了一个好男人不说,现在还怀了孩子,这下有她得意的时候了!”

    苏雯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不甘心。

    苏雯不甘心,苏朵那更是不甘心。

    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宋荷一个人摊上,凭什么她就活该被迫第唐祁离婚,被唐家赶回来?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宋荷把这个孩子生出来!我要让她也经历一下我经历过的事情!我说过,我要把受到的痛苦十倍百倍的还给她!”

    苏朵猛地从床上做起来,眼睛一下不眨的盯着房间里的某一物,双手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切入到了肉里居然也不觉得疼。

    “朵儿,你打算怎么做?”

    看着女儿眼里的杀气,苏雯忙凑上前问道。

    自从宋荷嫁给了殷郑帮助宋家解除危机以后,宋父几乎逢人就把宋荷挂在嘴边,更是听不得苏雯说她一句不好,再加上苏朵离婚的事情,这口恶气她早就想出一出了。

    如果再让宋荷生下殷郑的孩子那她们更是拿宋荷无可奈何。

    “我要让她的这个孩子胎死腹中!妈,我打算……”

    苏朵看着自己的母亲,将嘴巴贴在苏雯的耳边小声地嘀咕着。

    当然,还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的宋荷,完全没有想到,在她的娘家,那对心有灵犀的母女俩此时正在商量着如何害死自己腹中不满三个月大的孩子。

    “殷总,这就是今天宋小姐去医院检查的全部结果。”

    把宋荷安全送回别墅以后,陈澈又折回公司,把今天宋荷在医院发生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殷郑。

    殷郑接过彩超单子和医生的诊断书,看的专注而又认真。

    “以后,记得叫她殷太太。通知下去,让吴秘书接手宋荷手头上的工作。”过了许久,殷郑这才放下手上的东西,看着陈澈一脸平静的吩咐到。

    相比于宋荷在医院的兴奋,殷郑的表现就像是知道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可只有陈澈知道,殷郑心里对宋荷的转变。

    从殷郑的利益来看,宋荷怀的这个孩子真是太及时了。

    推掉了下午晚上所有的行程,殷郑难得的回了一趟老宅,当然,这次他是带着宋荷的所有检查报告回去的。

    而宋荷初为人母的喜悦一直保持到半夜十一点,殷郑回到家的时候。

    “你回来了!”

    刚听见开门的声音,宋荷像是条件反射一般,“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蹭了起来。

    一脸柔情的微笑,她这一笑足以融化寒冬的冰雪,当然也可以融化卸下冰冷面具的殷郑。

    看着宋荷脸上甜甜的笑容,破天荒的,一向以面瘫冰山著称的殷郑也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是宋荷第一次见他真正的笑。

    不得不说,这一刻,宋荷的这颗心因为殷郑脸上的这个帅气阳光的笑容彻底融化了。

    “你喝酒了?醉了?”

    静静的趴在殷郑的胸膛,这一刻宋荷才发现殷郑今晚似乎喝了不少的酒。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难道是因为她怀孕的事情高兴的?

    宋荷忍不住在心中偷偷的想着,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种久违的幸福感让她想起了她的妈妈。

    他们俩坐在沙发上,宋荷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在殷郑的腿上,像个小猫一样不老实的摆弄着殷郑下巴上的胡渣,坚挺的鼻子,略显凉薄而又好看的嘴唇。

    而殷郑也显得格外的温柔,无声的纵容着宋荷的一举一动,修长好看的手指熟练的把玩着宋荷的东西,时不时还弄的宋荷头皮一阵发痒想笑。

    “你说我肚子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宋荷痴迷的仰着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问了一个所有新手妈妈都会问的问题。

    “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喜欢。”殷郑耐着性子,眼神也不再是深邃的像个黑洞。

    所有的一切刚刚好,刚刚好的氛围,刚刚好出现的孩子。

    这一刻,宋荷心里竟然有这庆幸自己遇见了殷郑,也是在这一刻,她更加确定,她孩子的爸爸已经彻底的住进她的心里。

    她爱他。

    “啪!”

    不知道别墅里的线路发生了什么故障,原本通透明亮的别墅瞬间变得一片漆黑。

    “啊!”

    宋荷怕黑,下意识的蜷缩着身子,大声的尖叫着。

    “林月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感受到怀中人儿的恐慌,殷郑连忙抱紧了受惊的宋荷,可他嘴里却下意识的叫出了林月的名字。

    这种黑暗维持了不过一分钟,随后所有的灯又神奇的都亮了起来。

    可此时的宋荷心却痛的如同刀割。

    看着宋荷那双受伤的眼睛,殷郑似乎瞬间清醒了许久,脸上的柔情和眼里的温柔瞬间消失,整个人也恢复到了以往的冰冷。

    就连抱着宋荷的这个动作也显得特别的冰冷坚硬。

    这种变化,就连宋荷也有所察觉。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上楼休息,注意身体。”殷郑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头看了宋荷一眼,声音冰冷中透着一丝尴尬的疏离。

    “对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家里安心的养胎,公司那边的工作我已经找好了人交接,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这栋别墅。”

    末了,已经快走到书房的殷郑就像是有想了什么,转过头看着宋荷,就像是在汇报工作一般。

    听着“砰”的一声的关门声,宋荷的心如同掉进了冰窟一般再也高兴不起来。心中原本抱有的一丝丝幻想也被摧毁殆尽。

    似乎一切都是她在一厢情愿。殷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为刚刚的话向她解释。

    林月?那是怎样的一个女生?他们以前跟相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