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五十一章 特别

第五十一章 特别

    看着随风飘动的窗帘,陈澈将殷郑和林月只见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宋荷。末了,她还不忘替自己家的**oss说些好话。

    “你是我见过的,殷总最特殊对待女人,林月已经是过去式,如果你真的爱殷总的话,应该一起创造幸福的未来,殷总他……真的很孤独。”

    “孤独?”宋荷低下头呢喃的重复着陈澈说的话,过了好大一会儿,宋荷就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待她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挂上了柔化人心的笑容:“谢谢你陈澈,你放心,我已经没事了。殷郑她还需要你,你回去吧。”

    “那好,这是我的私人号码,二十四小时开机,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陈澈留下了自己的电话,随后又和宋荷闲聊了几句,直到确定宋荷是真的没事了才敢转身离开。

    心中没有了心结,宋荷心里一阵畅快,躺在床上,抚摸着那一半属于殷郑的位置,嘴角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逐渐睡了过去。

    相比于林月,她是何其的幸运?

    如果再在心里生闷气的话,岂不是太配不上殷郑,也对不起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这一觉,宋荷睡得特别的香。

    直到耳边传来的嘈杂声把她吵醒。

    “你给我让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连我都敢拦,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干了?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在帝都待不下去?识相的赶紧给我让开!”

    看着堵在门口的管家,苏朵脸上挂不住,大声的怒吼。

    丝毫不顾及任何的影响。

    就在苏朵和管家拉扯的空档,苏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溜进了别墅,慌不择路的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的寻找宋荷。

    “宋荷,宋荷,小荷你快出来,你爸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找不到宋荷在哪,苏雯干脆大吼大叫了起来,浑身上下毫无任何贵妇的气质,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泼妇。

    不过,不得不说,苏雯的这种方法确实奏效。

    没两分钟,宋荷便着急忙慌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就像身上的睡衣都来不及更换。

    “苏雯,你说什么?你说谁要死了?!”

    宋荷来到客厅,看着已经被佣人控制住的两个人,大声的质问。

    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对那个称之为爸爸的人还有感情。

    “我说你爸!你爸今天早晨突发心脏病,快要死了,你作为他的亲生女儿,平常不回去看她就算了,现在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难道连最后一眼你也不想见吗?”

    “就是啊,宋荷,你现在也是怀了孩子的人了,如果你真的这么狠心,将来你的孩子一定会这样对你的!这就叫做一报还一报!”

    看着宋荷脸上还有一些犹豫,苏朵随即趁热打铁的说道。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或许是因为苏氏母女的吼叫太大声了,亦或许是苏朵刚刚的话触动了她,此刻宋荷的心里竟然涌现了一股悲伤。

    这股悲伤让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回家看一眼自己的父亲。

    “那还有假,我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哎呀,你们俩给我松开,我是你们家太太的亲妹妹,不想眼睛啊?”苏朵挣脱出佣人的控制,来到宋荷的身边,一把就拉起了宋荷的手。

    “宋荷,别再犹豫了,再犹豫的话,人就断气了!”

    苏朵一边说着,一边冲着自己的母亲使了一个眼色,使出全身最大的力气将宋荷往外拉。

    此时此刻,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宋荷怀有身孕的这个事情。

    “你们现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换件衣服。”宋荷看着身上的睡衣,连忙开口。

    可苏氏母女好不容易让宋荷点头,哪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宋荷,要是等宋荷反应过来了,那她们俩一定会把肠子悔青了。

    “哎呀,宋荷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是换衣服重要还是爸爸的性命重要,快快!”

    不由分说,苏氏母女连哄带拽最终还是把宋荷拉进了车子里,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殷郑的别墅。

    “我们现在这是去哪里?这……这不是去医院的路啊?”

    坐在疾驰的车子上,宋荷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爸爸他不在医院。”

    苏朵扭过头看了宋荷一眼,神情轻松,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着急。

    当宋荷回过头看着身边坐着的苏雯,反应与苏朵如出一辙。

    “那他在哪里?苏朵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你给我停车!停车!”宋荷再次逼问,看着坐在驾驶位置的苏朵大声的吼着,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而此时,宋荷一直心心念念的宋父正在和殷郑吃饭。

    “铃铃铃,铃铃铃。”

    突然,殷郑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殷郑紧蹙的眉头不由自主的舒展了一下,这个是家里的座机打来的电话,就在他划开接听键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期待。

    “喂,你说什么,苏氏母女去了?他们说宋荷的爸爸心脏病发作快要死了?”

    听着电话那头管家说的话,殷郑忍不住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刚刚还全和善的脸瞬间变得铁青,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场。

    这一刻,宋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觉得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似乎突然下降了十度。

    “殷……殷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一定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被殷郑看的后背发凉的宋父,立马满脸堆笑的看着殷郑。心里却在腹诽殷郑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

    “岳父大人严重了。”

    殷郑冲着宋父举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是殷郑第一次喊宋父一声岳父,还好凳子后大,要不然宋崇山真的害怕自己身子一抖直接摔倒在地。殷郑脸上的笑容真的是太可怕了,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让宋崇山心里一阵恐惧。

    “不过,殷某确实真有事需要你帮忙。”

    给宋崇山的心里防线击破,殷郑不紧不慢的开始切入了正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