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五十章 震惊

第五十章 震惊

    或者说这个林月从始至终都霸占着殷郑的心?

    躺在大圆床上的宋荷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只要她一闭眼眼睛,脑海里全都是殷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样子。

    她揪着自己的头发,想停止这该死的胡思乱想。

    她应该清楚的知道,她和殷郑本身就是一场交易,她想要好好的活着,离开那个根本就不属于她的家。而他可以给她体面的生活,只需要她的肚子给他生一个孩子罢了。

    林月,你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开的吗?

    宋荷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忍不住在心中问道。

    这一夜宋荷失眠了,前两天怎么睡也睡不够的宋荷破天荒的失眠了。

    其实宋荷不想知道,今夜失眠的人不止她一个。

    面对一桌子的文件,殷郑却怎么也看不心里去,脑海里全都是宋荷刚刚受伤的眼神,还有那晚林月绝望的眼神。

    “砰!”

    殷郑一直紧攥的拳头猛的打在了坚硬的墙面上。

    当殷郑的拳头在当下来的时候,手上已经鲜血淋淋。

    看着手上的鲜血,殷郑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一刻,他恨透了自己,同时玷污了自己深爱的两个女人。

    今晚对于殷郑和宋荷来说都是寂静而又漫长的。不用上班,宋荷取消了自己定的所有闹钟,为了腹中的孩子,就在东方的天泛起白肚的时候,她强迫自己拉紧窗帘,闭上眼睛。

    终于,慢慢的宋荷真的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殷郑早已出门去了公司。

    “太太,这是少爷专门为你安排的营养师准备的早餐。”

    宋荷刚走下楼,厨娘立马端了一碗粥来到宋荷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粥还是热的,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不用想宋荷也知道,这应该是殷郑吩咐的,而这粥应该也是一直在保温直到她起来。

    可是,此时此刻,宋荷的心里却没有一丝丝的感动和暖心,相反还觉得有些恶心虚伪。

    可是为了孩子,宋荷还是一脸乖巧的全都喝光了。

    可能是因为知道“林月”这个人存在,宋荷在别墅里突然呆的坐立不安,甚至还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她想出去走一走,即使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太太,你不可以出去。”

    还没等宋荷扭动门把手,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在宋荷的身后,态度虽然恭敬但也有一种类似于殷郑般的坚定。

    看着管家的那张脸,宋荷才想起做昨晚殷郑和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和管家僵持了两分钟,最后还是宋荷先败下阵来,生气的跺了跺脚,转身回到了二楼的卧室。

    百无聊赖,宋荷越想心里越委屈,她不想像个金丝雀一样躲在殷郑给她制造的鸟笼里。可是,她现在却连反抗的底气都没有。

    这一刻,她为当初没有向殷郑要一场盛大的婚礼而感到十分的懊恼。

    如果那样的话,最起码所有人就可以知道她殷太太的这个身份。

    “喂,殷郑,你这是什么意思?昨晚抱着我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现在就把我困在这个别墅里不让我出去,你到底是想憋死我还是想憋死你的亲生孩子?!”

    或许是肚子里孩子给宋荷的勇气,鬼使神差般,宋荷在在床上打了n个滚之后,直接拨通了殷郑的电话,不等殷郑开口,便是一阵怒吼。

    “殷总,需不需要我……”

    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陈澈试探性的看着殷郑,欲言又止。

    很明显,刚刚宋荷的怒吼她都听到了。

    “把你手上的工作都交给吴秘书,去吧。”

    思索了一会儿,殷郑看着陈澈说出了陈澈未说完的话。

    “如果她想知道,就全都告诉她好了。”

    就在陈澈已经走到门口的时候,殷郑若有所思的看着宋荷的办公桌又开口说道。

    听着殷郑的吩咐,陈澈开门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一言不发的直接打开门离开了办公室,一路上,陈澈的心里喜忧参半。

    喜得是她家这万年冰山**oss终于开窍了,终于肯愿意解开当年的心结,忧的是害怕宋荷听了以后不能理解殷郑,心中仍有芥蒂。

    “咚咚咚,咚咚咚。”

    十五分钟以后,宋荷卧室的房门真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怎么是你?他呢?”

    宋荷一脸惊讶,绝美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双手不自然的绞着真丝材质的睡衣衣角。

    “殷太太,我能进去吗?抛开殷总不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们俩应该也算得上是朋友,就当我这个朋友过来和你聊天,解解闷好吗?”

    陈澈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荷,像是早就想到宋荷会有这种反应一样。

    “好。”

    感觉到陈澈的真诚,宋荷往旁边站了站,给陈澈让出了一条道。

    “你在他身边呆了几年?”

    过了许久,宋荷率先打破了卧室里的寂静。根本公司里对陈澈的态度,宋荷感觉陈澈应该知道关于林月的所有事情。

    “十年,你是想问林月是吗?没错,殷总和林月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都知道了?”

    宋荷惊讶,不过随即便释怀了。也对,如果陈澈不知道又怎么会来?

    “对。每个人都有过去,殷总也一样,甚至比别人的过去还要痛苦。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现在在殷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至于林月,只是一个过去式罢了。”

    看着情绪没有太过于激动的宋荷,陈澈看向宋荷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欣赏。

    “过去式?林月不在帝都了是吗?”宋荷心里更加疑惑。

    “不在。”

    “那她在国外?”宋荷依旧不依不饶,她的心中确实是怕了,她怕有一天这个林月会突然回到帝都,回到殷郑的身边。

    这一刻的宋荷,像是一个害怕随时被别人丢弃的孩子一样,极度的缺乏安全感。

    “也不在。”

    “不在帝都也不再国外,那她到底在哪?”宋荷急了,她以为陈澈是在敷衍自己。

    “她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直到现在殷总还心中对她有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