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五十三章 救下

第五十三章 救下

    虽然宋荷也不确定,如果殷郑知道了她的现状会拿出多大的筹码救她。

    不过当下不是矫情这个的时候,活命要紧。

    “不行,口说无凭,我要你现在就给殷郑那个小子打电话!”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苏雯拿起手机递给了宋荷。

    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宋荷还是拨通了殷郑的电话,这一刻,她能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手心也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冒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喂?”

    电话刚嘟嘟了一声,殷郑就接起了电话。

    这种状况超乎了宋荷的预想。

    “喂……”

    电话开的是扩音,宋荷偷偷的看了苏雯一眼,声音有些颤抖的回应了一句。

    “有话就说。”

    殷郑的声音依旧冰冷,此刻的他并不打算告诉宋荷,他已经快到宋荷的身边了。因为他看到苏朵手中紧攥着的尖刀。

    “那个……你可以不可以对宋氏集团的投资再加点资金?”

    在苏雯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宋荷紧张的手上不自然的拧在了一起,最终还是向殷郑开了口。

    不知道是这里信号不好还是宋荷的错觉,她用感觉电话那头的殷郑似乎有些迟疑,一时间,紧张的宋荷差一点把自己的下嘴唇给咬破。

    “好,加多少?”

    殷郑判断了一下自己和宋荷相距的距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宋荷的请求。

    殷郑话音刚落,站在宋荷面前的苏雯和苏朵兴奋的差一点尖叫,只有跟在殷郑身后的宋崇山一脸的惊恐。在他看来,殷郑的糖衣炮弹下,必定是他抵抗不住的狂风暴雨。

    “五百万,五百万。”

    苏雯兴奋的伸出自己的手,冲着宋荷做出口型。

    “那个……就加五千万吧!”

    没听清苏雯的意思,宋荷眉头紧蹙,一跺脚说出了这个数字。

    看着不远处紧张的女人,殷郑忍不住笑出了声。当然,这一声也透过手机传到了宋荷她们的耳边,以为殷郑是要变卦,苏朵和苏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好,没问题。”

    不等宋荷胡思乱想暗自揣测殷郑这声笑声的深意,手机里再次传来殷郑冰冷的声音,“好,都听你的。”

    都听你的?

    简单的四个字,让宋荷感觉到无比额暖心,这一刻,她承认她被新郑这种冷冷的声音给打动了。

    孩子不怕,你爸爸他真的很爱你。

    宋荷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在心里暗暗说道。

    此时,一旁的苏雯和苏朵比宋荷还要开心,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资产很快就要多了五千万,苏雯就开心的大笑,眼角的鱼尾纹深的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也毫不在意。

    而苏朵却想着该如何用这笔钱重振唐家,她知道这是她赢回唐祁唯一得方法。

    “行动。”

    看着正处于得意的两个人,殷郑朝着陈澈打了一个收拾。

    对黑带九段的陈澈来说,对付这一老一小的母女俩,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苏雯和苏朵便被撂倒在地,陈澈捡起地上的尖刀,冲着苏朵露出了一个嗜血的微笑。

    敢拿刀对着她家总裁夫人简直就是活腻了。

    “殷总,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教女无方,都是我没有管好贱内,是我让总裁夫人受惊了,看在大家都相安无事的份上,宋某在这里求您,求您放过他们一马好吗?”

    看着殷郑铁青的脸,宋父措不及防得当众跪在了殷郑的面前。

    即使如此,殷郑也没正眼瞧过他一眼。

    “怎么样?没事吧?”殷郑走到宋荷跟前,脸上浮现了少有额关心。

    只是,此刻宋荷所有的感动和暖心全被宋父这一跪给跪没了。

    想当初他把她送到殷郑的床上卖给殷郑的时候,何曾想过这句“教女无方”?以前宋荷以为她的父亲不是不爱她,只是更看重公司罢了。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她的父亲就是不爱她。

    “别哭。我殷郑的女人不允许在外面掉眼泪。说罢,你想怎么处理这两个女人?是交给警方还是直接丢进大海里喂鱼?”

    殷郑细心额拭去宋荷脸上的晶莹,一脸平静的样子就像是在问宋荷该如何处置面前额这两只鸡一样。

    丢进大海里喂鱼?

    这一刻苏氏母女真的怕了,她们紧紧的跪在宋荷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和宋荷打着感情牌,请求宋荷放她们一马。

    “你呢?你也要求我吗?”

    撇下苏氏母女二人,宋荷直接来到父亲额面前,蹲下身子与宋父的视线保持齐平。

    “小荷,爸爸知道爸爸对不起你,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你的亲妹妹和阿姨,父亲请求你,放她们这一马好吗?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宋父看着语气极为诚恳,眼神中也充满了期待。

    也正是这抹期待,刺痛了宋荷的心,让宋荷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

    “如果,我让你在宋氏集团和她们两个之间选一个,你会选择谁?”

    宋荷将脸平平的贴近宋父的耳边,说出的话每一个字都是颤抖的。这一刻,宋荷声音虽小,但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全场寂静,只能听到呼吸声和风吹着树叶的声音,

    除了殷郑双手掐腰一副看戏的模样外,其他人都在静静的等待宋父做决定。

    其实,这一刻,宋荷比苏氏母女俩还要紧张。

    “小荷,我们都是一家人,非要这样吗?”宋父看着宋荷企图找出第二种能够两全的方案。

    然而,宋荷只是平平的摇了摇头。

    “那好,既然如此,那公司你拿走好了。不过,你只能拿走公司。”

    过了许久,宋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抬起头看着宋荷,眼神中有坚定也有不舍。

    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消息,宋荷心中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整颗心犹如掉进冰窟一般。

    如果不是殷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恐怕此时的宋荷早就已经跌坐在地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希望你能信守自己的承诺,否则,不管你们逃到哪里,我都会以我自己的方式,让你你们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说罢,殷郑直接将宋荷打横抱起,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