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五十七章 倒下

第五十七章 倒下

    随着这“砰”的一声的摔门声,宋荷虚弱的身子也应声倒在了地上。

    她拼尽全力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可是,最终她还是只能看到陈澈着急的脸,和一张一合的嘴巴。至于陈澈在说些什么,她想听,却怎么听也听不到。

    这一觉,宋荷睡得朦胧而又深沉。

    她感觉自己时而回到了小时候和爸妈一起奋斗的日子,时而能看见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走来走去。

    她的梦境就这样一直反反复复的重复着,疲乏无味,她却无能为力。

    “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耐心用完的殷郑再次揪起医生的领口,大声的质问到。

    “殷总,你先别着急,殷太太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的昏迷是因为病人身体的虚弱而导致的,很快很快就会醒来。”

    医生恐慌的别过头不再看殷郑,声音都害怕的颤抖。

    在这三天中,他已经被殷郑这样逼问了无数次。

    听着医生的说辞,殷郑又重新放开了一声的衣领,不安的坐在宋荷的面前。

    只要宋荷不醒,他就无法静下心来理性思考。他已经忘记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这么心烦意乱过了。

    与此同时,他也在心里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自己非这么着急想要给那些伤害宋荷的人一点儿教训,或许宋荷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

    殷郑紧紧的攥着宋荷的手,发誓从今以后一定要把宋荷带在身边寸步不离。

    “水……水……水……”

    就在此时,一阵微弱的声音传到了宋荷的耳边。

    殷郑眼中闪过一阵窃喜,立马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温水被轻轻的放在宋荷的嘴边,一只手托起宋荷的身体,小心的喂着宋荷喝水。

    一杯温水下肚,宋荷感觉整个人舒服极了。

    就是嘴唇还干裂的有些难受,要是有人能够给她湿润一下就好了。躺在病床上的宋荷在心中暗自想到。

    没过一会儿,宋荷竟然真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小心翼翼的湿润着自己的唇。

    难道是上帝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

    此时的宋荷整个人都充满了好奇的因子。好奇心使然,这一刻,宋荷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传说中的上帝到底长什么样。

    雪白的胡子?浓浓的眉毛?还是冷酷严厉的大叔?

    这样想着,宋荷修长纤细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没一会儿,竟真的睁开了。

    今天似乎是宋荷的幸运日,只要是她心里想的几乎都能实现。

    带着这样美好的心情,宋荷仔细认真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上帝”,看了一会儿,宋荷似乎觉得看的不够过瘾,直接上手摸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上帝的脾气还真是好呢。

    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狭长勾魂的丹凤眼,浓密的眉毛,坚挺的鼻子,略显凉薄而又不失性感的嘴唇,还有棱角分明好看到像是被刀削过一样的脸颊……这,看起来似乎和殷郑很像。

    嗯……确实很像,都一样帅气而又冰冷。

    咦,不对,似乎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啊!”

    彻底清醒过来的宋荷看着眼前的殷郑,惊讶的尖叫了一声。回想起自己刚刚对殷郑的所作所为,宋荷干脆害怕加害羞的躲进了被子里,企图逃避现实。

    而不明所以的殷郑却还没搞清楚状况。

    宋荷就这样一直在被子里闷着,直到她听不到外面有一丁点动静,以为殷郑离开了以后,才悄悄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怎么?难道这是新的康复疗法还是新的胎教法?”一直站在床边的殷郑俯下身子看着宋荷,嘴角带着一丝坏笑。

    看着宋荷绯红的脸,殷郑平静的心再起波澜。这一刻他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然而,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殷郑原本只是想蜻蜓点水一般的路过宋荷的唇,却没想到这个吻却一大不的了收拾,一直吻到宋荷肺里的空气全都消耗殆尽,差一点窒息为止。

    看着软成一滩泥的宋荷,殷郑忍不住自责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渴。

    而此刻刚刚赶到的陈澈正好缓解了这一尴尬的局面。

    “好好照顾她吧,我先走了。”

    扔下这句话以后,殷郑拿着自己的西服外套,头也没回的就走出了宋荷的病房。

    陈澈看着殷郑消失的背影,心里不停的嘀咕,最后她还是觉得用“走”还是不合适,应该用“逃”,看着,这次她的**oss是真的遇到了软肋了。

    随后的几天殷郑似乎都很忙,一直到宋荷出院都没有见到过他的身影。

    宋荷想问陈澈,却又害怕陈澈笑话,最后还是忍着,全都憋在了肚子里。其实,除了殷郑,她还想问问宋崇山,苏朵和苏雯这三个人怎么样了。

    就算他们是恶有恶报,可宋荷偶尔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丝丝不甘心。

    三天后,宋荷拿着最新检查的彩超报告单在陈澈的陪同下,回到了别墅。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殷郑居然正襟危坐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看着手中的财经报纸,就像是在专门等宋荷回来一样。

    想起在病房里那个悠长而缠绵的吻,宋荷的脸忍不住又红了起来。

    一顿饭,他们两个默契的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直到回到了卧房。

    “那个……”

    “那个……”

    宋荷和殷郑互相看着对方,突然默契的同时冲对方开了口。又默契的都爱上了嘴巴。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又回到了一片寂静。

    “你先说吧。”又过了一会儿,殷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变成以前的样子,冷冷的开口打算了当前尴尬的局面。

    “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事,还是你先说吧。”宋荷想起之前殷郑帮助自己的种种,随即开口回应。

    “那好。”殷郑点了点头,不再推辞,“我想从明天开始,你和以前一样,随我一同去公司。”

    只有把你放在我的眼皮底下我才能安心。

    当然,这最后一句话殷郑自然是不会说出口,全都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